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0章 凤舞九天

第三十章 凤舞九天

一身火红的舞衣上绣满了朵朵冶丽至极的曼珠沙华,随着她挪动的身体,步步生莲,弥散着馥郁摄人的香气。腕间两根绯色的红绫长极曳地,在这大殿中央拖出优雅惑人的踪迹。三千青丝凤髻绾,一张朱唇嫣红点,金色细砂珠所制的垂帘面具遮去了凤眸以下的部分,只露出一双如水摄魂的眸子,若隐若现的五官勾人心魄,与她方才白衣雅致的模样不同,如今这身妆扮可谓是妖冶如火、倾城绝色。

传闻中,相府二小姐苏紫染是个无才无德无貌的“三无”女子,可是凭着她方才御花园那一席话,众人心中已隐隐知晓传闻与事实可能存在着一些偏差。而如今见得她这般模样上台,分明是极好地利用了自身的优势,又将那张平凡的脸蛋藏了起来。虽然她还未表演,众人心中却已擂鼓阵阵,看来,这又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主儿!

高昂的曲调缓缓响起,两根红绫如同有意识的一般飞舞旋勾在紫檀横梁之上,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那一袭似火红衣便顺着纤长的红绫飞身而起,于空中盘旋绽放,演绎出绝美冶丽的绰约风姿。

殿中一片压抑的惊呼,所有人的眼球都被这魅惑妖娆的倩影所吸引,无一不是刻骨的惊艳。

绯色广袖摆动,纤弱素白的皓腕娓娓扭动,十指渐露、纤长如玉,缓缓展出指间那朵开得正鲜艳的火红彼岸,花衬美人、人比花娇。苏紫染凭着自己的轻功底子,借红绫挂横梁之力空中起舞,出尘优雅的舞蹈间,青丝摇曳翻飞,眸若琉璃,在这璀璨灯火的映射之下,竟是堪比那漫天流星同时划过天际,绚丽到了极致。

她缓缓勾起了唇角,在金色珠帘的垂遮之下,若隐若现的红唇绽出一抹绝丽的笑靥。

这就是人啊,前一刻还在嘲讽你“三无”,后一秒就被你刻意表现出的美好迷得神魂颠倒,哪怕根本没有了解内里的本质,只消一个罂粟般的诱惑便能让他们忘乎所以。

再一旋身,两条红绫在大殿上空形成了两道绯色窄道,她缓缓撒了手,步履翩然地一跃而上,若是红绫承了普通人的重力自然是会帛裂,可她却是用轻功控制着自己的身形,只是在众人的眼中是她脚踩红绫罢了。

水蛇一般纤弱无骨的腰肢肆意扭动,急速的旋转、跳跃,傲然洒脱得如同一只浴火归来的火凤灵鸟。绯色裙裾洋溢四散,就像焚尽凤凰的那道红莲业火一般灼人眼球。在一片馥郁旖旎的曼珠沙华香气中,这只醉人心魂的凤凰在众人平静的新湖上掀起阵阵涟漪。

正和殿中无一人不是微微仰头盯着红绫上的那道倩影,炙热如火的视线几乎是胶结不下,甚至有不少人毫不遮掩地露出了贪婪垂涎的表情。即便是内心对她存着厌恶不屑的君洛羽此刻也是深深地被她吸引,他想,在这一刻,他有着想要将她纳入怀中好好疼爱一番的冲动绝对是正常男人应有的心理。

君洛寒左手举着酒盏,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在面前的红木桌上叩击着,骨节分明的长指显得那般好看。他的嘴角还带着一分若有似无的笑意,似乎对这个众人追逐的对象起了几分兴趣,不是没有惊艳的,只是他的兴趣却不是来自这份惊艳,而是对这个女人本身——身处狼窝的相府嫡女,明明在传闻中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却知道在太子驾临之时先行派人通知他和良王,这份心计,绝不是一个长年处于深闺的“三无”女子该有的。最关键的是,这么一个在外人眼中一无是处的女人,却偏偏又会武、又懂舞,除了相貌,便再也没有什么与传闻相符的地方了。

苏紫染的视线划过下方众人,当那一袭月白色的锦袍映入眼帘,当她的剪水瞳仁撞上那双深不见底的凤眸,心跳像是漏了一拍。只是她很快就敛了思绪,嘴角扬得愈高,迤逦的笑容魅惑更甚。

最后的一个旋身完美落幕,她本可以直接飞身而下,可为了掩饰自己的武功,还是双手缠着红绫缓缓滑落而下,直至落地。

许多年后,正和殿这一晚的旷世之舞仍是京城之中经久不衰的传奇。

见众人仍是沉浸在方才的舞蹈中没有回过神来,苏紫染微微挑了挑眉,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的不屑,这一刻,她倒是想看看,这些人还有什么资格说她一无是处,还有什么脸面去诋毁她的娘亲!

“皇上,臣女献丑了……”她缓缓走到大殿中央,朝着高台之上的帝王作了一揖。

景帝大为赞许地点了点头,面上笑意浓烈:“朕今日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风华绝代,人间仙姿!苏二小姐不愧是老太君一手栽培出来的相府嫡女!”说到这里,他龙袍袖子轻轻一扬,转头对着身边大太监道:“宋廉,赏苏二小姐白玉如意一对!”

“奴才遵旨……”宋廉恭敬地福身,而后尖着嗓子高声唱诺:“赏,苏二小姐白玉如意一对……”

台下众人皆是大惊。

原本以为最没有竞争力的一个,竟是得了景帝最为优渥的封赏!

苏紫染弯了弯唇,对着景帝盈盈一拜:“臣女谢皇上隆恩。”

“不必多礼。”景帝抬了抬手,慈眉善目,“只是这回倒是朕孤陋寡闻了,竟从未见过你这舞,你是打哪儿学来的?”

“皇上不必着恼,这舞是臣女自创的,所以皇上未曾见过也不足为奇。”

“哦?”景帝的眼神微微一亮,对她的好感更甚了几分,“你这丫头倒是天赋异禀,这舞可曾取名?”

苏紫染想了想,景帝这般问话定是有意赐名,别说她心中也未曾想出究竟给这舞起个什么名儿好,就算真的已经有了名字,此刻也须得说没有,遂摇了摇头:“回皇上,还不曾。”

果然,景帝面上笑意更甚:“那朕为你这舞赐名,你可愿意?”

“皇上赐名,自是臣女之荣幸,岂有不愿之理?”

“好,好,好!”景帝龙颜大悦,明黄的龙袖一挥,“你这舞姿摄人心扉,堪比浴火凤凰,又是空中起舞,不若就唤作凤舞九天,你觉得可好?”

嘶……

大殿之中响起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凤”舞九天?

也不知景帝这是无意之说、还是真的暗喻此女乃未来的人中之凤?

若是无意也就罢了,若是暗喻,那岂不是说此女将会成为太子的新妃?

如此,那相府的三小姐……

苏琉月的脸色十分难看,饶是她强撑着扯出一抹笑意,却还是忍不住胸腔内剧烈的震动。要是她只是听得景帝此刻的赐名也就罢了,毕竟这只是景帝的一厢情愿的想法,可她偏偏注意到适才那丑女跳舞时太子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往日看自己的时候那般——那是一个男人对他感兴趣的女人才会露出的强烈占有欲!

没想到自己防了这么多年,防得了那个貌美的蠢货大姐,却没能防得了这个一无是处的丑女!

苏紫染原本也没指望景帝能赐个多么令自己满意的名字来,此刻听得这“凤舞九天”却是甚感惊喜,心道这景帝也确是懂舞之人,不由露出一抹真心的笑意,语气也带着一分浅浅的激动:“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臣女多谢皇上赐名!”

在苏紫染之后,便是相府三小姐苏琉月的表演。按照官员等级,原本是她或者苏琉年最后一个出场,而丽妃为了让她的压轴惊艳全场,特意将她排在了最后。只是没想到今日竟窜出苏紫染这样一匹黑马,也不知道她这轴还能不能压得住,特别是在这种两人的表演都是舞蹈的时候,众人的心中便更好比较了。

齐环渊强压着怒意朝苏琉月使了个眼色,想让她临场换个玩意儿来表演,可精心准备了那么久的舞蹈若是都无法超越,抚琴唱曲儿不还都是落了俗套、成了庸庸之辈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