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85章 这样可不是要把我教坏了?

第185章 这样可不是要把我教坏了?

流云走了,没了活络气氛的那个,屋里的氛围似乎又变得凝滞起来。两人谁也没有看对方,一个微阖着眼假寐,一个垂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久久无言。

君洛寒不愿一再以示弱去博取她的同情怜悯,遂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也没让她扶,垂下的眼睑和微抿的薄唇让人一眼看出他此刻并没有开口的意愿。

苏紫染当然也不会没话找话,就连他主动解释的时候她都不肯去听,此刻又怎么可能自发走到他身边去?

顿了两秒,立刻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 。

男人这才抬头看她,依稀敞开的门边,却只有一道清浅离去的背影。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房间里静得都快滴出水来,落针可闻。

**端坐的男人身形笔直,一动不动,远远地看过去,几乎就要变成一座触感真实的雕像。

他疲惫地在眉心处捏了两下,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就在他以为她不会再回来的时候,门边却再度传来了脚步声。

他紧紧抿着唇,告诉自己不要抱有任何期望,也许是凌飒,也许是哪个丫鬟,可是那细碎的脚步声却又分明那么像她……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的瞬间,天空中的红色火球已高高升起,外表层浅金色光芒投落大地,照在女子瘦削的脸庞上,明明只是一张普通的脸,却让人觉得她整个都在发光发热,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哪怕倾国倾城,亦不换心之所倾。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那张紧绷的脸颊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顿时变得柔和起来。

苏紫染端着刚刚煎好的药走进房中,并没有刻意避开男人火一般滚烫的视线,脸上的表情虽仍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却终于不再戴着冰冷面具的伪装,仿佛融化了最后一场白雪之后的冬日,尽管寒气依旧,却总算有了回暖的征兆。

哪怕是地平线下的曙光,那也是一种值得期待的希望。

门外微风徐徐,偶有几片藕荷色的花瓣透过微启的窗枢飞进屋里,淡到几乎闻不到的花香钻入鼻间,和着昆仑山巅清脆悦耳的鸟鸣莺啼,让人恍若融入了大自然温暖的怀抱。

“王爷,该喝药了。”

不知不觉间,她竟已走到床边,瓷碗里的药匙被她握着搅拌了几下,刚刚煎好的汤药上方有汨汨的热气涌起,还弥散着一股闻起来就让人觉得苦的味道。

缓缓递到他面前的是那只碗,他的视线却情不自禁地落在那葱葱十指之上,一时竟忘了接过。

以为他是嫌药烫,苏紫染撇了撇嘴,重新端回自己面前搅了许久,动作停了两秒,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旋即低着头吹了几口气来降温。

“好了,应该差不多能喝了。”连她自己都有些不确定自己的措辞,犹犹豫豫地把药递了过去。

男人徐徐抬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的眼,灼灼的视线中不知掺杂了何种情绪,看得人心里发毛。

见他仍是不肯接,苏紫染大约摸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嘴角微微一撇,动作干脆地舀了一匙药喂到他嘴边。

这下总好了吧?

男人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裂开一丝笑痕,浅淡得几乎看不见,只是那双熠熠的黑眸中却分明闪着璀璨潋滟的光芒,粼粼烁烁。

就着她送过来的药匙喝了一口,很苦。

不,准确地说,是很怪的味道。

苏紫染站得有些累,喂起药来一次次地躬身也觉得有些不便,干脆就坐在他身旁,看着他那一瞬间怪异的表情,奇怪地问道:“怎么样,应该不会很苦吧?”

“恩……”他直觉她话里有话,顿了顿,才摇头:“不苦。”

她眸色一亮,似乎有些高兴的样子:“我放了很多甘草,还加了糖,不苦就好了。”

男人忽地敛了敛眸,唇角止不住地弯了弯,有她这句话,就算给他加的都是黄莲也无所谓。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苏紫染突然抬眸看他:“对了,王爷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可以走了。”

“不多休息几天吗?”她微微一诧,而后神色平静地道:“王爷身上的伤口才刚刚愈合,马车颠簸,会不会在路上又裂开?”

男人笑了一下,眼底有几分淡淡的苦涩。

虽然是关心的话,却终究回不到过去那种亲密无间的相处模式,她脸上例行公事的表情倒让他宁可她什么都不问。

“放心,流云的药很好,伤口不会裂开的,你不是试过吗?”

被他一说,苏紫染才想起来塞外围猎那一次,她的确也是受了伤,当时痛得厉害却还要和波斯公主比投壶,多亏了他那疗效神奇的伤药才让她安然无恙地度过危机。

往事一幕幕回首,他对她的好,还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虽然缺了她想要的爱,却还是由衷地感谢:“王爷,谢谢你。”

谢他千辛万苦得来的玲珑珠,谢他平日里一次次地帮助,谢他这次舍身挡箭又救了礼哲。

男人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沉默良久,似乎是叹了口气,猛地从她手里拿过药碗。

仰头,一饮而尽。

“苏紫染,若是你真的感激本王,就不要再把谢谢两个字挂在嘴边。”

多么生疏,轻而易举就把两人的关系拉开了……

谁想,这时候她却笑了一声,眉眼弯弯,没有丝毫矫揉造作的成分:“王爷这是什么道理,救了我和礼哲还不许我说谢谢,这样可不是要把我教坏了?”

男人愣了愣,久违的笑容让他的思想一下子滞住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既然王爷说今日走,那就今日走吧,不过我得让人去多准备些软垫。王爷受了伤,好好在这儿休息,一会儿车马备好了我来叫王爷。”

起身欲走,手却蓦地一把被人拉住。

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她一下子没站稳,惯性使然,又在床沿上磕了一下,顿时身形不稳地向前倒去。

苏紫染猛地一惊,生怕压着男人的伤口,可一只手被他抓着不好动作,只好把另一只没有被禁锢的手撑在床的里侧,尽量减少压在他身上的力道。

不曾想,就在她将将稳住的那一刻,几乎撑着全身力道的那只手突然被男人抽走。

脚下一踉,整个人顿时直挺挺地扑在他身上。

“君洛寒!”她呼吸一滞,猛地惊呼。

伤口被压,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是瞥见她又是愕然又是紧张的神情,阴郁的心情顿时消散了不少,一把将她拽下,没有丝毫防备的女子就这么被他强行按在了怀里。

男人的下颚抵着她的发顶,低低地笑:“苏紫染,能再看到你紧张的样子,真好……”

苏紫染鼻子一酸,眼眶涩涩,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语气不善道:“你是不是嫌自己的伤不够惨烈,还是不想让它好得太快,所以才这么折腾?”

男人又笑了:“不碍事的,有你在身边,就算一直不好也不碍事的。”

话音刚落,就气得苏紫染狠狠在他手上拧了一把:“你神经病啊!”

这该死的男人,说得好像她有多重要似的!

就是因为他总这样,才会让她不停地误会,不停地自作多情,不撞南墙不回头。

温热的大掌穿过她的发丝,紧紧抵着她的后脑,略有干涩的唇瓣在她额角落下轻轻一吻:“苏紫染,过去的事情是本王不对,不该骗你、不该瞒着你,你消消气,好不好?”

低声下气的口吻中甚至带着一丝可怜兮兮的意味,苏紫染心口一缩,久久失神。

过了好半响,她突然挣扎了一下,眼神躲闪道:“你先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男人轻轻“恩”了一声,就在苏紫染以为自己马上就能逃离禁锢的时候,身体却蓦地一轻。

天旋地转。

待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倒在了**,身体两侧撑着男人的双手,上方,是男人温柔潋滟的黑眸,只一眼,幽潭般的深邃就像是要把人整个吸进去一样,再也逃离不了。

彼此呼吸交错,暧昧的空气逐渐升温。

原本就已近在咫尺的脸庞还在不断靠近,俊美无俦,天地失色。

无法逃离的溺毙……

明知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温柔陷阱,却还是奋不顾身地跳了下去。

唇瓣相接,滚烫的温度触得她整个身体都颤了一下,男人勾了勾唇,湿热的长舌灵巧地扫过她口中每一寸甘甜,狠狠肆虐。

温热的掌心缓缓抵上她敏感的双眸,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眼睛看不见,身体的其他感官就变得异常敏感,只要男人稍稍一动,她就会瑟缩两下,引得男人低笑不断。

腰间被人重重一捏,她像是如梦初醒般轻呼一声:“不……”

滚烫的温度四处游移,哪里容得她有半分拒绝,灵巧的舌尖顿时堵住了她所有的声音。

抵死缠绵。

房间里顿时只余急促的呼吸与浅浅的呜咽声,一室旖旎。

“染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