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83章 难不成要她钻狗洞去?

第83章 难不成要她钻狗洞去?

“王爷派人跟踪我?”

男人也不否认,深邃的凤眸微微眯起,意味不明地斜睨着她。

其实问完,他自己也有些诧异,他分明要问的是,身为睿王妃,就该女扮男装、堂而皇之地与别的男人一起进青楼?

只是话一出口,就完全变了样儿。

出乎意料地,她没有纠缠“跟踪”这个问题,惋惜一叹,幽幽地道:“王爷竟然已经知道了……”

男人一愣,没想到她的态度会变化得这么快,更没想到,她会选择坦白。

只是听完她的下一句话,他才知道根本是他想太多。

“前两日还与王爷说起多吃蔬菜对身体好,所以我今日特意去了城外的一户农庄、又亲自摘了些新鲜蔬菜回来,就是想给王爷做顿丰盛的全素宴。只是……原本是想给王爷一个惊喜,却没想到,王爷竟早已洞察……”

这女人说谎说的,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可莫名地,他竟有几分好笑,也不打算揭穿她,故作讶然地挑了挑眉:“全素宴?”

“是啊!”她一脸纯然地点了点头。

他微微一哂:“难得王妃还有如此心思,虽说本王现在已经知晓前因后果,却仍是怀着满腔的感动与期待。今日的晚膳,本王就等着王妃的全素宴了!”

苏紫染满脸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却又噎得一句话都挤不出来,顿时想抽死自己的心都有了。虽说她为了掩人耳目确实摘了些蔬果回来,可她刚才怎么就脱口而出亲自下厨了呢?难道不该说这蔬菜是让厨房做的吗?

啧,奴性啊……

明明这男人还没开始兴师问罪呢,她就已经吓得胡言乱语了!

“王爷,其实吧……”

“恩?”男人似笑非笑地一眼扫来。

“其实我正有此打算!”对上他熠熠的凤眸,她立刻坚定地点了点头,“这就去厨房为王爷准备全素宴!”

话音未落,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罢了罢了,得亏苏家军的事儿没有被他发现。至于那全素宴,权当是惩罚自己今日不小心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吧……

一个时辰后,厨房

“王妃,老奴求你了,还是交给老奴来做吧……”睿王府厨房的管事愁得都快哭出来,王妃才来了这么会儿,都快把厨房给拆了!

其实苏紫染自己也是欲哭无泪,按说她的厨艺也不算差啊,可偏偏就没用过这古代的炉灶,这才不小心出了那么点点的意外嘛……

撇了撇嘴,她惆怅道:“这可不行,要是被王爷发现了,他又得说我偷懒了。”

厨房管事立刻对她心生同情,王妃也真是可怜,虽说外面的人都以为她深得王爷宠爱,可睿王府却是人人皆知,霓裳夫人才是王爷心尖儿上的人啊!只是王爷不喜欢王妃也就罢了,竟然还让王妃沦落到要在这厨房里奔走忙活的地步,这也委实太凄惨了些吧……

其实想必霓裳夫人,他们心里都更偏向于这位王妃。虽说她的出身比霓裳夫人高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却不会对他们这些底层的下人摆什么臭架子,反倒是霓裳夫人,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那股骄纵跋扈的劲儿,可真真是叫人难以忍受啊!

“王妃,还是老奴来帮你吧!请王妃放心,老奴不说,这里的其他人也绝不会泄露半句,王爷不可能知道的!”

此话一出,厨房里立刻附和声迭起。

“是啊王妃,我们一定不会泄露出去的……”

“王妃尽管放心吧,王爷不会怀疑的……”

苏紫染扶额作沉痛状,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儿,君洛寒啊君洛寒,这可不能怪她,主要还是这些人盛情难却!

“那就多谢各位了!”

她好整以暇地看着厨房众人摆弄着她从农庄带回来的蔬菜,不免有几分感动,脑子里还时不时闪过君洛寒吃上这些菜的模样,心中又带上了一股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期待。

只是某个男人的味觉能不能不要这么灵敏?

她眼巴巴地坐在一旁,看着他微微挑起的眼梢,一颗心不自觉地往上悬了悬,这人每次都一幅似笑非笑的模样,叫人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是王妃亲手做的?”

沉吟片刻,她忙不迭地点头:“恩!”

男人尝了一口,潋滟的眼波轻轻流转,唇角抿出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与府里那些厨子的手艺还真是如出一辙。”

“……”

这都能吃出来?

苏紫染尴尬地讪笑两声:“王爷一定是吃惯了府里厨子做的,所以才会觉得这些也像

。”

“是这样?”男人轻笑一声,状似茫然地问道:“难道不是吃惯了厨子做的,如今就可以简单地分辨王妃所做的不同之处?”

她猛地摇头,干笑着扯开话题:“王爷觉得味道如何?”

“勉强凑合。”

这男人……

如果王府里厨子做的菜只能算勉强凑合,为何这么长时间怎么也不见他换人?

分明就是故意找她茬儿呢吧!

她嘴角抽搐了几下,咬牙道:“那还真是多谢王爷不嫌弃了!”

“不必客气。”

从吃这些菜开始,男人的唇角始终敛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心情不坏的模样。

苏紫染静静地看着他,男人没让她坐下,她自己也没提出要坐,就这么微歪着脑袋站在一旁,神色平和而安然。

翌日晚间。

灯火阑珊幽幽,街上人潮拱动,一道青衫人影跟着前面一个中年男子进了客栈,定下他旁边的那间卧房。

之后每夜,青衫公子都会在那人入睡之前途径他的卧房一回,而每回路过,说的话题不外乎是私盐买卖。

中年男人起初还有些愕然,怎会有人如此堂而皇之地议论这种触犯律法之事?

一直以为是刚好附近没人,可后来偶然有一次却被他看见,就在那青衫公子的周围,还聚集了几个普通的客人,也就是说,那青衫公子根本不怕被人听见!

怎会有这么大胆的人?

到底是有多大的势力,才敢在天子脚下干这种禁忌的勾当?

直到第十一日,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邀了青衫公子进屋详谈。

这一夜,苏紫染回睿王府的时候心情大好,她就是那个青衫公子,而那中年男子,就是容恒所说的那位巡抚!

不要人牵线,那就只能自己上,可贸贸然地凑上去又容易遭人怀疑,所以她特意在那人进京的时候找机会让他注意到自己,甚至还让人心甘情愿地找上门来。这么一来,她要入手私盐生意就简单得多了。

接下来的目标就是齐家!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她真的得天眷顾,那位巡抚和齐家竟也能扯上那么点关系。

为了拉拢他这位神秘而又极端阔绰的爷,也为了给自己找个更硬气的后台、好让以后做起事来更方便些,在她有意无意地怂恿推波之下,那位巡抚已经决定去游说齐家参与进这桩买卖之中

。毕竟仅靠他一个巡抚在朝中的势力关系,这生意也没有办法做得太大。

她想,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明天就能见到齐环渊的弟弟齐山了。

踏入清风居,屋子里竟是灯火通明,苏紫染微微一诧,似乎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自从全素宴之后,她就再没见过君洛寒,哪怕是像王府中偶遇这样的情形,两人也不曾发生过。一方面,有了上次被跟踪的经验教训,她白日里几乎足不出户,直至晚间才会偷偷跑去那间客栈,但停留的时间也不长,所以并没有什么机会碰到他;另一方面,这个男人最近大约是忙于朝事,又在霓裳那边分不开身,所以没空来找她的茬儿。

他不来正好,省得她办事的时候会有牵绊——这些天,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这屋子是什么情况?

夕暄应该不至于为了迎接她将这整个院子都点亮了吧?

狐疑地将房门推开,视线在房中缓缓扫了一圈,并没有见到君洛寒的身影,她顿时松了口气。只是还未及进门,肩上蓦地被人一拍。

她本能地反手一掌挥去,却在侧身时瞥见男人冠玉般的面庞在灯火映射中忽明忽暗,凤眸深深,喜怒不明。

“王妃的反应倒是挺快。”男人嗤了一声。

苏紫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因为刚才那一掌被他握着,颊上一热,她悻悻地往后退了一步:“并非有意冒犯王爷,只是王爷走路没声儿,叫人误以为是野猫,所以才……”

“野猫能窜上王妃的肩头?”男人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

“这不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么?王爷就当我是异想天开好了!”苏紫染撇了撇嘴,话锋一转,问道:“王爷深夜到访有何贵干?”

“本王只是来提醒你,别因为成天偷跑出去就把正事儿给忘了,后日良王大婚,你要随本王一同出席。”

苏紫染一怔,她最近果然是糊涂了么,竟连良王大婚这么重要的事儿也险些给忘了!幸亏见齐山的日子定在明日,若是撞到后日去,她可怎么办?

只是……

她以为自己瞒得很好,没想到还是被这男人发现了她偷跑出去的事儿?

“王爷为何如此关心我,成天找人盯着我的行踪?”

“王妃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吧?”男人嘲讽地斜了她一眼,从十几日前开始,他就将那些派去盯着她的人全部撤了回来,能发现她最近天天出府的事儿不过是巧合罢了,“难道王妃以为翻墙就不会被人看见了?”

苏紫染恨恨地咬了咬牙,翻墙还会被发现,难不成要她钻狗洞去?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