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01章 为何认为一定是有人指使?

第201章 为何认为一定是有人指使?

太子府。

院子里,一身墨袍和一袭青灰两名男子迎面而立,端看两人的样子,一个讳莫如深,一个却是微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唯有周身那股浑然冷冽的气质竟是不谋而合。

沉寂到诡异的气氛最终还是由君洛羽率先打破:“承庆,苏陵川那个老匹夫背叛本宫一事,你觉得是何人在背后指使?”

对面的人敛了敛眸,问:“太子为何认为一定是有人指使?”

“若是无人指使,就苏陵川那个宵小鼠辈,谅他也没那个胆子违抗本宫的命令!”君洛羽陡然大怒,咬牙切齿道:“他既然敢背叛本宫,就该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虽然本宫并无损失,但是本宫绝不会就此放过他!”

方承庆笑了笑,不答反问:“太子当初既然刻意瞒了下官这件事,想必是不愿让下官介入、又或者是不信任下官,如今为何又在下官面前提起?”

不意他会突然有此一问,君洛羽神色微变:“此事是本宫临时起意,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后来更是把一切交给了五弟去办,所以认为你没什么知道的必要,并非你口中的刻意隐瞒。”

瞥见对方眼中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他顿了顿,又放低声音安抚道:“承庆,连父皇都知道你是本宫的人,本宫自然是相信你的,你不必多想。”

“是,下官知道了。”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本宫你的真实想法了吗?”

含笑揶揄的声音让方承庆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轻咳一声,道:“下官起初觉得这件事是睿王的阴谋,只是后来仔细一想,又觉得睿王没有必要拐这么大的弯去陷害他自己,毕竟这么做非但会让皇上对他的印象变差,甚至可能招来杀生之祸,哪怕他有天大的理由也是得不偿失。”

君洛羽墨黑的瞳孔微微一敛,意味不明的视线在方承庆脸上停驻了几秒,方才轻轻“恩”了一声,点头道:“你说的没错。”

“至于良王,下官觉得他不像会是做这种事的人,若太子一定要问下官是为什么,下官只能说,凭下官的直觉来看,良王不可能会害睿王。”

“所以呢?”

“所以剩下的敢这么做的就只有赵王、宣王和炎王了。”

君洛羽脸色一变,眼瞳中霎时闪过一道凌厉的锋芒:“为何是炎王?你知道的,他是本宫的人。”

“太子恕罪,下官并非有意怀疑炎王,可下官还是认为,炎王虽然素与太子交好,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太子还是莫要太过相信一个人为好。皇位面前,别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便是亲兄弟也不过尔尔,如今炎王之所以会甘投太子麾下,不也是因为太子是太子吗?”

说到最后,他干脆屈膝跪下,神色恭敬却不失傲骨,全然一幅尽忠死谏的样子。

“如果太子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下官以为,最有嫌疑的反而是炎王而非旁人。毕竟赵王已经成了丧家之犬,如今自身难保,哪怕当日是睿王害得他功败垂成,他也不会急进到选择在现在这个时候报复;而炎王是对这整件事最了解的人,太子试想,若是他也对这皇位有兴趣,那么他是否会让太子得到睿王手中的一兵一卒?”

“够了!”君洛羽沉声打断,紧蹙的眉宇间不难看出几分暴躁与怒气,“炎王那边本宫自有考量,以后不准再提!反倒是宣王,你为何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起过他?”

太子没有开口,方承庆自然不能起身,其实他现在也无法确定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将一切推到炎王身上不过是找了其中一个可能性来离间君洛羽和他之间的兄弟感情,哪怕如今君洛羽表面上全然不信,可到底还是会在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本就是个多疑之人,又怎么可能完完全全去相信一个人?

而他要的,就是这么万分之一的怀疑——他从未指望过这么几句话就能破坏“炎王”和“太子”二人多年来的手足之情。

凝神片刻,他淡淡道:“回禀太子,下官无能,宣王这个人表面上似乎无害,可实际上下官自认看不透他,所以请太子恕罪,下官不敢妄言。”

君洛羽往前走了两步,直至离他仅剩一步之遥才停了下来,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眸中似有暗波隐晦流转:“不妄言乃是方大人的优点,本宫又怎会因此怪罪?”

见对方明显因为这话愣了愣,他忽然意味不明地勾着唇角,伸手将人扶起,还屈尊降贵地替他整了整衣襟,触得手下的人明显一惊,他却像是心情甚好地转身离开。

玄色背影大步流星而去,方承庆的心却像是被人紧紧攥着,呼吸不稳。

难道,他的身份暴露了?

龙吟宫。

景帝一脸肃容地低头看着手中信件,双眉紧锁,过了一会儿终于抬头,沉声问道:“李成德,这东西是哪儿发现的?”

“回皇上,奴才方才替皇上传膳回来就在宫门口看到了这个,问门口的侍卫,他们却说,送这东西来的小太监说这是皇上吩咐的,可他们不敢贸然进来打扰,所以就等奴才回来的时候交到了奴才手中。”

想了想,他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小心翼翼地道:“皇上,奴才知罪。这东西想来是有心之人要呈给皇上的,奴才不该擅自做主将其带入龙吟宫,请皇上降罪!”

景帝沉默了好半响,脸上神思不定,忽闻内殿传来动静,立刻摆了摆手:“此事怪不得你,你下去吧,切记不可再跟旁人提起。”

李成德想是内殿那位主子醒了,便立刻识相退下:“奴才遵旨。”

门被关上的瞬间,一袭白衣的女子慢慢从里面走了出来,不施粉黛,肤若凝脂,纯洁如莲。

“用膳吧。”景帝轻声道。

莲妃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应下:“皇上以后不必等臣妾,若是因为臣妾不规律的作息影响了皇上的身子,臣妾会过意不去。”

说是这么说,可她脸上的表情又哪里有半分过意不去的意思?

景帝睇了她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若是真过意不去,往后就别大白天的睡觉,晚上好好歇着就够了。太医也说,成天躺在**反而会让你的身体倍觉疲乏。”

莲妃弯了弯唇,眼底却是了然清明、没有半分笑意:“臣妾倒是想在夜里睡,也得皇上配合才行。”

无波无澜的声音让人觉得她不过是随口一句,可景帝知道,她是在生气,气他用她的养子逼得她不得不就范,气他将她锁在龙吟宫中不准踏出半步,气他昨夜……无度索欢。

可是身为一个女人,能够宿于帝王寝宫乃是莫大的福分,如今他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能力给她万千宠爱,为什么她还偏要和他唱反调?

无度索欢,那也不过是因为二十几年没有碰过她,让他恨不得将这么多来所有的空缺一下子全补回来!

只要她能说上一句好听的话,他也断不会如此……

方才那张来历不明的纸条上所述内容句句让他震撼,他定会将此事彻查到底,可哪怕确有其事,他也不会将其公之于众,否则他就失了如今唯一仅剩的筹码。

为了她,就算当一回昏君又如何?

翌日。

没等君洛寒早朝回来,苏紫染就已经带着蓝烟出门去了相府,虽然君洛寒从始至终都没有跟她提起过这件事,可不管他是不是可以大度地原谅,这件事她都不会就这么算了。

若是苏陵川不能给她一个交代、给睿王府一个交代,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带着蓝烟却是想让她放松一下心情,终归她也曾是相府的人,回去一趟也没什么。这么长时间一直闷在王府里,也不知道她心里那些伤怎么样了,若是多见见人,说不定会好些。

只是出门前眼皮就跳个不停,熟悉的感觉在一年前老太君去世的时候也有过,越是走近相府,心里就越乱,待走到相府门口竟已觉得腿软。

蓝烟这时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紧张地看了她一眼:“王妃,你怎么了?”

“没事,蓝烟,我只是有些紧张。”苏紫染转过头去,苦笑一声:“怎么办,每次出现这种感觉,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被她这么一说,蓝烟也觉得心里发憷,但是为了安慰她,便扶上她的手臂轻轻往前带了一把:“王妃安心吧,这都走到门口了,进去看看不就成了?”

“好。”苏紫染点了点头,神色突然一凛,“蓝烟,你有没有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蓝烟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也是一震,惊呼:“王妃……”

两人不约而同地僵硬了身体,回过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愕然与惊骇。

刚来的时候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现在才发现,大门虽是开着,可门口竟然连个守门的下人都没有!

苏紫染心头骤然一缩,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甩开蓝烟的手。

冲进门的瞬间,双腿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完全定格在原地,身子却是抖如糠筛,脸上的血色倏地消失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