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66章 王妃果然有容人之量!

第166章 王妃果然有容人之量!

苏紫染自认活了两世、所以对世间之事都看得很清楚,却独独看不透那个男人的心,就像此刻,她实在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大动干戈地找她。

虽是冬日,大街上却仍是人影拱动,叫卖的小贩、游街的路人、赏景的贵妇,形形色色,应有尽有。或许较之她半个月前离开的时候,唯一改变的就是众人看她的眼神——从前,她总是能悠闲自得地走在大街上,因为并没有多少人认识她;可如今,她却不得不饱受着众人的指指点点,那一双双打量的眼睛里,还满溢着担忧与惊讶。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睿王府中那个害得她流落在外半月之久的臭男人!

回来的路上她一直在想,半月前的那次中毒绝不是一个意外,若说是有心之人要害她,那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墨轩阁里的那个女子,虽说没有任何时间和机会对她下毒,可兴许是对那人不由自主的厌恶,连带着中毒一事也都归结在了对方身上

其实不是没可能是别人做的,比如君洛羽、比如苏琉月,就连铭幽族里都有个恨不得她快点死去的女子,更何况是别的她不知道的角角落落。

不过没关系,她会查,就算讨厌,她也不会冤枉好人。

可是无论如何,明知她中毒的事和那个男人没有半点关系,如今看到他这般兴师动众地找她,心里还是愤懑得慌,不由把自己半个月来所受的心灵和身体的双重苦难前部迁怒到了他的身上。

还张贴公告说什么睿王妃被歹人劫走、若是能把王妃找出来的,便赏黄金千两。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睿王爷有多有钱吗?难道非要闹得满城风雨、让她无颜见人他才甘心吗?

更何况,若不是因为他突然带回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她就不会受这么多的罪,更不会让雪炎也受了这么大的罪!

走到睿王府大门口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到王府侍卫如同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王妃是被人掳走的,如今这是自己从歹人手中逃了回来?

苏紫染勾了勾唇,笑意遍布的瞬间露出森森白牙,直把那目瞪口呆的侍卫吓得哆嗦两下。

见有人进去禀报,她既没有阻止、也没有打算去找那个男人的闲心,走到花园的时候,看着那争奇斗艳的姹紫嫣红、鹅黄嫩紫,忽地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清风居走去。

她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来找她的,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愤怒也好、斥责也罢,该来的总会来的。

影溪和昕梓见了她,无不是一脸看花眼的表情,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家王妃是真的回来了,生火炉的生火炉,泡茶的泡茶,忙得不亦乐乎。

直至那一杯温暖的茶水塞入手中,她才接到影溪淡淡睇来的目光,其中责备与不满皆有,更多的却是漫漫的担忧与关怀。

看了她许久,终于像是松了口气似的一叹:“王妃,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心中微微一暖,苏紫染笑道:“确实是出了点事儿,但是已经全好了,你不必担心

。现在我要休息一会儿,无论是谁来找我,都等我醒了再说。”

影溪当然知道她口中那个“无论是谁”其实是特指王爷,皱了皱眉道:“王妃,在你失踪的这些日子里,王爷一直很担心,还派了很多人去找你,最后连凌飒都受了责罚,足见王妃在王爷心里有多重要。墨轩阁里那位倾姑娘,其实只是……”

“够了,不要随便揣测王爷的心意。”苏紫染原本还打算等她说完,可那张脸却在听到“倾姑娘”三个字时瞬间转冷,对她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似乎变得得毫不关心,最终起了身,轻声道一句,“我要休息了。 ”

昕梓早在屋里生好了火炉,暖融融的一片,却化不开她僵硬冰冷的心。

回到这间屋子,就会想起离开时一步一痛的剧毒和自己无助地晕倒在雪地里的那一刻,还有雪炎面无血色地躺在**的样子,所有的一切,都像一柄没有刀锋的剑,刺得她的心钝钝的疼。

躺在冰冷的床榻上,尽管心里厌恶,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怀念那具拥她在怀里的温暖身躯。

“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

她迅速翻身对着床的里侧,生怕自己不受控制跳动的眼皮会让男人看透她装睡的事实。

身后关门的声音响起,然后是男人渐行渐近的脚步声,最后停在床边,再也没有动静。

尽管看不到身后的动向,苏紫染依旧能感受到背上两道如炬的目光似要穿透皮肉进入心肺,她很怕男人会往里探看她的脸,因为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很僵硬,她也很怕男人会突然叫醒她,因为她分明觉得自己没有错,可一时之间却不知如何面对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脚步声又渐渐走开,她本以为他会离开,却一直没有听到门开的声音。

身后偶有书页翻过的声音响起,想来是男人随意捡了本书来看。

既然这么闲,为什么不回去陪他的倾姑娘?

苏紫染在心底暗暗嗤了一声,兴许是连夜赶路实在太累,没一会儿就真的睡了过去

细密均匀的呼吸声缓缓传来,男人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起身再度走到她身旁,坐在床沿边静静看着她蹙起的眉眼,忍不住伸手,却又只在半空中顿了片刻,慢慢收回。

房间炭火烤得很旺,男人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待苏紫染醒来之时,天色已暗,屋里烛火摇曳,依稀可以看到身旁投下的淡淡阴影,蜷缩的身子微微一僵,正待再合眼,男人笃定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

“别装了,本王知道你醒了。”

苏紫染闭着嘴不说话,眼皮虽然没有再阖上,却没打算理他,只留给他一个漠然的背影。

可是下一秒,身子却被男人硬掰了过去,力道不大,却含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强势。

四目相对,他目光灼灼,她却淡然地噙着一抹冷笑。

“告诉本王,你这半个月去了哪里?”

“王爷只有一颗心,一下子要关心这么多人,真的忙得过来吗?”

话音刚落,就见男人的眉头倏地拧紧,复杂的神色中渐渐有股危险的气息升腾弥漫。

她幽幽一笑:“我很认真的,王爷的心思不必浪费在我身上。若是王爷打算留倾姑娘长住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总留在墨轩阁终究不成体统,若是叫外人知道了,只会说我这个王妃治家不严。不如我让人把墨轩阁旁边那间院子收拾出来,哪怕只是名义上赐给倾姑娘也可以,若王爷舍不得倾姑娘,还是可以让她夜夜留宿墨轩阁。”

“苏紫染,你这是什么话!”

“什么话?”她挑了挑眉,煞是认真地看着他,眉宇间看不出一丝说笑不悦的成分,“我说过了,我是认真的,如果王爷对我这种做法不满意,尽可提出一种新的做法来,我明日就让人去办,绝对不会有半句二话。”

男人菲薄的唇瓣瞬间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目光直直地瞪着她:“你这样说,将本王置于何地,将你我之间的感情置于何地?”

“王爷莫要说笑了,哪儿来的什么感情,不过是王爷一时兴起逗逗紫染罢了,紫染不会这么不识趣的

。”

“好一个一时兴起!苏紫染,你简直就是……”

“王爷出来这么长时间,就不怕倾姑娘出点什么意外吗?”相比他难得的情绪波动,这一回,苏紫染倒是平静得很,口气淡淡道:“若是再中了什么毒,王爷可得为我作证,这回真不是我干的。”

原来她还是在生气。

胸腔里所有的怒火被这句看似平静无澜的话彻底浇灭,他伸手抚上她苍白的脸颊,眉心微微凝起,漆黑的墨瞳中泛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这些日子,你受苦了。本王不问你去了哪里,只要你还知道回来就好,但是切不可再有下一次,知道吗?”

苏紫染一怔。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冷言相向最终会换来男人这么一句,可仅仅是这样就想让她感激涕零吗?

她莞尔一笑:“那就多谢王爷宽宏大量了。”

顿了顿,立刻又道:“王爷放心,我不会再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只是这次真的是有些事情要办,没来得及通知王爷。所以王爷安心地回墨轩阁吧,倾姑娘还需要人照顾,若是再巴巴地来我这儿寻人、最后还晕倒在雪地里,我可承受不起。”

男人一噎,那句“本王知道毒不是你下的”就这么卡在喉中,终是没来得及说出口。

果然,他天生就不适合解释。

“王妃果然有容人之量!”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他带着明显的怒气拂袖而去。

苏紫染便笑了。

怔忪间,一股气流破窗而入,“咚”的一声,一颗指甲盖大的小石子应声落地。

凑近一看,才发现上面绑着一张字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