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42章 苏紫染,本王在这里……

第142章 苏紫染,本王在这里……

“不要……”苏紫染紧皱着眉头,泫然欲泣,“求求你,叶听风,让我去死……死了也好,别管我……”

这场变故是谁都没有料到的,叶听风当初救她一定是不愿让她置身险境,所以现如今即便她是因为他的关系才惹得惜黛醋妒而身中媚药,她也不会怪他。可是此刻,她却宁愿自己半身不遂地躺在大理寺的牢房里,那样,也总好过丢了一条命、或者是清白不保地回到君洛寒身边。

她答应过君洛寒会在大理寺等他,若是他回去了找不到她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甚至无赖地对他拳打脚踢,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拼命想要挣脱自己身上的桎梏。

“叶听风,你快放开我!”

男人紧抿着薄唇,突然一把将她带入怀中,嗓音低低地道:“苏紫染,不要再挣扎了,你知道的,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在我面前。”

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被男人温热扑洒的呼吸吞噬殆尽,此时此刻的她,再没有任何顾忌与牵绊,只有身体最本能的渴求。

男人将她打横抱起,脚下一点,用他此生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房里。

刚一沾上床榻,男人立刻屈身而下,紧紧地箍住了女子的绵软得如同灵蛇扭动的身体《一〈本读《小说 ybdu,用嘴堵住了她半开半闭的红唇。铺天盖地狂烈的吻在这青天白日中隐隐显出几分****靡的氛围,伴随着**的狂热喘息,屋内春光四溢。

直到吻得她几乎喘息不过来的时候,男人才将将离开那味道甜美诱人的红唇。

每一次尝,都令人欲罢不能。

他久久地失神在身下女子通红的面容中,隔着银面,闪烁的凤眸中情**欲有、挣扎亦有,胸腔随着心中繁琐的思绪起伏不定。

“君洛寒……”

随着这沙哑撩人的一声叫喊,男人瞳孔一缩,胸口似有什么强烈的情感正要破蛹而出,仅仅是这一声,就远比任何媚药都来得快速有效。

他一手捏着女子的肩胛,一手掐着她的腰,用力之大,几乎让她尖叫出声。可他却又像是故意的一样,每每将女子的娇呼急喘吞入腹中,湿热灵巧的长舌缱绻地扫过女子的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汲取着世上最甜美的津液,半寸也不愿放过。

“刷”得一声,苏紫染只觉身上一凉,竟是男人一手将那月白色的外衫连同中衣一起扯了下来。莹白姣好的胴仅之上有绯红的兜衣遮住几许春光,曲线优雅,令人血脉喷张。

还未来得及反应,男人滚烫的薄唇便覆上她的锁骨,一寸一寸地舔**舐啃咬。伴随而来的,是男人灵巧的大掌地钻入她艳色的肚兜之下,抚上那还未绽放的柔软高耸。

“苏紫染,本王在这里……”

“君洛寒……”

“本王在这里……”

在男人惹火暧昧的爱抚中,红艳的果实终于如愿绽放。隔着绯色的肚兜,男人用牙齿轻轻地厮磨啃咬,惹得身下女子呼吸急促,颤栗阵阵。柔软炙热的舌不断地围在那一点上打转描绘,大约是怕另一边太过空虚,男人从腰间移上另一只手来,不断揉捏。

“恩……君……洛寒……”

男人眸色更深,将胯间的硬物往前一顶,隔著两人下身的衣物,苏紫染依旧能感受到那不属于寒冬的烙铁炙热。他蓦地腾出一只手游移到女子的腰间,在她的低吟中滑入她的裙摆底裤之中,然后是更往里,滚烫的大掌带着一层习武之人的薄茧咯得苏紫染阵阵瑟缩。

双腿之间,男人修长如玉的指节缓缓勾入,从那繁盛茂密的丛林中缓缓探入。

苏紫染倏地倒吸一口凉气,低呼出声:“啊……”

“苏紫染……紫染,别怕……”未经人事的密林显得狭小难入,他不敢硬来,只好低声诱哄。

非同一般的温度与男人的手下的动作让苏紫染推拒无能,全身酥酥麻麻的感觉更深早已让她软成一汪春水。当粗粝的指尖在那片浓密上轻轻摩挲,怪异的痒感让她难受得几乎要哭出来,她抓着男人的后背,浅浅抽吟。

就好像哪里得不到满足一般,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异常空虚,空虚得急需什么东西来进入她,所以当男人火热的指尖缓慢地一寸一寸地入侵那嫩肉包裹的幽深沟壑之时,眼角的泪滴终于滑落。

尝到微咸的湿润,男人的动作僵了片刻:“紫染……”

“君洛寒……君洛寒……”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整个人如同置身云端,仅凭本能喊出了他的名字。

“乖,马上就不难受了……”

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意味不明的蛊惑。

手指由一变二,由二变三,紧接着便是一阵衣带翻飞的声音,苏紫染无暇去分辨身上的男人在干什么,只知道当手指抽出的刹那,她空虚得弓起了身,可下一秒,便立即贴上了更为粗壮的滚烫。

当那烙铁一般坚硬的火热抵上花丛的瞬间,苏紫染浑身一震。

“紫染,莫怕……”低语的情话一般的呢喃,带着说不出的嘶哑撩人,万种风情。

蓦地一个挺身,苏紫染“啊……”的一声呜咽出声,铺天盖地的吻落在她柔软的唇舌上,将她的低泣尽数吞入腹中。男人缓缓地进入她的身体,想要与她融为一体,却只进了三分之一还不到的时候,就卡在了那里,额上顿时青筋暴露。

“放松,苏紫染……”

脑子里混混沌沌,听到男人的话,她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异物侵入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突然,男人一举攻入,似有什么东西在身体中破裂,血渍下流,润滑了堵塞的密林。

苏紫染的身体顿时绷成了一张拉紧的弓,旖旎风华,万千流转。

好疼……

被柔滑紧致的甬道紧紧包裹,男人同样不好受,眼前红与白的视觉刺激更是让他双目赤红,太阳穴突突地跳起,只顿了两秒,他浅浅地动了动,直至察觉那深幽之处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他才终于缓缓**起来。

灼热的爱抚依旧没有停下,致命的快感让他全然没了平时的理智与内敛,仿佛一只不知餍足的兽,倾尽所有地去进入一具身体。

他从来不知道,男女之事可以如此惑人。

随着男人**的**,包裹着他的嫩肉边不时渗出越来越多的水迹,让他的进入更为方便润滑,一下下地直抵女子身体的最深处。

逐渐的,苏紫染也没了最开始的疼痛与不适,身体反而生出一丝淡淡的颤栗与酥麻……

“啊……”

不知是碰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苏紫染脑中一阵白光闪过,整个人**不已,一阵灼热的滑腻喷涌而出。随着身下一下一下的收缩,男人迅速加快了**的动作,突然,咬上女子的耳垂,低吼出声。

身体被一股滚烫的热流贯穿,那一瞬间,苏紫染依稀看到了眼前的银面,心口猛地抽搐了一下,只是片刻之后,意识就渐渐消融……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昏昏沉沉间,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床榻、桌椅、摆设,苏紫染蓦地清醒过来,所有的思绪全部回笼。

衣物完好,却不是昨日的那一套,还有酸麻得一动就会受不了的身体和明显不同于从前的某处,所有的一切都明明白白地提醒着她昨日发生的事。

强撑着身体翻身坐起,苏紫染吸了口气,四下张望了一会儿,不见叶听风的踪影,便盯着他房里清幽的摆设怔怔出神。

她还没有想好要以何种态度来面对他,所以他不在也好。

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当然不会落伍得要去寻死觅活,可是砰砰狂跳的心脏和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是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对这件事的接受度远没有到无所谓的地步。

而这中间她最最不屑最最唾弃的一件事就是,在她神志不清的时候,分明把叶听风当成了君洛寒!

门扉“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苏紫染眸色一闪,略略抬头,就见叶听风一袭白衣迎风站立,衣袂飘扬,青丝翻飞,伴随着咧咧寒风,素白透明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悄无声息。

而门口的人,只是站着,没有进来。

四目相对的瞬间,所有复杂纠结的情愫在冰雪中冻结成片片寒霜,无法窥探。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她皱眉:“进来,我冷。”

屋子里原本就称不上暖和,如今门一开,冷风灌入,更是让她这个畏寒又刚从被褥中出来的人觉得有些受不住。

男人抿了抿唇,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仍是依言照做,踏入屋内,随手关上了身后的门,缓步走到她身边。

苏紫染不习惯这种时候还被人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这会让她觉得在气势上低了许多,遂也慢慢站起身来,虽然身高的差距让她仍是比男人矮了一截,却也好过她坐着而他站着。

“我知道你一定会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即便处置谁也没有用。可就连那个只是听从命令的人你都恨不得杀了他,那么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呢?”

她不是圣人,昨日放过那个人只因为她觉得事情没有发生,但是今天不一样,若是放在今天,她一定将那人碎尸万段!可既然昨日是她自己求情让那人滚了,她就不屑再去将人找回来,她现在要做的,是让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