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73章 那她怎么办?

第73章 那她怎么办?

“睿王,还不走?”

景帝的声音突然响起,苏紫染眼睫一颤,只好点头称“是”。

不管良王是敌是友,自己和君洛寒这回都要被他害死了!

跟在景帝身边,她甚至已经自暴自弃地想了千百种死法,因为她真的想不出一会儿到了地方该怎么办,除非君洛寒突然冲破银针定下的穴道。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那个穴道,若非极其深厚的内力是冲不破的,就算真的可以,他也非得气血逆行、身受重伤不可!况且他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君洛萧见她脸色不好,便出言安慰道:“四弟,不必担心,既然弟妹只是水土不服,让太医看看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苏紫染嘴角僵硬地扯了扯:“多谢三哥。”

抬头的时候,恰好撞见君洛羽阴测测望过来的视线,四目相对,他便是冷冷勾唇,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

她淡淡垂下眼帘,不去看他,否则她真怕自己忍不住过去掀了那张脸!

终于到了寝居外,一步一步,她走得分外艰难。

原本景帝指了宋廉去敲门,她心里一惊,连忙抢在前头走到门边,宋廉怔了怔,却也没为难她,屈身往后退了两步。

抬手,叩门

“紫染……你在吗?”

意料之中的,不会有人回答她。

转头看了看景帝:“父皇,紫染她可能睡着了,不如让太医一会儿再来吧?”

不等景帝回答,君洛羽连忙打断,一脸大事不妙的表情:“四弟还是让太医先进去看看吧,万一弟妹高烧晕倒在里面岂不是很危险?据说水土不服最容易发热了!”

“那……父皇,儿臣先进去看看吧。”

景帝点了头,她便推门进去,门开得不是很大,而宋廉又正巧挡在门口,君洛羽即便是想往里头看也看不着。

**没有人,这是毋庸置疑的,可透过那帐薄纱隐隐的屏风,她竟只看到自己摆在那儿的一张圆凳,心里登时一个咯噔。

君洛寒不在!

她大惊,一边唤着“紫染”,一边朝那屏风后走了过去,人去楼空!

君洛寒呢?

真的强行逼出了她的银针?

蓦地,地上几滴刺目的殷红映入眼帘,她心口一颤,狠狠地吸了口气。

那个男人,他不要命了嘛!

“睿王,紫染怎么样了?”

门口,景帝已经开口问询,隐隐有沉缓的脚步声传来。

苏紫染心知这回瞒不过去,快步走出去,面露忧色:“父皇,紫染她不在,或许是长时间待在房里闷得慌,便出去透透气。”

“透气?”君洛羽故作讶然地挑了挑眉,语气中却带着明显的嘲弄,“今晨父皇派人通知搏击比赛,弟妹必然也是知晓的,怎么弟妹可以出去透气却不能去比赛现场?”

景帝脸色微变,探究的目光扫向苏紫染。

君洛萧忙道:“太子这话就不对了,弟妹身子不适,自然走不远

。比赛现场离四弟这寝居这么远的距离,弟妹过去想必是要累倒了,届时该由谁来负责?”

“多谢三哥体谅。”苏紫染冲他点了点头,她想,不管这良王到底和君洛寒是什么关系,至少现在不是他们的敌人,方才他会接太子的话来这里应该也只是为了替她解围,无心之失。

君洛羽被人一噎,顿时有些难堪,却更加不肯放弃了。从昨夜到现在,他一直把目标锁定在君洛寒的身上,可若是他从一开始就找错了方向,刺客根本就是一个女人呢?

他倒是差点儿忘了,苏紫染也是会武功的!

“弟妹一个病人独自出去也不安全,反正大家都来了,不如一起去找找吧?”

苏紫染抿了抿唇,开口拒绝:“哪敢劳烦太子,臣弟一人去找就行了。”

景帝却不以为然:“难为太子有这份心,睿王你就别推辞了。反正今日也没什么事,还是大伙儿一起去找找吧,正好朕这把老骨头也活动活动。”

帝王发话了,谁敢不从?

于是乎,一行人浩浩汤汤地出发,在这避暑山庄之中寻起了睿王妃。

苏紫染好不容易撇下众人,独自在这九曲十八弯的山庄内绕来绕去,她什么都好,偏偏是个路痴,如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到了哪里,却仍是脚下匆匆地遍寻着君洛寒的身影。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受了重伤。

别说是被众人找到他的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是他自己本身的内伤,也让她提心吊胆。

时间越长,他就越危险!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把这避暑山庄走了个遍的时候,还是没有找到君洛寒。

眼底的希望一寸寸燃尽,她几乎都要以为那个男人倒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否则怎么会这么久都找不到?

夕阳半落,天边火色烧云朵朵,旖旎到极致的冶丽恢弘了整片大地

有大片的人影映入眼帘,就在那里,景帝,太子,良王,他们都在。

她想,若是他们也没有找到君洛寒,那就一切都好。哪怕君洛寒受了再重的伤,也会慢慢恢复,只要他没有被他们找到!

可是突然,她瞳孔剧烈一缩,满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那群拱动的人影中,竟然还有……

君洛寒!

非但如此,就连“苏紫染”也在那里,而她身旁,一个太医正在替她诊脉!

苏紫染一时懵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是本能地后退几步,隐到假山后面,看着远处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

君洛寒不是受了重伤吗,他怎么会在那里?虽说只是一眼,可她已经确定,那人绝非假冒,一定是君洛寒本人!

还有苏紫染,到底是哪里来的苏紫染?

难道也是像她这般,人皮面具?

可一时之间,君洛寒又是从哪里找了个女子,又是如何知道太子会有这一计,又是如何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

“禀皇上,睿王妃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舟车劳顿才会感到不适,只要多加休息便可。”太医恭敬地道。

景帝点了点头。

君洛寒与景帝行了一礼:“因为紫染的事劳烦父皇和几位兄弟,儿臣实在过意不去。”

景帝摆了摆手:“行了,既然睿王妃没事,那就散了吧。今日你们也都累了,回去好好休息。”

突然,一只小猫跃到跟前,苏紫染本就处于极度愕然,此时不免吓了一大跳,抑制不住地“啊”了一声,虽然及时捂住自己的嘴,却仍是被人察觉。

“谁在那里?”有人大喝

“皇上在此,还不快出来……”

“到底是谁……”

“抓刺客……”

她眸色一闪,再不敢探出身子去,手忙脚乱地跑了起来。

虽然她不知道君洛寒是怎么跟他们解释突然换了衣服的事,可她知道,此时若是被人发现自己,那今日做的所有事都会前功尽弃!

连忙脱了身上的袍子,揪成一团抱在怀里,她在前头慌不择路,侍卫在后面紧追不舍。

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这么胡乱地寻路竟也能被她跑回自己的屋子,遂推开门迅速窜了进去。

“你说他去哪儿了……”

“刚刚还看到在这儿的……”

“该不是进了睿王的屋子吧……”

“那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若是被睿王发现我们私闯,似乎不太好吧……”

苏紫染站在屋里,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万一他们进来了怎么办?无论是屏风后还是床底下,哪怕是橱柜里,如果他们进来了,就必然不会放过一寸土地,届时,就必然会看到这般装扮的她……

“可他如果真的藏在里边儿,我们没进去,万一他伤害了睿王怎么办……”

“那不如就趁着睿王还没回来进去看看吧……”

门外的人摆明了是要进来查探,苏紫染眸色一闪,突然一个机关映入眼底,她咬了咬牙将其旋开,快步走进了冰室。

没事。

只是一会儿,应该没事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冰室的门阖上,房间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而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搜查,虽然不至于翻箱倒柜,但应该是将屋里能藏人的地方都查了一遍。

冰室里面不能点烛火,只有几颗用以照明的夜明珠泛着幽幽的光华,四周墙壁皆是玄铁制造,几乎处处都摆着巨大的冰块,泛着森森寒意,一寸寸地侵入人的四肢百骸。

苏紫染躲在一块硕大的冰块后面,已经冷得瑟瑟发抖,还要为那些可能会进来搜查的人提心吊胆。

她身患寒症,身子来就不耐寒,每到冬日,穿得总要比寻常人多一些。可如今这冰室比冬日的气温不知低了多少,而她身上却只有夏日的裙衫,怎么可能受得住,脸色早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薄唇亦是青紫渐现,微微发颤。

幸好那些人没多久就出去了,她的寒症也没有突然发作,再次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她吁了口气,顾不得早已绵软的双腿,扶着墙起身去找冰室里面的开关。

可摸索了许久也没个结果,她不由有些心惊,忙取了一颗夜明珠照在冰室的门边,四周皆是光秃秃一片。

没有开关!

这不是密室,若是有开关,绝对就在门边,不可能隐蔽在某个她不知道的地方。虽说昨夜她也进过这冰室,可当时没有关门,所以她并不知道,原来只有外面才有冰室的开关!

怪不得!

怪不得方才那些侍卫没有进来搜查!

因为冰室是没有开关的,对吗?

因为他们不相信哪个刺客会这么傻的自投罗网,对吗?

那她怎么办?

现在她该怎么办?

全身恍然无力,一阵寒意自心口涌现,她瞳孔一缩,踉跄了几步,终于扶到东西,却是一块硕大的冰块,手蓦地缩回,绵软的双腿便再也不能支撑身体的重量,摇摇倒下。

寒症,似乎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