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8章 本宫看你才是一肚子坏水儿呢!

第二十八章 本宫看你才是一肚子坏水儿呢!

刚才还喋喋不休的众人一下子被她噎得无语,甚至连她那句“无知浅陋”都不知如何辩驳,又是愤愤又是诧异。这真的是那个“三无”怯懦的相府嫡女?那她现在口才这么好,莫不是中邪了?

反观齐环渊,那张妆容精致的脸上正闪过一阵青白交错,再厚的脂粉也盖不住她的怒色。

这死丫头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明着讽刺自己!

自己明明是宰相夫人,她却说自己是个填房?还是个靠着不正当手段上位的填房?

苏紫染眯了眯眼,神色突然缓和了几分,似是有所了悟:“不过也是,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心术不正之人自然都是喜欢扎堆使坏的,今日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也就不与你们这群无知妇孺计较了。”

空旷无垠的御花园一下子变得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视线都胶在苏紫染的身上,其中不乏看好戏者,大多却还是被她这一番话骂得愤恨地瞪着她的。

“扑哧……”

一声娇俏的笑声穿透而来,打破了此时诡异凝滞的气氛。

苏紫染循声望去,一袭水蓝色宫装的女子正掩着嘴笑得娇媚,见她看去,便轻咳一声朝她走了过来,幽凉疏离的目光扫过众人:“这位姐姐说得没错,心术不正之人就是喜欢扎堆使坏,除此之外,她们也没什么别的本事了。”

众人面上一怒,却不知是哪个眼尖的认出了她是景帝最宠爱的七公主君锁秋,连忙请安:“参见公主……”

有了这一声儿提醒,哪儿还有人敢去惹这位祖宗,都知道这位公主与其他公主大不相同,平日里是个净爱调皮捣蛋的主儿,行事也不拘小节,或许就是因着她这种特立独行的格调,才让景帝格外得宠她。

“参见公主……”众人纷纷行礼请安。

君锁秋虽不想理他们,却也只得摆了摆手:“免礼吧……”只是除了这不得不客套的虚礼之外,她却是一句话也不想与这些人说,反而笑嘻嘻地挤到苏紫染面前:“这位姐姐,我们一起走吧。”

苏紫染有些受宠若惊,难不成她这面相最近特招人喜欢?否则怎么会来了一个雪炎又来了个公主,明明都是第一次见她,却都亲昵的跟什么似的。“多谢公主好意,只是臣女不敢当公主一声姐姐,公主叫臣女紫染就好了。”

“那就紫染姐姐吧……”

苏紫染略感无奈地扶了扶额角。

“公主,您可别被她这平凡的外表给骗了,这人看着寡淡,实际上可是一肚子坏水儿呢!难道公主没有听说过吗,相府嫡女苏紫染根本就是个不清不白的女子,公主还是不要和她走得太近为好。”说话的这位,是景帝的宠妃丽妃的本家妹妹,仗着自己的身份,根本没把苏紫染放在眼里。即便是现在跟当朝公主说话,口气也没有多恭敬。

君锁秋嗤了一声,压根儿没把她当回事儿:“本宫看你才是一肚子坏水儿呢!清不清白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又没有亲眼见过,怎知道紫染姐姐不是清白的?没有根据的事儿也敢乱嚼舌根,当心哪天醒来发现自己的舌头不见了!你这种人,本宫见了便讨厌,所以你以后最好别主动与本宫搭讪,否则本宫若是一个不高兴缝了你的嘴可就不妙了!”

那人大约是没想到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气得两颗眼珠都快瞪出来,却语塞得半响挤不出一个字。

众人虽然对公主帮着苏紫染的事儿有些不满,可此刻听得这么个可爱的女子这般口气训斥丽妃的妹妹,都不由暗暗好笑:不愧是景帝爱女,竟连丽妃的妹妹也敢得罪。

“紫染姐姐,别理他们,我们走。”君锁秋亲昵地拉过苏紫染的手,大摇大摆地走了。

苏紫染不由好笑,她觉得自己或许有那么点喜欢上这个率性的公主了。

“谢谢公主,只是公主这么说她们,若是被皇上知道了,会不会连累公主?”

“父皇不会拿我怎么的,紫染姐姐,你瞧我都叫你姐姐了,你还总称我公主,多生疏多见外啊!”君锁秋扁了扁嘴,撒娇道:“要不你像哥哥们那样叫我秋儿吧?”怕她不同意,君锁秋狠了狠心,像是豁出去了一样,“叫秋秋也行!”长这么大,可只有早逝的母妃这么叫过自己呢!

“好吧,秋儿,可若是在人前,我还是须称你公主。”

君锁秋咬了咬牙,纠结半响:“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正和殿中时有曼妙的歌乐传来,悠悠扬扬,扣人心弦。一路上,君锁秋与苏紫染闲扯了许多有的没的,大多是说她在宫闱之中的生活有多无聊,难得碰上苏紫染这么个与她志趣相投的,她自然是欢喜得很。苏紫染耐心地听她说着,一般不会打断,微笑以对。只是当从君锁秋口中听得今夜的宫宴除了他们这些朝中大臣及其家眷外还有边塞四国的使臣之时,她微微一诧,这场选妃宴竟是如此盛大?

如今这个时代,三朝鼎立,分别是天阙皇朝、启圣皇朝和漠渊皇朝,各自占据一方大陆,三朝的实力基本是不相上下,在这和平的年代中也总算是和平共处、兄友弟恭。可在这三朝之外,却还有边塞之地,不同于这三朝,边塞那一块大小战役不断,如今正是四分五裂的时候,而西域、天竺、波斯和高丽正是边塞实力最强的几个小国,都想要争夺那一统边塞的王位。

“听说四国之中还有一个要与天阙和亲的国家。”

苏紫染更是惊讶地挑了挑眉:“这么说,今日这些官家小姐中,还会有嫁去边塞的?”

“是啊,而且这倒霉催的人原本是我……”君锁秋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情景,还觉得有些后怕,“幸亏父皇还算宠我,经我百折不挠地恳求,他终于答应在朝中大臣的家眷中选一位呢。”

“不知要与天阙和亲的是四国中的哪一国?”

“这我就不知道了……”君锁秋摇了摇头,对那种事情并无兴趣,反正要去和亲的又不是她,管他哪个国家的呢,“紫染姐姐,我们到正和殿了,快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