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94章 我有个问题十分不解

第194章 我有个问题十分不解

男人见状,嘴角的笑意更深,晶亮的墨瞳中乍现流光溢彩,熠熠烁烁,潋滟生姿。

多久不曾看到她这幅模样,又有多久不曾这样逗弄过她了?

生怕被她讨厌,每次说话都含着几分小心翼翼,便是此时此刻,情不自禁下说了这样的话,他也仍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着她的神色,生怕她露出那么一点点不高兴的样子来。

幸好她没有。

苏紫染心里却是气得不行,见他还敢紧盯着自己不肯别眼,颊上的热意更烈,心底的恼意也更甚,狠狠拍掉了腰间那只尽会作乱的爪子,起身离座,仿佛晚了一秒就会被男人再次祸害一般。

只是刚刚站直身子,腰间蓦地一紧,男人长臂一捞,下一秒又重新将她裹回了那个温暖坚硬的怀抱。

“君洛寒,你到底要干什么!”

是不是她今天看起来太好说话了,所以这男人动不动就敢对她这样?

明明他们还在冷战中,虽说那种诡异的关系因为蓝烟的事缓和了不少,可凭什么他就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了?

连个解释都还没有给她,就妄图让她原谅?

眸中神色蓦地一暗,苏紫染心底腹诽暗咒:君洛寒,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男人自是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见她神色微变,却在本能之下吼了一声他的名字,心底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他实在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他不要再跟她维持在这种诡异的关系里,他要她毫无顾虑地再度敞开心扉接受他!

身随心动,男人索性豁出去了一般紧紧箍着她的肩胛不肯松开,灼热的独属于男人的气息打上她敏感的耳垂,激得她浑身一颤。

“苏紫染,你听好了,本王现在还能忍,可你若是再敢动一下,本王就不敢担保自己还能不能忍得下去了!”

“你这个……”苏紫染狠狠咬牙,在他挑眉看她的视线中,也不知是慑于他此刻亮得像是要吃人一般的眼神、还是怕他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来,竟鬼使神差地把“****”二字给咽了下去。

她终是挫败地翻了个白眼:“王爷,你成天围着我转悠,难道朝中都没什么事儿要你处理的吗?”

“恩,本王的工作效率比较高,自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把那些事儿做了。”说罢,他又不知道想到些什么,唇角一勾,心情颇好地笑了笑,“不用担心,本王不会学那商纣整日**诞于美色,让本王的爱妃没饭吃的。就算真的有那么一日,本王也一定攒够了钱让你一生无忧。”

“谁担心你了!”苏紫染皱了皱眉,破天荒地没去在意他的调戏,反而神色古怪地扫他一眼,轻声嘟囔:“我不知道而你又不围着我转悠的时候,不是只有在我睡着以后么?”

男人耳力极好,这回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恩?”了一声,微微挑眉凝着她。

苏紫染一下子也不知道他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只是想到他近日所为,哪怕是石头也该被他的温言软语化开了些,所以一想到那种可能性,心里难得地升起一丝愧疚来。

可仔细盯着他瞅了会儿,却发现他双目炯炯,神采奕奕,完全没有半点睡眠不足、精神不佳的样子,那好不容易升起的半点情愫刹那间又烟消云散了。

“王爷,你当真不忙?便是我陪着你一同办公,你也不愿吗?”不知何故,尽管一再告诉自己他可能真的在某个她不知道的时间里忙碌着,嘴里却仍是不受控制地说出了这话。

男人微微一怔。

良久不见他开口,苏紫染眸色一闪,撇了撇嘴道:“不乐意就算了,当我有多愿意埋在那堆枯燥的东西里一样!”

“迟了!”

只闻男人这么说了一声,身子立时一轻,双手本能地攀上他的脖颈稳住身形,猛地抬眸,却见他唇边笑容恣意潋滟,完全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该死!

“迟了就迟了,我又没说不去,你放我下来!”苏紫染死命地在他胸口捶了一下,满是烦躁地瞪着他。

男人却好整以暇地垂眸看了她一眼,眼角余光盯着脚下的路,倒是真不会浪费资源,却把她气得肺都要炸开,她真是脑子出问题了才会觉得这男人可怜,这种野狼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揣度,便是稍稍心软一下,这人就能直接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半根!

“不,这是对你出尔反尔的惩罚。”他摇头道。

“谁出尔反尔了?”苏紫染气得狠狠磨牙,“我这不是都跟你去了吗,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自己会走!”

“谁知道你会不会半路逃跑。”男人轻飘飘扔下一句。

苏紫染简直哭笑不得,她莫不是疯了,为什么要半路逃跑?论武功她完全不及这个男人,便是自诩甚佳的轻功和他比起来怕是也称得上“不忍直视”,怎么可能妄想在这男人眼皮子底下逃跑?更何况,原本就是她自己提出要和他一同去办公,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逃跑?

左右也不过是他胡乱掰扯出来的一个理由罢了!

思及此,她更是愤然地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简直是不可理喻!”

“没错,本王就是不可理喻。”男人轻哼一声,似是对她的指控完全没放在心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分明还写着“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字眼,差点没把苏紫染气昏过去。

靠!

她在心里暗骂一声,猛地一翻白眼,眼梢瞥到不远处紧随而来的凌飒,不断挣扎的手最终还是垂了下去,这种事儿本来就够难看的了,她可不想再让旁人见笑了去……

“王爷……我有个问题十分不解。”

“说。”

“在这二十几年的时间里,你是用什么方法找到一本这么厉害的神功秘籍。”

“恩?”

“……竟然能把脸皮修炼得如斯之厚?”

男人脚步一顿,眉梢微微挑着,凉飕飕地垂眸看了她一眼。

居高临下的睥睨霎时就把苏紫染看得心里发毛,“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直至凌空的身体再次有颠簸的感觉传来,她才顺了口气,原来被他抱着还不是最让人难受的事儿,被他用那种眼神盯着才是……

凌飒一路跟着到了书房门口,男人原本是打算在坐在书房里头办公,苏紫染自是不乐意,闲来无事已经够闷的了,若是再长时间处于一个密闭空间里,她毫不怀疑自己会对着那个男人腐朽掉。

事情发展到最后,就成了如今这幅情景——凌飒来来回回地将那些需要处理的公务全从书房挪了出来,笔墨纸砚,一样不缺,就差没把那张红木书案也从里头搬出来。

苏紫染腮帮一托,百无聊赖地坐在树下看着他忙碌,视线也来来回回地跟着他进出。

身旁的男人突然轻咳一声。

她皱了皱眉,不理,依旧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又是一声咳嗽,却是重重的,生怕她不知道他是故意的一样。

微微侧首,苏紫染一脸奇怪地看着他:“这么热的天,王爷可别告诉我你突然感染了风寒。”

“……”

“东西都搬完了,王爷还有什么吩咐吗?”凌飒站在男人面前,完全是一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男人面沉如水,闻言,徐徐抬眸,神色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凌飒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陡然一个咯噔,他这是哪里得罪王爷了?

“没有了,你下去吧。”直到男人沉声开口,冲他摆了摆手,他才惊魂未定地退了下去。

平日里那张很少能发挥作用的石桌上此刻却是物尽其用,上头摆满了公文,男人抬手翻了一本,手握狼毫,盯在女子脸上的目光缓缓撤回,落在面前的“正事”上。

苏紫染终归是闲得有些无聊,竟不觉得伸手为他磨起墨来,早知道要陪他在这儿办公,就该带些书过来看,也不至于此刻只能看着男人脸发呆。

虽然生得是不错的,就是城府深了些、心肠坏了些、品格败了些!

若是被男人知道她此刻的想法,必定免不了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感情除了那张脸,他还真没半点可取之处了?

一下下极缓的搅动想必也只是一时兴起,谁知男人不经意间抬眼瞥到,却是眸色一喜,唇角几不可察地弯了弯,良久,才再度垂眸,强迫自己将视线落在手中的公文上。

就在苏紫染收手的瞬间,不经意瞧见男人脸色一变。

还以为男人是不满于她突然不帮他磨墨的事儿,嘴一张就道:“我手酸,过会儿再磨。”

说完,才不禁暗骂自己昏了头。

这深藏在骨子里的奴性,果然是戒不掉了……

然,男人却是这时才抬眸看了她一眼,眸光微微一凝,墨瞳深处似乎飞快地闪过一道暗芒。

“累了就休息会儿,若是实在无趣,就回清风居吧。”

乍一听之下,苏紫染不知哪里来的一股气,堵得心里憋闷,脱口就道:“你叫我回去我就回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更何况,清风居比起这儿来又哪里有趣了?”

男人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