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75章 一定要亲眼确认你没事才能放心

第75章 一定要亲眼确认你没事才能放心

“可若是我不进去,一定会被他们找到。”她咬了咬唇。

男人冷冷一笑,又换上满脸嘲讽的表情:“你不是很聪明、很能耐吗?你不是早该想好一切退路了吗?连本王的穴道也敢封,这点小事还能难倒你?”

一连三个反问险些将她问懵掉,她皱了皱眉,垂下眼睑,声音细弱蚊蝇:“我承认这件事是我有欠考虑,可是我当时哪儿知道王爷……我以为王爷受了重伤,而且这件事又不能让别人知道,自然只有我自己去做最为妥当。”

“苏紫染……”男人神色复杂地凝着她,深邃的墨瞳几乎要把她整个吸进去,可是顿了良久,他却什么也没有说,轻声一叹,“睡吧。”

话音刚落,她只觉背上一热,竟是男人的大掌又覆了上来。

诧异抬眸,他却已经阖了眼。

“你的寒症,也许还会复发。”

“恩。”

她知道的。

从小到大,寒症发作过多少次她自己都有些记不清了,所以早就已经习惯。

“王爷,你的伤……”

“本王没事。”

果然!

这男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问到他,他就只会说“没事”!

罢了,看他现在这样也不像有事的。

苏紫染动了动脖颈,换了个更舒服些的姿势。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天过得太累、神经绷得太紧,还是男人的怀抱过于温暖,所以刚刚放松下来没多久,她就睡了过去。

细细密密的均匀呼吸声传来,男人缓缓睁开了眼,借着阑珊的灯火,静静看着怀中的女子。

她的眼睛生得很好看,可此刻她闭着眼,便将那张平凡的小脸上唯一的优点也掩了去。但是很奇怪,如此平凡的她,身上似乎有一种奇特的吸引人的气质,每每都能让他的视线在她身上停驻。

或许是因为她的聪明,也可能是因为她不服输的坚韧,总之他对这个女人,确实有些奇怪。明明今天这样的情况下,他该勃然大怒才是,毕竟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险些坏了他的事,可是对她,他非但没有半点责怪,反而生出了一丝奇怪的名为“感动”的东西。

他都不记得自己多久不曾有过这种感觉了……

天已大亮,窗外浅金色的日晖淡淡地投洒而下,落在雕栏花纹繁复的窗纸上,映出一层美丽的窗花。

苏紫染是被冷醒的,冷得牙齿一个劲儿地打颤。

寒症又发作了。

她现在算是知道,昨晚他那句“也许还会复发”是什么意思,根本不是她所以为的以后还会复发,而是说她这两天还会复发是吗?

身旁的床褥早已没有半点温度,可见那个男人已经走了很久。

今日不像昨天,少了冰室的冷冽温度,她便也不至于像昨天那般晕倒。将那床被褥紧紧裹在身上,她还嫌不够,穿上衣衫和裙裾,跌跌撞撞地下了床,翻箱倒柜地开始找寻新的被褥。

像只冬熊一样将自己裹了起来,她走路也不方便,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根本没有力气站起身,便由着他去,就这么倚着身后的橱柜上,剧烈地抽着凉气。

看来,经过昨日之事,她的寒症更严重了。

门口有脚步声响起,以为是君洛寒回来了,她眸色一喜,抬头望去,却不见门开,只闻一阵短促有力的敲门声响起。

“睿王妃,你在吗?”

容恒?

她微微一诧,还没来得及思考他来做什么的,他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凤兰,我刚才看到睿王出去了,你在里面吗?”

她本不想应声,更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可对方连续不断的敲门声却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只好哆嗦着应道:“什么事?”

“我能进来吗?”

“我现在……”她说话都有些困难,呼吸紊乱,声调怪异,“有些不方便。”

门外的人似乎微微一顿,却还是不肯放过她:“凤兰,我可以在屋外等你,等你什么时候方便了叫我一声可好?”

“我今天……真的……没空见你……”

一句话断断续续,语不成调。

“凤兰,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门外的人显得有些着急,语气急促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若是你再不来给我开门,我就直接进去了!”

这人!

“我真的没事,你不准进来!”她沉了声音,冷声喝道。

可是下一秒,一抹刺目的金光自广袤的蓝天直直洒落在房中,身着白袍的男子疾步如风地走了进来。

感情他根本是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谁准你进来的!”

容恒再次无视了她,见她这般模样坐在地上,惯来满面笑意的脸上难得地呈现了一丝凝重,双眉紧紧地拧了起来,急道:“凤兰,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快出去!”

“凤兰,你别吓我啊,这大夏天的,你为什么要在身上裹这么厚的被褥?你是不是发热了?”他甚至顾不得她王妃的身份,本能地探手覆上了她的额头。

苏紫染根本没有力气去拍掉面前的这只手,也已经懒得理他,反正这人就喜欢自说自话,根本没法沟通!

“啊……”他猛地惊呼一声,右手像是触了电一般缩回,怎么会这么冷?

如果是发烧,她怎么可能会这么冷?

“凤兰,你究竟怎么了?”

蓦地,脑海中闪过一个危险的讯号,似乎,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病症,这是……

寒症!

“我带你去这庄里的温泉!”

话落,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他一手抄到他的膝弯下,一手落在她的背后,连同那两床被褥一起,猛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他走得飞快,苏紫染一边承受着寒意与颠簸,一边还不免心惊得怕路上被人撞见,只好用被褥牢牢地将自己的头蒙了起来。

可好巧不巧的,被路过的小太监小宫女撞见也就罢了,偏偏是被容恒他老爹撞上了!

“恒儿,这是谁?”

镇南将军她是见过的,所以此刻就更加担心自己被他认出来。

容恒本来还在为怀中那女人用被子蒙住头的行为感到愕然,见状,却是分外庆幸,否则要是被他老子撞见他抱着睿王妃横冲直撞,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爹,我这是……这是一个崴了脚的宫女……她……她现在不能走路,我就……就送她一程。”

苏紫染真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他这结结巴巴的样子,就算本来没什么也成有什么了!

可是很奇怪,镇南将军只是掠了他们一眼,摆摆手:“那就快将人送回去,早去早回,尽量避着点儿人,可别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

“是,儿子这就去!”

容恒大步几乎是用跑的,终于到了温泉胖,看着那冒着热气的活泉,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将怀中的人儿放了下来:“凤兰,没事了,别担心。”

苏紫染脚刚着地便是一软,幸好容恒的一只手还拖在她的腰间,可是这样,却要叫她怎么下水?难道让她跌到水中去不成?

“凤兰,我扶你下去,可以吗?”

微微祈求的语气让她不由失笑,也许真的是她方才语气太差了,这人明明是在帮她,却是一脸怕被她嫌弃的模样,活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

“谢……谢你,容恒。”

要进水里,便不能裹着被褥,两床被褥全都扔在了岸边,容恒自己先跳了下去,旋即又伸手去抱她:“凤兰,没事的,很快就会好的。”

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这样对治疗她的寒症有没有用,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能让她舒服些,虽然他以前从未见过寒症的患者,可是医书上对寒症的介绍他却是晓得,这个病有多可怕他也知道,所以他才会这么心惊,这样的病怎么偏偏就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苏紫染全身无力,可是泉水齐肩,她又只能站着,最后就成了她伏在容恒的身上。

所幸这温泉是建在避暑山庄里很偏僻的一处地域,即便乱晃也不太可能会有人晃到这里来,大夏天的,除了她这个病人,谁还会没事来泡温泉?

但问题又来了,虽然她不是什么保守的古代女子,可就这么被一个才见过两次的人抱着,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所以即便说话都困难,她还是没事找事地开了口。

“容恒,你刚刚……为什么会来找我……”

“凤兰,昨日那个睿王妃,不是你吧?”

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是这么个重磅炸弹,苏紫染登时大惊,脸色又白了几分。

昨日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睿王妃是君洛寒找来的替身,没有人识破,就连景帝和太子都没有,可他怎么会知道?

“容恒……”

“你放心,我不会与旁人说的,我只是担心你。昨日天色已晚,我不好来打扰,就想着今日一早来看看,一定要亲眼确认你没事才能放心。”

苏紫染“恩”了一声,她知道,若是他想揭穿,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那你怎么……会知道那不是我?”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扮得很像,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即便容貌完全一样,气质终归还是有些差别的吧。”

容恒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她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让他不由更加担忧,这温泉水对她到底有没有效果?

“凤兰……”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沉冷的男声远远传来,似乎是压抑着极大的怒意与寒气,让温泉中的两人俱是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