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81章 你只能选择相信本王!

第181章 你只能选择相信本王!

“你、休、想!”一字一顿,沉冷的口气让人恍若置身冰窖。

墨发随风四扬,周身寒气凝聚,配上那张染上了鲜血的脸,仿佛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蚀骨妖娆,却又让人胆寒至极。

君洛寒眸色一痛,狭长的凤眸陡然一眯,几道凌厉的光芒随着垂下的眼睑尽数掩去。

远处,赵王一时间也被她这幅模样吓到,呆了两秒,才哈哈大笑道:“现在还有睿王妃说不的权利吗?”

苏紫染冷冷地嗤了一声,语气轻蔑:“便是我不给,你又能如何?”

“那就怪不得本王心狠手辣地对一个孩子下手了!”

这回他的手倒是没有再直接掐上苏礼哲的脖颈,只是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仗着比少年高出许多,他一把揪起苏礼哲的头发,差点将人提得脚尖离地。

苏礼哲大叫着呼痛,倔强的眼中却不肯露出半分求饶的姿态,最后一狠心,甚至呜咽着喊道:“二姐姐,礼哲才不会怕他。叔叔说过,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宁死不屈,才不会怕这种小人,所以二姐姐千万不要把东西给他!”

虽然他并不清楚苏家军的兵符究竟代表着什么,可是能说出这番话来,足见这半年的时间没有浪费!苏紫染欣慰`一`本`读``ybd之余却又心痛不已,不是不纠结的,苏家军的兵符本就是要给礼哲的,可是落在外人手上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也并非她铁石心肠,可她宁愿将兵符毁了,也不愿老太君守护一生的东西变成面目全非、背道而驰的鬼样子!

礼哲,不要怪二姐姐不肯把东西交出来,哪怕拼了这条命,二姐姐也会救你回来……

她眸色一凝,像是突然间下了什么决定一样,拾步正欲走,却忽然被身边的男人拉住衣角,不得不回过头去看他,眉头微微蹙起。

他只是定定地看了她两秒,眼中传递的似乎还是那句“放心”,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却奇迹般地让她安心下来,无论何时何地,哪怕如今她已不再信他、而他亦从未将她放在心上,可似乎只要有他在,她真的就能毫无后顾之忧。

“没有苏家军,用睿王府中的隐卫交换如何?”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苏紫染狠狠一震,脸色顿时变了三变。

所有人都愣了,别说是对面的赵王和不远处的太子,就连打斗中的睿王府侍卫也如遭雷击,怎么也没想到王爷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这样的妥协。

每位王爷都有自己的隐卫,睿王自然也不会例外,隐卫个个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却极很难培养,他们唯一的职责就是拼了命保护主子。

这样一生只为一个目的活着的人,若是交上了手是极为难缠的,而受他们保护的主子自然也不能随意地丢弃他们,因为这些人绝对是保护性命的最好武器,是他们一辈子不可能舍弃的存在。

君洛羽原本还想一同出言骗出苏紫染手中的苏家军兵符,那是他当初费尽心机也没有得到的东西,甚至连那东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后来苏琉月说是要帮他拿到手,却迟迟没有动作。而他绝不相信赵王今日会成事,所以自然希望苏紫染能将东西拿出来,那他到时候抢夺起来可就方便的多了。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自己这个四弟,当真是个痴情种,到头来为了一个女人,竟会连隐卫这种东西也拱手送给别人,果真是自负到了极点!

赵王狠狠地皱着眉,脸色阴晴不定,看不出究竟在想什么,过了许久,才沉声道:“睿王当本王傻瓜吗,苏家军人数众多,又岂是睿王府的隐卫数量可比的?”

“以一敌二,难道赵王以为睿王府的隐卫做不到吗?”

此话一出,无疑又是一颗重磅炸弹,众人皆骇。

以一敌二?

那可不就是说,睿王府的隐卫数量已经达到了苏家军人数的一半?

没有一个拥有隐卫的人会如此坦白地将自己的隐卫数量告诉旁人,顾名思义,隐卫就是要隐在暗处的存在,可睿王却不仅说了,还说得那般不带丝毫犹豫。

只是最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却远不止于此,而是睿王妃的隐卫数量——常人府中就算养隐卫也绝不可能会有这么多,隐卫本就难以培养,若是一个王府之中就藏了这么多,那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就连太子府也不过百来个隐卫罢了!

虽然知道他可能只是在忽悠赵王,可这样没有丝毫说谎迹象的表情,还是叫人打从心底里就觉得毛骨悚然。

原来这么多年来,所有人以为的那个默默无闻的王爷并非真的碌碌无为,他只是在韬光养晦,而此次若是能够回去,京中的局势恐怕又将是千变万化了。

可……

睿王却为了一个女人,曝光了自己所有的底牌。

苏紫染死死咬着发白的下唇,双手紧紧攥起,心中五味杂陈,难受得紧。

关于隐卫一事的利害关系她统统知道,可她绝没有想到,君洛寒会为了她毫不犹豫地将上千个隐卫拱手送人,更没有想到,他会为了让赵王相信而在这么多人面前坦言隐卫数量。

自古皇室夺嫡之争,最忌讳的就是让人知道底细,可如今,他却将此事做得淋漓尽致。

她果真……不懂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若说爱,倾姑娘才是他的深爱,而她永远只能是被舍弃的那个;若说不爱,他偏偏又甘愿付出所有,甚至毫不犹豫地用身体为她挡箭。

赵王拎着苏礼哲一步步向君洛寒走来,两旁的侍卫将他护得滴水不漏,他神色淡淡地看着君洛寒:“既然如此,睿王先把调动隐卫的信物交出来。”

孰料,君洛寒却只冷冷地勾了勾唇,嘴角的弧度似是云淡风轻:“本王想说的刚好和赵王一样——先放礼哲过来。”

赵王顿时瞪了瞪眼,原本煞白的肤色也气得泛起了红,似乎又为他的话感到好笑:“睿王是在跟本王开玩笑吗?若是放了这小兔崽子,本王拿什么筹码来交换睿王的隐卫?”

君洛寒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似乎很是赞同的样子,道:“所以同样的,若是本王将信物给了赵王,又如何确保赵王会将礼哲交出来?”

就这么噎了一下,赵王憋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脸色铁青,过了很久,才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事到如今,你只能选择相信本王!”

“呵……”一声冷笑,包含了数不尽的嘲弄。

君洛寒唇角半勾,若有似无的弧度为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更添几抹神采,虽说脸色苍白,却如何也掩不住那绝代风华,只是冰冷的眸底却叫人望而生畏,根本不敢对视一眼。

“你这如意算盘打到本王头上,可真是太不精明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在众人心里嫌弃惊涛骇浪。虽然在说这话的时候,睿王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任何怒气与威压,可言辞间却带着一股浓浓威胁气息,似乎只要是他说出口的话,就能令人以绝对服从的姿态照做,这一点,就连太子也做不到。

赵王愣了愣,随后沉吟半响,心里和脸上都仍是一幅不情不愿的样子,可这种情况下,他若是不妥协,似乎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只好拎着手里的少年往前走了两步:“现在本王带着苏小公子过来,睿王也带着号令隐卫的信物过来,如何?”

君洛寒没有接口,身体却已经往前跨了一步,显然是同意了他这提议。

只是他还只来得及走了一步,苏紫染就眼尖地看出赵王似乎并不只是打算一个人走到约定的中间地带,而是带着身后那些官兵一同向前,右手顿时不受控制地往前一抓,揪住了眼前掠过的红白相间的宽大袖袍。

那一瞬,男人挺直的脊背微微一僵。

顾不得他的反应,她目视前方、厉声斥道:“赵王这是什么意思?”

被点名的某人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本王功夫不好,比不得睿王爷,当然要多带些人才能放心。否则的话,若是睿王到时候反悔把信物抢回去,本王找谁哭去?”

无赖!

苏紫染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对你怎么样!”

“那可不一定。”赵王低声一笑,“流了这么多血还没死,足见睿王的忍耐力和支撑力都是非常人所能及,本王怎么能不为自己的性命多做考量?”

苏紫染原本还想说点什么,手中抓着的袖袍却忽然动了动,男人背过身来,温热的大掌紧紧将她反握起来,满身血污,却扬着淡淡的笑容,迎着灿灿夕阳,一道柔和的浅金色光晕镀在他冠玉般的脸庞上,恍恍惚惚,温温暖暖,一如初见时那般瞬间就撰取了她所有的意识。

“没事的,本王一定会把礼哲救回来。”

温润低醇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这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

那一刻,她仿佛感受到了自己心跳的频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