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44章 我现在就是闲着无聊!

第144章 我现在就是闲着无聊!

苏紫染远远地就看到二人对峙的样子,微拢的眉宇愕然挑起。

她实在想不通,影溪才来明月楼没几天,刚来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认识流云的迹象,可如今这复杂纠结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这分明是积淀了太多太多感情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儿?

她想直接上去问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可鬼使神差地,她没有迈出那一步。或许是太好奇,或许是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不该被忽略的蹊跷和诡异,她就只是这么远远地站着,也不躲藏,似乎并不怕被对方看到。

只是过了很久,影溪和流云也没再开口说一句话,倒是发现了她的存在。

影溪眸色一闪,看看流云,又看看她,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尽管面上仍是一片平静之色,可内心早已风起云涌,拼命思索着对策。

倒是流云笑嘻嘻地道了一句:“苏姑娘,你这丫头赖上本公子了,这可如何是好?”

如此不折不掩反而不会惹人怀疑,影溪也知道他是为大局着想,可心里怎么就那么委屈呢,这人竟然在王妃面前揭她的短,真是可耻到了极点!

“王妃……”

话未出口,苏紫染拾步朝他们走去,盈盈勾唇,话却是对着流云说的:“还叫苏姑娘,莫非你这舌头不想要了?”

其实她并不是针对流云,只是这两天的事让她有些消化不过来,刚好碰上这么个倒霉催的,就干脆不阴不阳逮着机会损他两句,只图个心里痛快。

正巧上次发现这人叫了自己一声“苏姑娘”惹得叶听风大为不快,当然,这也是她后来闲着无聊细细斟酌才发现的,之前以为叶听风是把她当男人来着,还为此愤愤了好一阵儿,谁知道他原来是听不得流云叫自己“姑娘”,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果然,流云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笑眯的桃花眼立刻瞪了瞪,不甘示弱地反问:“那……那你让我叫你什么?王妃,还是楼主夫人?”

本来这无关痛痒的调侃并不能起到多大作用,顶多就是被苏紫染白两眼再讽刺几句,可今日情况却不太一样,她刚刚经历了那种事儿,尽管流云可能还不知情,可她心里却跟火烧火燎似的,直想把这人给烤了!

伴随着颊上的热意,她的火气也腾地一下窜了起来,阴测测地冷笑两声:“你想叫楼主夫人也不是不行,不过是不是该先去问问你们楼主?还是说,我亲自去问比较好?也不知道我问了之后会发生些什么,你说你小嘴儿这么甜,你们楼主这回能给你什么样的奖励?”

流云顿时张了张嘴,没挤出半句话来,一脸见了鬼似的看着她,还挤眉弄眼地看看她身旁的影溪,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问“你们家王妃这又吃错哪门子药了?”

影溪哪里知道这发生了什么,只觉王妃笑得寒森森的,倒不是对待敌人那种杀气的冷笑,而是一种变着法儿整你的诡异笑容,顿时头皮都麻了。

苏紫染走到流云面前,眯了眯眼:“你不是说我的丫头赖上你了吗?那……”

话到一半她又顿住,眼波流转,定定地看着影溪,似是不解:“你果真赖上他了?他有什么好的?”

影溪嘴角抽搐了两下,挑着能说的就说了:“王妃,我确实是赖上他了,还赖了不是一天两天。其实很久以前我跟流云就认识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另外也觉得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所以没跟王妃……”

“行了,我明白。”苏紫染摆了摆手,方才对他们的猜疑消失得无影无踪,“就算你是卖身给我,这种私事儿也不需要跟我汇报,更何况你并不是。”

她心中一计顿生,带着一种恶趣味的快感,勾唇浅笑:“你如此忠心地连你们王爷都抛弃了,本王妃就当送你个见面礼,把这男人给你可好?”

影溪“啊”地惊呼一声,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不冷静的时候了,呆呆地看着面不改色说出这话的女人,心里被搅得翻江倒海。

流云的嘴顿时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他瞪大了双眼,手指着苏紫染:“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白皙的面庞早已憋得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恼的。

看这女人的样子还真不让人怀疑她是开玩笑的!

她要疯就疯,可扯上自己干什么呀!以楼主对这女人的态度,说不定还真就同意了这件事,那自己还不得被她给玩儿死?

“不不不……王妃,楼主夫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咱们有话好说,你可千万别做出这种冲动的事儿来……”

苏紫染只顾着笑,或者是完全把他的话当成是语无伦次,根本没放在心上,也没去细细辨析他话里那几分乱七八糟的意思。

她看着影溪,状似无意地挑了挑眉,言下之意却很明确。

原本看着流云为难的样子,影溪想她或许该循序渐进一下,毕竟流云都已经答应了她的要求,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惹恼他比较好,可谁知苏紫染却又紧接着道了一句:“如果你现在告诉我你不要这份礼物也行,那你以后可千万别让我见着你们俩眉来眼去的样子,否则的话,我可保不准我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影溪目瞪口呆,她毫不怀疑王妃真能做出点什么事儿来!

这位王妃看着严谨缜密,可有时候却又像个孩子一样顽劣,最要命就是她这种时候一定是言出必行!

“那……”影溪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缩了缩脖子,问道:“王妃,你要怎么把他送给我?”

流云差点儿没被她气死,一个疯了还不够,另一个也陪着她疯!

“影溪,你敢……”他咬牙切齿,警告之意溢于言表。

苏紫染狠狠剜了他一眼:“谁问你的意见了,这种时候敢威胁影溪,信不信我直接把迎香用你身上?”

说到这个她就上火,要不是这该死的配出这种无解的**,她至于变成这样么!

这么一想,她就连唯一的一点愧疚都没有了,反正影溪想要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方才看影溪的眼神也不像是毫无感情的样子,虽然他似乎并不想吊死在影溪身上的样子……既然如此,那她就当一回土匪婆子,把人抢回来给她的影溪做压寨相公!

流云也怒了,他真的怒了:“用我身上难道我不会自己解吗?作为配出迎香的神医,难道我自己还不会解那该死的媚毒吗?”

“若是我用第二次呢?就算你解得了一次,第二次呢?”

流云一怔。

愣了半响,有些不确定地问:“你怎么会知道?”

楼主怎么连这个也跟她说了?

苏紫染脸色微变,她总不能说那是她的切身体会吧?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

见她有意扯开话题,流云神色古怪地瞥了她一眼,又重新回到了方才那个问题,愤愤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要把你抢来,做影溪的相公!”

对面两人皆是瞠目结舌。

怎么能有人如此淡定地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

半响无人开口,就在苏紫染以为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人吓到、顺便奸计得逞的时候,流云突然暴吼一声:“这种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如今我不愿意,你还能强迫我不成?”

影溪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怒瞪了他一眼,扭曲的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流云,娶我就让你这么委屈吗?”

流云本能地想说“不是”,可究竟不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这鼻子从未想过娶妻的事情,女人如衣服,时时要换才新鲜,若是长时间对着一个人,还是一个这么没有情趣的人,他不疯才怪呢!

意识到苏紫染探究的目光,他不容自己多想,猛地一点头:“没错,我就是不想娶你,我凭什么要娶你?你今天说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了,你要是敢得寸进尺,我……”

“得寸进尺?”苏紫染眯了眯眼,“这个主意是我出的,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心意已决,这就去跟你们楼主申请。若是连他都点头了,可就容不得你不同意了!”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专横霸道,哪儿有人逼人娶妻的!难道你到时候还打算把我绑上床不成?”

“正有此意!”

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让苏紫染刚下了这个决定就立刻去请示叶听风,对方显然愣了一下,不管是没想到影溪和流云的关系会曝光,还是没想到她会对这种事如此热衷,一脸古怪地睨着她。

半响,他喃喃道:“你真要这么干?”

苏紫紫连连点头:“当然了,不然我特地跑来找你做什么?”

叶听风哭笑不得,看着她兴致盎然的表情,顿时对流云心生同情。

“你自己的事还没解决,竟然有闲工夫去管别人的事?”

苏紫染差点被他气得笑出来,脸色变了几变,才扭曲地勾起唇角:“我自己的事是肯定解决不了了,所以准确地说,我现在就是闲着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