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0章 睿王爷何苦如此?

第210章 睿王爷何苦如此?

景帝的话几乎是在意料之中的,今日之前,苏紫染远没有想到君洛寒这个儿子在帝王心目中的位置会这么重要,可此时此刻她却明白得很,景帝是绝不会让她这么一个“杀人凶手”继续霸占着睿王妃的位置的

往后无论是哪个女人,要想嫁入睿王府,就必须站在一个配得上睿王的高度上。

可于众人来说,这无疑又是一阵唏嘘。

睿王痴情不改,奈何皇命难违,睿王夫妇究竟该何去何从?

但见君洛寒又是重重叩首,而后侧过脸深深地凝着身旁的女子,狭长的凤眸微微一凝,其中似有责备、恼怒,却深情不减。

这一回他没有看着景帝回话,就像是铭入骨髓的誓言一般,他的声音不再如方才那般嘶哑艰涩,多了几分柔情庄重。

“父皇,儿臣敬您、重您,从小到大从未违抗过您的命令,可是苏紫染这个女人,儿臣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她是儿臣的发妻,是儿臣一辈子珍爱之人,哪怕她死了,她也只能是儿臣一个人的,所以对于父皇适才所说的废妃一事,就算父皇要了儿臣的命,儿臣也绝不妥协!”

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景帝脸色一变,犹是有些不可置信,大约是这辈子除了此子的母妃,再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了!

众人皆是大惊。

或许他们一开始还不能理解睿王的爱有多深,不能理解他的独宠是否真如表面上那般唯伊不爱,可经历了今日之事,却让他们明白,终其一生,睿王的眼里恐怕再也容不下其他女子了——哪怕睿王妃死了,若真是罪有应得,那么睿王也不会强行违抗圣命救下她,可唯一不变的是,睿王妃的位子会永远为这个名叫苏紫染的女人保留着。

在场的所有女子无不羡慕、乃至强烈地嫉妒,身为皇子,竟能保持这样一颗始终如一的心,当初的选妃宴上,她们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睿王不可嫁!别说睿王现在深受帝王器重,哪怕他真的如当如那般毫无建树,能嫁给这样“君若磐石”的男人,一生衣食无忧,那也是世间万千女子的梦想啊!

苏紫染或许是已经被这男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态度吓得太过,所以到了如今,面上唯有平静浅淡的笑容,无论是景帝的怒容还是众人的唏嘘艳羡,她统统视而不见,只一瞬不瞬地与面前这个一寸之遥的男人四目相对,久久无言。

这一刻,她竟突然觉得,不管真相如何,能换得他这样一番话,她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果真是临了临了,还是执迷不悔。

当年那根蓝色发带,当年那个充满了温暖的小男孩,若是可以重来一次,她或许……

景帝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久远的回忆,那双布满沉冷的双眼微微一眯,其中透着一股淡淡的迷惘与痛惜,只是这份迷惘仅仅维持了片刻,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强烈的怒火与森森的寒气。

“睿王,你当真以为朕不敢要你的命吗?”

啊!

众人皆是大惊。

帝王这回是真的怒了才会对睿王说出这种话,若是睿王再不知见好就收,恐怕是难逃此劫啊!

苏紫染哭笑不得地皱了皱眉,事情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可笑的样子?

明明前一刻他们之间还深仇大恨、心结难解,这一刻上演的却又是你侬我侬、双双跪地求父母成全的戏码?

她豁出命去才换来的东西,竟被身旁这男人轻而易举地给丢弃了,就算他舍得,她也舍不得啊……

“睿王爷何苦如此?”一时间,她也顾不得自己目前和男人之间究竟是个什么状态,动作自然、神色自若地拉过他的手,仿佛一切本该如此一般,声音却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罪女自认配不上王爷,如今这个结局对王爷来说已是最好不过,皇上仁德,尚留罪女一个全尸,还望王爷能够成全,别再给罪女多生事端了!”

景帝冷冷一笑,几分嘲弄、几分了然,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说——看看你费尽心力维护的女人,连她都在劝你罢手,你还能如何?

君洛寒心中一痛,幽潭般漆黑深邃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绞在她身上,“啪”的一声甩开她的手,薄唇轻启,咬牙切齿:“苏紫染,你以为这种事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吗?身为本王的女人,就该有那份自觉,你当真以为自己想走就能走得了吗?”

苏紫染眉心一蹙,还没来得及反应,男人抓在她肩头的手蓦地用劲,狠狠地捏着她的琵琶骨

没错,就是狠狠,像是恨不得把她的骨头捏断一样,痛得她刹那间冷汗淋漓。

大约是看出了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景帝冷哼一声,正待开口,却闻远处一女子清冽的声音伴着夏风传入耳膜。

“寒儿说得不错,紫染你身为睿王妃,又岂是说不当就能不当的?就算这名号能去除得了,那这一年多来你与寒儿的情呢,难道也能说抹去就抹去吗?”

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说话的这位,赫然就是连续几宿寝于龙吟宫的莲妃!

如今竟有人将她请了过来,看来是又有好戏看了……

景帝微微侧目,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良王身上,良王妃吓得腿脚一软,差点跪下请罪,幸而良王及时在一旁扶了她一把。

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不乏后宫各路嫔妃,见到景帝如今的宠妃前来,心中皆是一顿,甚至有些郁猝不满,想她们好不容易见上帝王一面,如今又要被这个已经独获君宠的女人霸占,心中怎能不恼?

苏紫染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中简直欲哭无泪,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得她想大度地退让一回,他们母子俩却争相出来劝说不让她放手算是这么回事?

景帝收了先前那股满含怒意的威压,淡淡道:“莲妃怎么有空过来了?”

莲妃挑眉:“若是臣妾若是再不来,皇上怕是得拆了这对有情人了吧?”

“爱妃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朕还故意见不得寒儿夫妻和睦不成?”景帝眉心一蹙,指着苏紫染沉声道:“想来爱妃在来的路上就已经知道此女所犯的事了吧?”

莲妃颦眉深凝,点点头,道:“是,臣妾知道了。”

“那爱妃现在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