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53章 心疼的还是本王

第153章 心疼的还是本王

苏紫染愕然地张了张嘴,硬是挤不出一句话来,反而被他撩拨得一声轻哼逸出红唇。

这种时候,他在干什么!

蓦地拧紧了黛眉,她狠狠地抬脚就想踹他,可男人就像是早就料到了她的举动一般,右边的膝盖抵着她的左腿,而她抬起的那条腿瞬间就被男人半勾在臂弯间。

“王妃如此主动,倒真是叫本王刮目相看。”

他低低一笑,黝黑发亮的凤眸瞳色深深,跳着邪魅粼粼的火苗,因着两人此时诡异的姿势,他原本只能抵在外头的手也顺着她裙裾下摆探入。这样一来,火热的大掌与花心之间便只隔了薄薄的一层底裤。

狭小的空间让人放不开手脚,苏紫染站立不稳,只能扒在他的肩上寻个支撑点,心中却是又恼又羞又恨,只觉这男人的嘴脸愈发欠扁,索性放开双手推了他一把。

这叫什么?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宁可如此,她也要推开面前这个讨人厌的臭男人!

可君洛寒哪里会让她如愿,在她双手放开自己的时候就留了个心眼,见她推来,身体微微一侧,抓着她腿弯的胳膊却是毫不松懈,知道她怕痒,甚至在上面轻掐了一下。

不出意料地感受到那条腿狠狠一颤,他立时捞起面前即将磕到后面石头上的身子,自己的手背却因收势不及、不可抑制地成了垫在那突起的山石与她之间的过渡区

。可他只是微蹙了眉,不动声色地将面前的人往怀里拽了回来。

苏紫染狠狠吸了口气,破口怒骂:“君洛寒,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来王妃的记性是真不好,本王不是刚刚才说过要为王妃解答那个问题么?”

苏紫染一时怔愣,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那个问题——太监如何满足女人?她已经知道了好不好,不就是用手嘛!

“不用你解答,你放开我,我自己出去,就算出了事也不用你救!”

“迟了!”

两人又恢复到了方才那个暧昧的姿势,抵在下方的那只手出其不意地往里伸了几分,怀里的身体蓦地软了下来。

男人面上的冷色这才消散几分,凤眸微微一眯,手下的动作逐渐放满,隔着底裤轻拢慢捻,听着耳边刻意压制的呼吸声,他慢慢地低下头,视线牢牢锁在那两瓣紧抿的红唇之上。

如同罂粟一样待人采撷的芬芳悄然绽开,可就在他即将触及那抹让他恨不得吞入腹中的艳色时,眼角的余光瞥见她微微发红的双眸,心头一角蓦地软了几分,擒着她腿弯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轻轻咬了咬她瘦削的下巴,就跟曾经的示好那般。

苏紫染不由诧异地抬眸看了他一眼。

就是那一眼,让她深深沦陷在那双幽潭般的凤眸之中,刻骨的温柔将她牢牢包裹,一时呆愣,便再也挣脱不去。

男人手下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眸色微闪的模样看起来竟有几分无措,像是个未经情事的青涩少年。

手脚和身体都得了解脱,苏紫染第一时间想要推开他,视线却偏偏那么巧合地落在他血肉模糊的手背上,心口顿时一紧。

这是……

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原本正待抵上他胸口的手也僵在了半空

方才推开他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又要磕到身后突起的石块了,后来被他搂了回去,便也没多想,却原来,是他用自己的手背给她做了缓冲……

心中顿时起伏不定、五味杂陈。

见她不再挣扎,男人眸色一亮,眼底顿时有了几分笑意,循着那张诱人的红唇靠了过去。

轻轻一触,两人的心里都像是盛开了绚烂至极的烟火,璀璨明媚,较之以往深入的热吻,竟是又多了几分融融的情意,化开了数不尽的温柔缱绻。

男人舔了舔嘴唇,闷笑一声,火热的舌尖辗转撬开了整齐的贝齿,进入甘甜的口腔之中。贪恋般地在她口中层层刷过,不放过任何一寸甜美的芬芳,偶有津液顺着嘴角的地方流出,他尽情汲取,咬着她柔软的唇瓣,怎么也尝不过似的不肯放开,直到她无法喘气,他才勉强往她的颊上偏了偏。

隔壁的山洞依旧有暧昧的低吟传来,狭小空间里的温度节节攀升,完全没有冬日的寒凉,火热的**似要将两人彻底燃烧。

感觉到那硬体的部位抵在自己的小腹,苏紫染只觉头皮发麻,全身无力,偏偏面前的男人还一脸邪笑地勾着唇角,要多欠扁有多欠扁。

“王爷,白日**可不好!”她咬牙切齿。

男人“哦”了一声,眼底笑意不减,突然觉得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王爷”二字听起来也没那么刺耳,反而别有几分情趣。

“王妃这么一说,本王倒真希望夜幕快点降临。”

苏紫染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颊上登时火烧火燎。

她是那个意思吗?她有那个意思吗?

这男人怎么总能脸部红心不跳地故意歪曲她的本意!

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透过山石传入耳中,而后是脚步声渐行渐远。苏紫染心下一喜,总算能不压着声音说话,指了指隔壁的方向:“他们走了,我们也回去吧。”

“可他们已经解决了,本王还没有

。”

话音刚落,那双带着魔魅之力的大掌一把握住了她胸前的浑圆,在她愕然的目光中,轻吮了一下她的嘴唇就去咬她的耳垂。

听人说,耳垂越大的人福气越好,眼前这个女人的耳形长得很好看,小巧玲珑,却不是所谓的那种“有福之人”。他并不迷信教条,可不知为何,每次咬她耳垂的时候他都会很用力地拉扯几下。

半是酥麻半是疼痛的感觉实在让人生恼,苏紫染知道眼下让他停下无疑是不可能的,思虑片刻,故意分散他的注意力:“君洛寒,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宋廉跟清妃的事?”

她从来都知道这个男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很淡定从容,可他那种反应已经近乎理所当然。

果然,他点了点头,没有开口,手下的动作也没有丝毫要停下的迹象。

她强忍着身上灼热作祟的大掌,又问:“既然如此,为何不以此拉拢宋廉?”

这回他终于给了她一点反应,贴在她耳边道:“宋廉与太子向来不合,斗了这么多年,本王乐得看他们鹬蚌相争。至于本王跟宋廉的关系,从来也不是敌人,或许有时候还能沾上点利益关系。宋廉那个人吃软不吃硬,绝不能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任何威胁,若是逼得他狗急跳墙,本王也捞不到什么好。”

原来是这样。

太监的心灵向来都比普通人敏感些、想得也更多些,哪怕你自以为抓住了他的把柄要和他套近乎,他却只会当你是眼中钉肉中刺,一有机会就能给你使绊子。虽然她不认为真的斗起来君洛寒会输给宋廉,可无缘无故多了这么个阴你的人换谁也不乐意。

“专心点!”

握着她右边敏感的大掌突然用劲,立刻将她胡乱游走的思绪拉了回来,连带着“啊”的一声嘤咛逸出。

靠!

苏紫染两条眉毛几乎拧到一起去,狠狠翻了个白眼:“王爷确定这么小的地方真的行吗?”

这可不比宋廉他们方才待的那个山洞,那儿就算两个人躺下来也没问题,可是面前这个犄角旮旯就算站着也施展不开啊

男人忽然低笑了两声,也不说话,只是呼出在她耳畔的气息格外灼热,几乎要把她烫伤。

低醇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罢了,你身子不好,若是在这个地方着了凉,心疼的还是本王。”

苏紫染狠狠一震。

云福酒楼,二楼雅间。

满桌琳琅满目的菜肴从冒着热气到渐渐转冷,方承庆一动不动地坐在屋里的卧榻上,身形笔直,面无表情。

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

伴随着“吱呀”一声,他眸色一喜,迅速抬头朝门口看去,脸上的表情却在视线触及那张刚毅的俊脸时恢复清冷。

君洛萧不是没有注意到他瞬间僵硬的神色,却只作不知地关了门走到他身旁,垂眸看了他一会儿,又转身走到餐桌旁,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两人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终于,在君洛萧放下碗筷的刹那,方承庆站了起来,坐到他身旁的那张长凳上。

“他呢?”

君洛萧勾了勾唇,徐徐抬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方大人说的他是谁?四弟,还是他的王妃?”

方承庆立时皱眉:“良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王是什么意思,方大人自己心里清楚。”君洛萧别开眼不去看他,低垂的凤眸中偶有几分落寞闪过,转瞬即逝,“有一件事,本王想问问方大人,还望方大人如实告知。”

对面的人缓缓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不答反问:“良王是因为府中有了美人王妃,所以才跟我如此生疏吗?”

君洛萧眯了眯眼:“你知道不是这样。”

“那良王一口一个方大人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