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5章 都已经嫁给本王了

第五十五章 都已经嫁给本王了

相府门口,君洛寒骑在一匹白马之上,马脖子上还拴着一顶红色的绣球。今日的他不同于平日那般冷硬,正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没有丝毫违和之感,反而添了几分温润儒雅的气质。

冠玉般的容颜还是一如既往的俊美无俦,本就是众皇子中生得最好的一个,虽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距离感,可美男子就是美男子,即便没有丝毫笑意,也足够令大街上的一众女子芳心暗许。

苏紫染缓缓踏出相府的大门,因着她与宋廉两人都没有提出中途换喜婆来搀扶的事儿,所以此刻出现在众人面前,依旧是宋廉搀扶着她。

此情此景,倒是让适才面无表情的君洛寒略感诧异地挑了挑眉,看来他这王妃收服人心的本事还真不小,连这位不与任何世家子弟交好的宋公公都破天荒地与她亲近起来。

苏紫染本以为自己的心已经足够坚硬,可是当那双温热的大掌包裹着她的小手,当她透过半透明的红色喜帕看到他一身喜服的模样时,她仍是感觉到自己僵硬了片刻。

迎亲队伍浩浩汤汤,气势恢宏,唢呐号角的喜乐之声纷繁入耳,道路两旁围堵着无数的百姓,她们可不管婚礼的主人公是谁,哪怕一个是众皇子中最不受宠的睿王、一个是无才无德的相府嫡女,也无碍于他们看热闹聊八卦的心情,一个个地都把脖子伸得老长,想要看看那俊美的新郎和平凡的新娘到底是个什么样儿。

花轿一路颠簸而去,苏紫染微微倚靠着身后的软垫,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面颊。

其实,她不是不知道蓝烟适才欲言又止地究竟想说什么,有关自己这张脸的秘密,只有蓝烟知道,那丫头无非就是想问她何时才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摘去。

可是蓝烟不知道,即便是即将嫁做人妇,她也没有这个打算。

君洛寒的心里没有她,若是换成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他便爱上了她,那么这种表面的东西,她宁可不要!

不知走了多久,花轿缓缓停下。

睿王府门前,漫漫红绸遍地,琉璃彩灯高悬,处处都洋溢着一股新婚的气息,文武百官皆来道贺,喜庆热闹的程度,比之相府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盛况,只因景帝亲携莲妃前来主持这场婚礼。

众人不由惊叹,看来这朝中局势,要发生大变动了!

苏紫染在喜婆的搀扶下缓缓跨过火盆,进入喜堂,随着她步伐挪动,头上的凤冠摇曳,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金属碰撞声。

“儿臣拜见父皇,拜见母妃。”

也是当男人的声音响起,苏紫染才反应过来,原来不是她眼花,景帝和莲妃真的亲临了这场婚礼!

“臣女拜见皇……”

“恩?”景帝突然扬高声调,打断了她未出口的话。

身旁的男人唇角一勾,用一种足以溺死人的语气提醒道:“紫染,都已经嫁给本王了,怎么还不知道改口?”

苏紫染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不知道这厮又在打什么主意,还是说,外人面前他们必须扮作一对恩爱夫妻?

那她只好勉强配合配合了……

“臣媳拜见父皇,拜见母妃……”

“好,好……”景帝终于露出一张笑脸,看了看身旁难得不是板着一张脸的莲妃,眼底的笑意又深了几分,“紫染,日后若是受了睿王欺负,记得来告诉朕,朕替你主持公道!”

俨然是一副慈父的模样!

众人暗暗心惊。

苏紫染嘴角抽搐了两下:“多谢父皇……”

她觉得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可能还有待修炼,这父子俩的连番突变实在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倒是宁可这两个人还是原先那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身旁的男人从喜婆手中接过绫缎红绸,递到她的手中,唢呐之声再度奏响。

司仪高声唱诺:“吉时已到,拜天地……”

一身喜服的两人同时转向喜堂外面,苍天蔚蔚,万里无云,金色的日光直直洒下,仿佛也在为这对新人见证祝福。

“一拜天地……”

“二拜帝妃……”

“夫妻对拜……”

入眼皆是一片红色,苏紫染仿佛看见男人的身形微微一顿,还没来得及细想,那人挺拔的身躯已经弯了下来。

“礼成……送入洞房……”

直到坐在新房的喜**,她还有些恍惚地没有反应过来,她竟然已经嫁了人,成了睿王妃,成了君洛寒的妻子。

外头人声鼎沸、热闹喧哗,房中红烛摇曳、熏香袅袅。

苏紫染一度想要摘下头上繁重的凤冠,可看了看房中的一众丫鬟老妪,最后还是忍住,只是脖子已经僵硬得不能动弹,她又实在闲得无聊,只能微倚在床栏边,透过半透明的喜帕盯着桌上那两根红烛发呆。

烛泪一滴滴地落下,浇筑着铜质的托盘。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终于传来一阵脚步声,下一秒,只闻“砰”的一声,门被人大力撞开。

她错愕抬眸,透过喜帕,就看到男人脚步微踉地走了进来,夜风拂过,一阵酒香也随之飘入鼻息之间。

只是,脚步声未停,门口又纷纷扰扰地有人涌入,男女老少,应有尽有。虽然她分辨不清究竟是谁,只是看虚晃的影子,就知道人数应该还不少。

最令人诧异的是,众人很快就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聚在房门两侧,一袭明黄的景帝竟与莲妃一同迈进了喜房里。

帝妃亲临主持婚礼不算,还打算连洞房一块儿闹了?

这一瞬间,苏紫染心惊的同时又不得不庆幸,幸好她方才没有手贱摘了凤冠和喜帕。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肩上忽的一沉,竟是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搁在了她的肩上,酒气扑洒,龙涎香阵阵,他的声音暧昧而低沉,因为喝了酒,还带上了一丝沙哑的魅惑:“紫染……”

只这么一声,就让她的心脏不可抑止地收缩了一下。

此刻,他有力的臂弯紧紧地将她箍住,许是夏日的夜晚太过湿热,她的颊上竟似被霞彩染红,闷得一塌糊涂。僵硬的身子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她试着动了动:“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