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02章 究竟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第102章 究竟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屋里微弱的烛光跳跃不息,将一旁身着墨袍的男子映得忽明忽暗。

此刻,他温润的凤眸深凝着屋里的檀木桌,浓而密的长睫在眼窝处投下淡淡的阴影,冠玉般俊美无俦的面容上泛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以为是手下小厮,不由蹙了蹙眉,心里升起一股被人打扰的淡淡不悦。

未及抬眸,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气在身后响起:“慕容殇,我可算是找着你了!”

他眼睫一闪,嘴角不可抑止地轻扬,凤眸晶亮地回过头去,眼底深处是一片儒雅的笑意。

还敢笑!

苏紫染撇了撇嘴:“能不能麻烦你下次说自己住哪儿的时候说清楚些?若不是正巧碰上两个启圣的使臣,我恐怕明天也找不到你这儿了。”

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你这么聪明,怎么会连我住哪儿都找不到?”

“是是是!”苏紫染翻了个白眼,“要不是看在你今天救了我的份上,我才懒得特意翻墙来找你。”说到这个,她的视线不由往他受伤的手上瞟了瞟,眉头微微一蹙,“怎么还没有包扎?”

见她总算恢复了初识时那般毫不拘泥的样子,慕容殇总算是松了口气。今日她那一声“慕容太子”差点让他以为她变了——因为嫁了人,变得让他陌生、让他看不懂,幸好如今她还是她。

眼底染上一丝戏谑,他朝她伸出手,一脸理所当然:“这是为了救你而伤,所以我在等你来替我包扎。”

苏紫染嘴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怎么才一年不见,这人就成了这样?

“亏你还是一朝太子呢,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如今才受了这么点儿小伤就跟我斤斤计较?”

男人眸色一闪,弯起的唇角中溢出一丝自嘲的苦意:“不是你说的吗,施恩不望报。”

“我什么时候……”苏紫染扬着声调反驳,话到一半,却愕然止住,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

施恩不望报——这话她确实说过,就在他一年前说要娶她的时候,她用这个原因拒绝了他。如今再被他以这种玩笑的方式提起,实在有些尴尬。

“那个……伤药在哪儿?”她讪笑着扯了扯嘴角,垂眸指了指她的手,“伤口虽小,还是要及时处理得好,若是感染可就得不偿失了。”

知她不愿再说,他也不勉强,神色温柔地点了点头:“恩,下次不会了。”

如瀑的青丝自肩头滑落,烛火跳跃,慕容殇眸色深深地凝着她,见她视线专注地替自己包扎伤口,尘封已久的心口不可抑止地收缩了一下。

仿佛只有片刻这么短的时间,便闻她一声轻呼:“好了,大功告成!”

苏紫染拍了拍手,扬唇一笑:“你自己这两天留意着些,记得按时换药,切忌沾水。”

“好。”他温柔地笑开,晶亮的凤眸中满是宠溺。

她指了指门口:“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慕容殇微微一怔,旋即又点了点头,依旧笑得清俊儒雅,只是深邃的凤眸已然不复清亮。

苏紫染并没有料到回到清风居会看到君洛寒,所以依旧像往常那般神色自然地推门走了进去。当她目光触及床边那一抹绛紫,瞳孔愕然一缩,微启的薄唇中泛着一丝不可置信。

他怎么会来?

霓裳受了惊吓,他不是应该在霓裳院里陪着安抚着吗?

见对方忽地抬头掠了她一眼,她不动声色地敛了敛眸,笑得柔和而恭顺:“王爷……”

男人不意她会如此,从来都是个不懂礼数的女人,何以突然之间变得这般温婉贤淑?

他挑了挑眉,仿佛洞悉世事的凤眸直直射向了她:“王妃方才去哪儿了?”

“只是夜里睡不着,在王府里逛了两圈。”

“是吗?”男人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她眼波流转,浅笑盈盈,神色间看不出半点不自然:“王爷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如夫人,我们方才在花园里碰上了。”

君洛寒轻声一嗤,他已经在这里等了这么久,难不成这些时间她都在王府里闲逛了?

“本王不管你究竟做了什么,今夜来这里,只是为了提醒你,慕容殇是启圣太子,你最好不要跟他有过多牵扯。”

“紫染不太明白王爷的意思。”她弯了弯唇,面色如常,“身为睿王妃,紫染和慕容太子能有什么过多的牵扯?”

男人眯了眯眼,嘲讽一笑:“本王很高兴王妃还记得自己是睿王妃,那也请王妃一直记着,本王不管你以前和容恒、和慕容殇究竟有何关系,从今往后,都不要跟他们走得太近。”

她微微一愣,转瞬就恢复如常,恭顺地点了点头:“紫染知道了。”

男人拧了拧眉,犀利的凤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垂眸温婉的模样,心里一阵烦躁。

不知为何,她明明就表现得从未有过的乖顺,可他却并不想见到她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听着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别扭和古怪。如果可以,他倒是宁愿她像以前那样反驳他、顶撞他,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温驯得处处透着假。

握了握拳,他径直忽略心中意味,不再言语,拂袖而去。

苏紫染眨了眨眼,有些无辜地看着门口轻轻荡漾远去的绛紫色袍角,不太理解男人现在这般模样是为何。

她如今这般模样不正是他想看到的么,究竟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屋外,繁星点缀的夜空中挂着一轮皎洁弯月,浩瀚飘渺的天幕仿佛伸手可触,却又分明遥不可及。

翌日一早。

朝堂上,景帝冷冽的眸光扫过底下众人,声音沉沉:“刑部尚书何在?”

刑部尚书头皮发麻地蹙了蹙眉,众人庆幸又同情的目光朝他扫去,更让他心里叫苦连连。

他缓缓出列,对着龙椅上方的景帝躬身一鞠:“臣在。”

“朕昨日让你查的事如何了?”

不用说众人也知道昨日的事指的是什么,不就是正和殿中的那场刺杀吗?

帝王寿宴之时却遭刺客,尤其是在各国使臣在场的时候,难免怒气更甚,扫了兴致不说,还丢了天阙的脸!

刑部尚书羞愧难当,低垂着脑袋:“回皇上,臣无能,还不曾查出幕后之人。”

景帝面色一凛,凌厉的双眸狠狠一眯:“刺客抓不住,幕后之人也查不出,朕要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干什么!”

“臣该死!”刑部尚书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苍老的脸皱巴巴拧成了一团,心里真真是有苦没处说!抓人的事儿本就不是他们刑部该干的,可如今皇上哪里还管这么多,随便逮着了就往他身上迁怒。

“皇上息怒,臣等该死!”朝堂上顿时黑压压地跪作一片。

景帝沉冷的目光扫了一圈众人:“你们都给朕好好地查,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谁要是查出了这件事的幕后真凶,朕重重有赏!”

这种没根没据的事要怎么查?

刑部尚书苦恼不已,他昨日一出正和殿就去问了那群刺客的来历,可她们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来无影去无踪的,根本没人知道她们是从何而来,就连原本安排的那群舞姬也都只说自己突然被迷晕了过去,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还发现自己身处皇宫的假山之中。而刺客是如何出宫的他就更是不得而知了,明明宫门口的守卫说没有发现任何人出宫,可宫中侍卫寻遍四房六宫却也不见刺客的行踪,所有的刺客都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最奇怪最让人摸不透的就是那群刺客的目的,个个都是女子,却又个个都武艺高强,比寻常的杀手不知强了多少倍,宫中侍卫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可是到头来,这场刺杀就像是一场没有目标的闹剧,根本没有伤害到任何重要人物,只是死伤了几个宫中侍卫。

通常这种刺杀无非就是盯着帝王而来,可据他昨日观察,围在景帝身边的那两个刺客似乎并不是领头之人,反而冲着启圣太子而去的那个才是发出最后撤离的命令的头目。

难道说,刺客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刺杀,而是破坏天阙与启圣这么多年来的友好邦交?

思及此,他心头一震,正要说出自己的想法,却见宋廉神色凝重地在景帝身边低语了几句。

景帝的脸色陡然一变,甚至顾不得朝臣在场,猛地站了起来。

众臣皆是愕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帝王这般乱了方寸?

景帝双眉紧锁,声音沉沉,一字一顿地道:“漠渊太子,死在西街驿馆之中!”

此言一出,朝堂之中顷刻一片哗然,昨天不是还好好的,怎么才一个晚上的时间就突然死了?

漠渊太子这一死,恐怕天阙和漠渊一战在所难免!原本漠渊就对周边各国虎视眈眈,如今有了这种由头,出兵天阙更显理所当然。天阙乃理亏一方,恐怕就连启圣这种交好之邦也不会相助。

正和殿昨日才发生刺杀,今日西街驿馆就死了这么重要的客人,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