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38章 本王在这里,谁敢动手!

第138章 本王在这里,谁敢动手!

“我不明白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听声音就知道是君洛羽,苏紫染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淡漠道:“无论太子信不信,我只是在陈述当时的事实经过,究竟是真是假,还是交由此案的主审来判决吧!”

君洛羽被她这幅爱理不理的样子气得不轻,这女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他半点面子,那就别怪他狠辣无情了!

他冷笑道:“本宫相信大理寺卿刚正不阿,绝对不可能相信王妃这么苍白无力的狡辩!”

自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不曾开口的君洛寒蹙眉睇了他一眼,沉下声音:“本王也相信大理寺卿刚正不阿,所以还望太子别再妨碍此案的审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向来淡薄的睿王竟也有生气的一日,而且还是对着当朝太子发飙!

公堂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

接触到君洛羽冷冷扫来的一个眼神,大理寺卿额角跳动了两下,紧张地握了握拳,他原本就是太子的人,此刻就算听到睿王明显嘲讽的话也不敢违逆太子的意思,可是太子现在要他做的事,真的不会让睿王气得杀了他吗?

但也仅是片刻的犹豫,在他眼里,顺从太子的命令才是上上之策。

“睿王妃,听闻你昨儿个白日里和霓裳起了冲突?”

苏紫染本能地皱了皱眉,冲突倒是没有起,可事情偏偏就是那么巧合,她昨天说了一句“嫌命太长了”!

见她不答,大理寺卿只当她是心虚,底气就更足了:“事到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就连杀人动机都有了,睿王妃还想抵赖吗?有关王妃说的那个黑衣人,恐怕就是为了脱罪而信口开河的一面之词,根本难以令人信服!”

苏紫染眯了眯眼:“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做过。关于黑衣人的事,大人应该自己去查,连查都没有查过就这么定我的罪,大人打算怎么跟皇上交代?”

君洛羽见大理寺卿又开始退缩,立刻出声怒斥她:“还想用父皇来威胁审理此案的官员?睿王妃,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本宫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王法!”

说罢,他指着两个侍卫沉声道:“给本宫重打三十大板!”

众人皆是一惊。

大理寺卿的确从他暗示的眼神中接到了用刑的意思,可他只当是自己看错了,没想到太子竟然真的当众提出了要对睿王妃用刑,半点面子都不给睿王留。可他又不能反驳太子的意见,相反的,他必须赞同到底,否则的话,那板子说不定就落在他身上了!

君洛萧担忧地看了一眼公堂中央那个女子,但见她气定神闲的脸上噙着一抹冷笑,似乎对于这所谓的三十大板并不畏惧,只是看向君洛羽的视线中分明带了十足的冷意。目光转而移到身旁的男人,生怕他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可他却也只是微微垂着头,敛下的眼睑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这一刻,君洛萧发现这两人竟是惊人地相似,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势,无可比拟。

因为过度的惊愕,那两个被指的侍卫迟迟没有动作,君洛羽再次怒喝:“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本宫亲自动手不成?”

苏紫染张了张嘴,正要说点什么,君洛寒蓦地走到她面前,冷冷地看着那两个侍卫:“本王在这里,谁敢动手!”

声音不大,却重重地砸落在众人的心头。

君洛羽气急败坏地瞪着他:“怎么,睿王是打算当着众人的面护短不成?”

“若本王说是呢?”

君洛羽一噎,狠狠剜了他一眼:“难道睿王忘了吗,大理寺卿有权对皇室犯法之人施以适当的刑罚!”

“可是本王怎么记得,那适当的刑罚是太子提出的?”

“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势同水火,这大冷的天里,大理寺卿竟感到额上沁出了滴滴冷汗。

本想出面打圆场,可接触到太子凶狠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今日是非要表个态了,正要开口,睿王却也朝他这里看了一眼,冰寒彻骨的视线恍若腊月飞霜,瞬间就让人置身冰窖,甚至比太子的威胁更具威慑力,仿佛只要他敢赞同太子的说法,就会被毫不犹豫地杀死一般。

最后迫于无奈,他只好求助地看了良王一眼。

君洛萧心里自然是有偏倚的,劝道:“太子,虽说表面证据确实证明睿王妃乃此案的凶手,可毕竟案子还没有定下来,若是直接用刑,恐怕不太妥当。不如将此案上禀父皇,让父皇做出一个公正的决断吧!”

大理寺卿正要点头,却见君洛羽冷笑一声:“今日,你们都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话说得很明白,尤其是最后那个眼神,直直地落在大理寺卿身上,让他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立刻脱口而出:“此案证据确凿,睿王妃却死不承认,此乃对大理寺的藐视,亦是对皇上的藐视!本官思虑之下,三十大板恐睿王妃承受不住,二十大板却是免不了!”

他伸手点了方才那两个侍卫:“来人,行刑!”

君洛寒面色一沉,顾不得众人在场,伸手就将苏紫染拢入怀中,将人牢牢护住,周身顿时冷意萦绕。

“大人果真要一意孤行的话,本王也不介意拿这些人来练手!”

又是一场惊变,所有人都知道睿王与王妃伉俪情深,可谁能想到这种时候睿王竟会甘愿冒天下之大不为而为?

苏紫染怔怔地看着他,男人身上的暖意一如既往,只是她的心里却产生了微妙的抵抗,很小,却又很明显,就好像此刻,她宁可挨了那些板子,也不想被他这样保护着。

这算什么?打了一巴掌再给颗甜枣吃?

太假。

她缓缓推开男人的胸膛,在他不解的眼神中粲然一笑,话却是对着那两个下令打她的人说的。

“既然太子与大人一意孤行,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有一句,今日这刑,我受了,但是待我翻案那一日,两位可不要忘了给我奉茶赔礼。”

“苏紫染!”

男人沉怒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她只弯了弯唇,却没有看他一眼。

对于他不顾一切的维护,不是没有触动,可她更想知道真相究竟如何。此时此地,没有办法亲口质问他昨夜之事究竟是为何,又到底是不是他想嫁祸给她,所以她只能利用他唯有的一点同情,希望他替自己翻案。

“王妃……”身旁的侍卫示意她趴下。

“难道这样你们不能动手?”她冷笑。

侍卫语噎,当然不是没有办法动手,只是他们从未见过有人挨板子的时候是站着的,别说是对于行刑者增加了难度,其实对于受刑之人来说也更痛苦吧?

“砰”的一声闷响落在女子纤弱的身体上,她猛地攥紧了手心,竟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君洛寒眸色一痛,双拳捏得青筋暴露,咯咯作响。

一下,两下……

想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却发现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控制,目光不由自主地胶结在她倔强的一声不吭的脸上,就是这样的她,让他心疼、让他越来越舍不得放手。

五下,六下……

尽管咬着下唇,她却终于抑制不住闷哼出声,巴掌大的小脸血色全无,隐隐泛白。

七下,八下……

几不可闻的破碎呻吟自樱唇中逸出,白色的衣衫已被鲜血染红,苏紫染强撑着没有倒地,却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九下,十下……

预料中的第十一下没有落在身上,她诧异地皱了皱眉,身子却猛地撞入一个带着淡淡龙涎香的怀抱,疼痛让她不能动弹得被他禁锢在怀里,忘了挣扎。

“够了!”

“睿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君洛寒和君洛羽的话几乎是同时响起,四目相对,火光四射。

君洛羽冷冷地看着他:“难道睿王真的打算……”

话未说完,就被男人阴沉着一张脸喝止:“本王绝不会再让你们动她一下!若是大理寺对本王的行为有任何异议,大可上书参奏父皇!”

大理寺卿唯唯诺诺:“既然睿王都这么说了,本官也不再难为王妃。今日暂且退堂,此案本官会禀明圣上,在圣上有所裁决之前,睿王妃暂且收押大理寺。”

君洛羽狠狠瞪了他一眼,那表情就好像是在骂“没用的东西!”

可饶是这样的退步依旧不能让盛怒中的君洛寒满意,几乎是一字一顿:“本王要带她回去!”

苏紫染眉心一凝,只觉向来冷静自持的他今日格外不理智。

早在设计她的时候他就该料到这一切了不是吗?那现在的惺惺作态又是为何?

难道说,是她误会?

可是昨夜的事呢,又该如何解释?

眼下什么也不能问,而且有君洛羽在,绝对不可能同意他要将她带回王府的要求,遂冲他摇了摇头。

“王爷,算了,我就在这里留两天,希望王爷能够带着证据回来证明我是清白的。”

男人紧紧地盯着她,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声音带着一丝几不可察的颤抖:“你受了伤。”

她安抚地笑了笑:“所以王爷要早点来。”

再信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