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47章 你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第147章 你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如今见到母妃以外的第二人,他不可否认,他的第一感觉便是触动,深深的触动,甚至对这位四嫂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好感,远远超过了叔嫂之谊,要说惺惺相惜的朋友或许更恰当一些。,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向来寡淡的‘性’格,竟会在见人第一眼的时候就生出如此强烈的情绪来。

苏紫染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初还不打算戳破,想让他自己意识到这一点,可对方就像是盯着她失神了一样,让她不得不尴尬地别开了眼,掩嘴轻咳了一声。

君洛宣的目光却是不闪不避,只微微一笑,道:“四嫂,你跟本王的母妃有些像。”

“……”

苏紫染承认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君家的这些男人,果然没一个正常的!

第一次见面就说她像他娘,他怎么不再幽默一点?她的年纪甚至比他还小,除了长得平庸了一点,她到底哪里老了?

仿佛是看出了她眼底闪过的那丝不满,君洛宣低笑了一声:“四嫂不要误会,本王纯粹是因为四嫂会奏那曲只有本王的母妃才会的曲子,所以才说四嫂像母妃,并非有意对四嫂不敬。说起来也真好笑,母妃生前说过,这《有凤来仪》世上只有她一人能奏,却不想今日竟出现了第二人,难道这就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吗?”

不是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试探,只是看到他干净的笑容,心里就生不出什么警惕防备来,苏紫染点了点头:“这首曲子的来历,确实……只是没想到如此巧合,我和娘娘都会这曲子。”

现在想来,恐怕这位宣王的母妃也和她一样,来自二十一世纪吧?只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就连宣王也不知道这件事。真是可惜,若是那位娘娘还活着就好了。

君洛宣知道她不愿说多说,能够坦诚到这个份上也属不易,遂不再强求,反正知道这曲子的来历对他也没多大用处,他在乎的只是这曲子本身罢了。

“四嫂,宴席快要开始,我们……”

话到此处便顿住了,苏紫染原本背对着他,听他话只讲了一半,不由诧异地转过身去,却见方才还很正常的一张俊颜瞬间惨白,瞳孔骤敛,额角青筋暴‘露’,心头顿时一慌:“宣王,你怎么了?”

“四……嫂,你快走!”

连说句完整的话都显得无比艰难。

苏紫染愣了两秒,连忙扬手探上他的额,没有预料中发热时的灼烫,反而是有些微凉的触感,却也属正常温度范畴,他到底是怎么了?

“宣王,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找人替你宣太医,你不要……”

本想安抚两句让他不要着急,谁知她才刚说了句宣太医,君洛宣就像发狂了一样赤红着双眼,强有力的大掌已经掐上了她的脖颈,差点没把她勒得喘不过气来。

“不要……不要太医……”

苏紫染只得拼命点头眨眼,想让他安定下来,一边还不停敲打着他的胳膊:“好……好……我不……去……不要太医……”

脖子上的力气终于消散几分,她猛地一把将人推开,这才捂着自己脖子粗喘了几口,恨恨地想要骂人,可眼见着他茫然无措、甚至带着一丝后怕的神‘色’,又觉不忍,撇了撇嘴,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四嫂,你快……走……不要管……我,快走……”

此时此刻,他连那个骄傲的自称“本王”也忘了,沙哑的嗓音含着一丝刻意压制的颤抖,让人光是听着都觉可怜。

苏紫染白了他一眼:“我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把你一个人留下!”

若他只是宣王也就罢了,可就在刚才他还救了她一命,她怎么可能看着他这幅快要死了的样子却置之不理?

“四嫂,我会……我可以的……你快走吧……”

看得出来,君洛萧忍得已经非常艰难,几乎是狠狠掐着自己的脑袋,才没有让自己彻底失控。

他不能让人看到他这个样子,更不能去伤害眼前这个‘女’人,她和母妃这么像,这么像……

苏紫染心里大为惊讶,这到底是什么怪病,竟把人折腾成这样?看他的样子,这病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发作了,而且看似还会让人丧失理智!

“宣王,你清醒一点,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病,有没有什么‘药’可以用,以往发作了你都是怎么治的?你快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

君洛宣只觉脑中嗡嗡的一片,眼前一个模糊的人影晃来晃去,那张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焦急的神‘色’,可他根本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只能看到她嘴‘唇’一翕一合的在动。

“啪”的一声,苏紫染在他脸上用力扇了一下,企图能唤回他的一丝理智:“君洛宣,你看着我,告诉我,怎么治?你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冠‘玉’般的俊脸上顷刻就映出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没有清醒,只是带着几分‘迷’茫地抬起了眼,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似乎才反应过来她究竟在说什么。

半响,他强烈克制着自己杀人的‘欲’望,哑着声音吼道:“没得治……根本没得治……四嫂,你快……走,我会六亲不认,我……会错手伤了你的……”

苏紫染愕然地张了张嘴,喃喃两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没得治,还会六亲不认!

她真的退缩了。

既然不是第一次发作,以前能‘挺’过去,就说明这次也能‘挺’过去,只要他自己撑着就行。而她,就算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何必冒着被他打伤甚至‘弄’死的危险留在这里呢?

见她终于松动,甚至匆匆走出了房间,君洛宣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的躁动,赤红的双目几乎要从眼眶中瞪出来,眼底的暴虐顷刻骤涨,登时化作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脸上再无一丝清润的情绪。

茶盏、砚台、狼毫、书籍、圆凳……屋子里所有一切能砸的几乎都被他砸了,有些烂了,有些碎了,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撞击声不断,伴随着阵阵野兽般的嘶吼,乌烟瘴气,凌‘乱’不堪。

“吱呀”一声,房间的‘门’再度被人打开,房里的声音陡然一下静了下来。狂躁之中的君洛宣冷冷地看着‘门’口去而复返的‘女’子,就像在看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蓄势待发而不发或许是因为他本能地估测着眼前这个人的危险程度。

苏紫染没空去管他的反应,提着一桶水、水中搁着一方面巾,另一只手中握着一根麻绳,将水往地上一放,拎着麻绳就朝他走了过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成功,毕竟按照刚才他在密室中救自己的样子来看,他的武功要比她高出许多,若是绑缚不成反而被他所伤,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只是她方才在这宫殿中转了一圈,发现此处早已废弃,也没找到个能帮忙的‘侍’卫,没办法,出去搬救兵实在太慢,她怕君洛宣一个人在这儿会出什么事请,只好自己又跑了回来。如此一想,说不定这人也不愿被别人看到他这幅发狂疯癫的模样,就算找来了‘侍’卫,恐怕他好了以后也只会怨自己,所以还是自己动手来得稳妥。

蓦地,凌厉的掌风直直地朝她攻击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擦过她的耳际,掌风所到之处,一缕青丝飘摇而落。

苏紫染惨兮兮地瞪了瞪眼,连忙侧身去躲,十几招之后她发现君洛宣的武功虽高,可如今发了狂竟是像忘了武功招式一样,就这么不要命地凭着本能去攻击,招式并不难躲,只是那内力实在太过强劲,若是一个不注意被他伤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她连翻了两个身,不敢与他正面‘交’锋,靠着灵巧的身形和敏捷的速度在他面前窜来窜去,恨不得能立刻用手中的麻绳捆住他。

早知道当初看叶听风使鞭子觉得好看的时候就顺便学两招好了,也不至于到了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武功又不够用了!

苏紫染恨恨咬了咬牙,几个来回在他周身一圈圈地跳跃,麻绳刷刷地围绕四周将人绕了起来,她眸‘色’一喜,立刻用力‘抽’了麻绳的一端,纵身跃上横梁,将那一端死死绕在檀木横梁之上,确保自己打的结不会松掉之后才一跃跳了下来。

上半身被勒得死紧,是个正常人都会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