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68章 装给谁看……

第168章 装给谁看……

苏紫染转身的身影不曾有半分停顿,原以为那小贩总会磨着她买点儿什么,可惜她现在身无分文,也没办法照顾他的生意,所幸这会儿又来了位“爷”,那她也乐得离开。

只是才走了一步,那位“爷”就突然叫住了她。

“夫人一大早就来看这些东西,难道是肚子里已经有了?”低醇含笑的声音带了一丝揶揄的意味,至于还有些其他什么,她根本无暇分辨,也没心情去分辨。

这男人不是应该坐在那辆马车里走远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苏紫染暗恼自己的警觉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连近在咫尺的人也能被她生生忽略,若不是他此刻开口,她恐怕连这人今日出现在她面前也不知道吧?

原本是不想跟他说话的,可思来想去又觉得那样反而让他觉得自己还在赌气,遂转过身去,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一定要肚子里有了才能看吗?那爷的肚子里莫不是也有了?”

那小贩被她看似调侃却又火药味十足的话吓了一跳,眼皮突突地跳了两下,这种贵人可不是他得罪得起的,若是远远地吵起来也就罢了,若是不小心砸了他的生意可怎么办呀!

于是连忙打圆场道:“原来这位爷和这位夫人是认识的呀,那……”

话未说完,男人立刻附和道:“恩,她就是爷的夫人。”

说罢,还像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一样,两步上前揽住了她的肩,亲昵地在她耳边笑了笑。

还想着缓和两人关系的小贩立刻目瞪口呆,感情这是人家夫妻之间的特殊交流方式!

“那那那……”还想说点什么的小贩因为过度紧张、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相拥而去,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生意没做成,但好歹这祖传的摊子算是保住了。

男人明显地感觉到怀中的身躯非常僵硬,这份僵硬甚至不只来源于他的怀抱,还有她内心惶惶的挣扎——尽管他并不知道她此刻在挣扎些什么。

苏紫染始终低垂着眉眼任他抱着,虽然被这样一个气质超然的男人搂着是件很惹人注目的事,可若是她挣扎而他不肯放手,那必然是一件更惹人注目的事,她还不想在大街上被人当做参观的大猩猩,只好顶着内心十万分的不情愿由他动作。

她的一言不发终是引来了他的不满,却强压着没有表露出来:“今日怎么想到要出来走走?”

“一年之计在于春,如今寒冬已过,出来走走有什么奇怪的?”苏紫染诺诺道,“若是王爷不放心的话,我以后不出来就是。”

男人立刻皱了皱眉:“不放心什么?你不是说不会再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吗?”

“恩。”她点了点头,忽地露齿一笑,笑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我忘了告诉王爷,我这人不太守信用。”

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她还是想着要走!

男人呼吸一滞,半响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那你最好别让本王抓着!”

说话间,扣着她肩胛的大掌立刻挪到了腰间,狠狠掐了一把,引得她一声痛呼,狠狠地转头瞪了他一眼:“我还没跑呢,王爷这是干什么!”

“等你跑了还来得及?当然要先给你一点警告。”

苏紫染暗暗“靠”了一声,翻了个白眼不再看他,低下头,一步一步地数着自己走过的路途,长长的眼睫在眼窝处打下一层淡淡的阴影。

两人停下的地方并不是睿王府的门口,苏紫染不由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那亮晶晶地闪着“云福楼”几个大字的招牌就这么横亘在眼前。

“王爷?”

“吃饭。”

苏紫染咬了咬牙:“现在才辰时!”

男人理所当然地道:“本王还未用早膳,正好带着王妃一起,过一会儿正好可以在外头把午膳也用了。”

她不怒反笑:“王爷就这么闲吗?”

“不,本王只是想陪你。”他定定地看着她,晶亮的黑眸中满是认真。

苏紫染微微一怔,差点被他深邃含情的瞳仁吸了进去,旋即又勾唇一笑,眼底露出一丝几不可察的嘲讽,淡淡道:“不必了,王爷还是回去陪倾姑娘吧。”

“苏紫染,别气了,她马上就要走了。”

不顾这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男人轻轻抵着她的额头,近在咫尺的凤眸中闪着熠熠的波光,一举一动都显得那般温情脉脉。

“这些日子是本王不好,以后再不会了,好不好?”

难得的低声恳求恐怕是男人这辈子最示弱的一面了,苏紫染却只觉可笑,因为倾姑娘要走了,所以才想起要对她好?她就那么欠吗?

她不懂,既然他喜欢倾姑娘,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为什么非要让她一步步沦陷才能满意,看着她的心一点点被碾碎在地他就那么开心吗?

弯了弯唇,苏紫染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把所有的委屈和愤懑全都吐出来,可是那样的东西在他面前根本无足轻重,所以她不会再自轻自贱。

只轻轻地挣了挣,道:“进去吧。”

男人眸色一暗,也只是片刻,就恢复了嘴角温柔的笑意,就像清晨那轮化开最后一场冬雪的初阳般暖人心脾。

苏紫染眉心一凝,看样子这男人是打定主意要和她在外面耗一天了,捡了张靠窗的桌子准备落座,男人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体贴地为她拉开长凳。

她微微一诧。

还以为这男人是非雅间不坐的,所以才故意挑了个外头的桌子为难他,结果他竟一声不吭地坐下了,连个皱眉的表情也没有,那双潋滟的凤眸中反而还带着的一丝若有似无的宠溺,让她不由有些挫败。

“吃什么?”

苏紫染眼皮都没抬一下:“王爷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男人眸光微微一凝,知道她这是完全没把自己方才的话听进去,抿了抿唇,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

“本王问的是你。”

她亦不躲闪,耸了耸肩,一幅随你怎样的态度:“无所谓。”

“苏紫染,我们就不能好好地吃顿饭吗?”

“哟,这不是正准备吃么,我又是哪儿惹得王爷不痛快了?”她弯了眉眼,嗤笑一声,“难道事事顺着王爷还不好?还是说,王爷就喜欢我处处挑衅的样子?”

男人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心道你现在不就是在处处挑衅吗,不顾她冷笑的眼神,紧紧握上她的手:“本王要你像以前那样。”

她轻蹙了眉。

“王爷也知道人总是会变的,要我完全像以前那样是不太可能的事儿,所以王爷若是看以前那个我比较顺眼,烦请王爷说出那些让王爷喜欢的性格特点,我也好照着模仿一下,尽量让王爷满意。”

“看着本王的眼睛。”

灼灼的目光逼视着她,让她就连简单地逃离也做不到,只好无可奈何地吁了口气。

徐徐抬眸,对上那双闪着痛色的眼,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王爷若是不想吃,那就不吃了,何必拿紫染开涮。”

说罢,她慢慢拂开他的手,力道不算大,可眼中那份决绝却是让男人一阵心惊,连带着被她挣脱也没有反应过来,待他有所察觉,她早已走在几步之外,只留给他一道倔强瘦弱的背影。

太阳渐渐升高,穿透层层叠叠的乳白色云朵,遍洒的金光投洒在街边每一个行人的身上。

苏紫染将将走出云福楼,没有刻意躲避窗边的那道身影,视线微微一凝。此刻的男人并没有在看她,只是那个镀着金光的挺拔身影中仿佛多了一丝萧索的寒气,明明入了春,他却像是停留在了寒冬腊月中的层层冰雪之中挣脱不出来。

“呵……装给谁看……”

半月有余,冬去春来,终于等到回暖的季节,一丝丝带着淡淡花香的气味敛入鼻息,嫩紫、鹅黄、浅粉,应有尽有,将睿王府的后花园点缀得如梦似幻,祥云、煦日、和风,作美的天公毫不吝惜地在蓝蓝的天空中遍洒着他的恩惠,将世间万物皆包裹在这份暖意之中。

自那一日起,苏紫染再不曾见过君洛寒,倒也不是刻意躲避,只是她几乎没踏出过清风居的门,美其名曰“再厉害的人也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更何况自己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而那人约摸是已经把姿态放得足够低了却还是没能哄回她,所以也已经放弃,终归不是心尖儿上的人,有没有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所以这一日清晨听影溪说让她准备准备出门的事儿时,心中免不了生出几分诧异,问影溪,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不知道,只一脸茫然地朝她摇了摇头。

苏紫染无奈扶额:“你连这都不打听好就让我跟着走,就不怕我被拐去卖了吗?”

“王妃说笑了,王爷哪儿舍得把你卖了?”

“那是你不知道他有多狠心。”她嗤了一声。

影溪看她似乎不太高兴,想了想又道:“若王妃一定要知道的话,我再去问问便是。”

“罢了罢了,反正无论要去哪儿,他也没征求我的意见,看样子我不同意也不行。既然如此,就算你不问我也马上能知道自己要被卖去哪儿了。”

影溪听了“扑哧”一笑,瘦瘦小小的脸上尽是熠熠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