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61章 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第161章 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闻言,男人神色未变,反而是跪在地上的斓儿,瞳孔愕然一缩,双唇微微张着,却震惊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没有想到,倾姑娘会为了她这么一个卑贱的下人去顶撞王爷,更没有想到,倾姑娘竟敢对王爷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而且见王爷这般模样,似乎根本不曾在意倾姑娘言语中的不敬,看来王爷对倾姑娘的情意,较之对王妃的更胜一筹……

男人忽地一笑,笑得斓儿心惴惴焉。

“城儿以为,本王是为了给你一个交代,才单独宣召这个丫头的么?”

“那不然王爷是为了什么?良心上过意得去?”女子凉凉反问,继而又道:“既然如此,王爷要做什么、要责罚谁,我也不敢阻拦,毕竟这是睿王府的下人,我一个外人无权干涉。”

“城儿嘴上这样说,心里恐怕不是这么想的吧?”

女子眸色一闪,淡淡地垂下眼帘:“我不懂王爷在说什么。”

“斓儿,你先下去。”男人也没有说究竟对斓儿如何处置,只摆了摆手,显然接下来的话不方便让她听了去

早已被两人之间的对话惊得目瞪口呆的斓儿终于回过神来,忙不迭点头:“是,奴婢告退。”

书房里沉寂的气氛微微凝滞,似乎有诡异的气流在四周弥散涌动。

男人忽地轻声一笑,徐徐扫了一眼身旁女子:“城儿明明嘴上说不会追根究底,实际上却对这件事非常关心,只是本王给出的结果或许不是你想要的,所以你才以退为进,不是吗?”

女子愕然抬眸:“爷这么说,就不怕城儿觉得寒心么?”

男人笑意不减:“若是真的毫不关心,城儿此刻来书房做什么?不就是想看看本王如何处置那丫头的吗?若是本王所料不差的话,本王适才离开的时候,城儿就已经醒了吧?”

“是,的确已经醒了!”既然被拆穿了,她也不会再否认,“但是我不知该如何面对爷,或者说,怕爷不知如何面对我!因为这件事若是王妃所为,爷必然不会为了我而与她生出嫌隙。”

“为何城儿这么确定是她做的?”

“那爷又为何如此确定不是她做的?”

男人微微一怔。

沉默半响,她凝着他俊美的侧脸,但见那双晦暗不明的眸中似有光华流转,逆着跳跃的烛火,转瞬即逝的疑惑之后,是柔柔淡淡的几许暖色。

那一刻,她仿佛看懂了什么,浅笑勾唇:“爷,若是我此刻说,我要追究,爷又打算如何责罚那下毒的真凶?”

男人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女子眼底流出几抹淡淡的苍凉:“爷,我真的不追究,无论是谁,我都不追究了。因为我很怕,怕真的查出了凶手,会让爷左右为难;我更怕的是,爷会袒护那个凶手,所以我连结果也不想知道。爷不必再费心查这件事,反正再过几天我就可以走了,相信那人往后也害不到我,所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城儿……”男人眉心微凝。

“爷不必觉得愧疚,城儿所做的一切,并非爷开口吩咐,而是城儿心甘情愿

。”

说罢,她僵着身子缓缓转身,背部微偻,紧咬着下唇,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下一秒就会溢出泪来。

门甫一打开,瑟瑟的冷风直直灌入,她微微一颤。

蓦地,臂上一紧,她眸色轻闪,顷刻放软了身子。

“毒又发作了?”男人急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回答他的,是女子倒在他怀中的绵软身躯,惨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苏紫染醒来已接近第二天中午,睁眼的时候,眼前模模糊糊一片,持续了好几秒的盲视,才终于看清眼前的人。

绛紫华服艳色浓浓,风华万千,只是那向来弯起的眉眼与薄唇此刻却分明僵直着,见她醒来,似乎是松了一口气,邪魅紧绷的脸上终于溢出点点弧光。

“阿紫,你终于醒了。”

苏紫染眯了眯眼,反手覆在额上,问道:“这是哪里?”

一开口就发现嗓子干哑不堪,甚至有种火烧火燎的灼痛。

雪炎忙把一旁准备好的温水递给了她,手伸至一半又忽地缩回,动作轻缓地将她抱起,熟稔地直接把水喂到她嘴边。

“这是我的别院,昨夜见你晕倒在雪地里,差点没被你吓死。阿紫,你到底怎么了,身上中了毒不说,大半夜的下着雪,为什么还要一个人到处乱跑?”

苏紫染就着杯口喝了些,但温热的触感并不好受,她现在更需要一杯凉水灌入喉间,只是看着雪炎难看的脸色,她知道自己的提议一定不会被采纳,遂也没开那个口。

其实她并非一个人乱跑,只是不想让睿王府里的任何人知道她中了毒的事。

说不清什么原因,或许是不想让人看低了她,人家中毒她也中毒,虽然她自己也莫名其妙,可她不想让人觉得她只会用别人用过的招来留住自己丈夫的心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和那个女子相比之下必然不算什么,哪怕知道她中了毒,那个男人恐怕也不会施舍一点时间给她,与其如此,不如不要让他知道得好,免得到时候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还惹人嘲讽。

所以对于雪炎的问题,她也是能避则避:“你也说我中了毒,那我自然是去找大夫的。”

看着她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雪炎微微怔了几秒,心中顿时泛起一丝疼痛。

身为睿王妃,却连找个大夫,也要她亲自出门吗?

“阿紫……”知她不愿多说,他也不勉强,只是叹了口气,“你怎么会中毒的?是谁要害你?”

苏紫染苦笑:“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就中了毒,还是在睡梦中被痛醒的。”

雪炎脸上的神色又沉了几分。

苏紫染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记忆中的他似乎永远是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笑容,而非如今这种担忧凝重的样子,一时也顾不上胸口闷闷的窒息感,斟酌着道:“雪炎,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为我不平。你看,老天待我还是极好的,起码昨夜这么大的风雪,我没有被淹没在雪地里,而是被你捡了回来,不是吗?”

雪炎的眉头拧得更紧,她的安慰,非但没有让他有丝毫解脱的感觉,反而像只无形的大手掐在他心口,绞得他透不过气来。

他不敢想,若是昨晚他没有出现该怎么办?是不是真如她所说,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淹没在那场漫天大雪中?

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有了如此心惊胆战的后怕感。

只要一想到自己卜到的那个卦象,这份后怕的阴翳又深了几分。

不止一遍地责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在她大婚的前一天强行将她带走?明明他就是一个随心所欲、不顾世俗之人,为什么当时偏偏要顾念着她的感受?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长久的静默终于让苏紫染有些慌了,她茫然地扯了扯他的衣袖:“雪炎,你老实告诉我,这毒是不是连你也不能解?”

顿了顿,她又小心翼翼地道:“其实不能解也没关系,反正我这辈子也算是把寻常人该经历的富贵荣华和喜怒哀乐都经历了一遍,就算真的……”

“胡说什么

!”雪炎猛地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手下劲道丝毫没有控制。

苏紫染痛得直皱眉,可瞥见罪魁祸首那张漆黑的脸,她撇了撇嘴,竟然连呼痛都不敢。

雪炎叹了口气,拇指的指腹轻轻在她额上揉了几下。

便是这样一下他就心疼得无以复加,胆敢对她下毒的人,若是被他抓到,他绝不放过!

“阿紫,放心吧,这不是什么不能解的毒。只要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那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苏紫染的胆子终于回来几分,嫌弃地扁了扁嘴,“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

“再敢说这个字,我就……”后面的话他也没说下去,因为他发现,对于眼前这个人,无论多轻的威胁,他都说不出口。

苏紫染跟他大眼瞪小眼了半响,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我疼,你快给我解毒吧……”

雪炎眸色一痛,皱眉道:“虽然解毒不难,可是解此毒需要的药这里没有。原本这毒昨晚就该发作了,我替你施了针,最多也只能拖两天,所以你必须跟我一起走。”

苏紫染微微一诧:“去哪儿?”

“怎么,怕我卖了你?”

“当然不是……”苏紫染微微一哂,“我只是觉得好奇,连京城都没有的药,哪里会有?”

“去了不就知道了。”

她顿了片刻,点头笑言:“行,就算你把我卖了,我也跟你走。”

反正她在不在王府都一样,那个男人根本不会关心,也不会发现她不见了。最多就是影溪和昕梓找不到她,然后去禀报给那个男人。但是她想,有那位病娇美人在,她的失踪也不会掀起多大的波澜,最多就是派两个人出来找找,找不到就算了,正好遂了他们的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