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12章 朕倒是有个法子

第212章 朕倒是有个法子

狱卒一愣,转而就微变了神色,看她的眼神更加古怪,仿佛她就是一个十足不识抬举的人。

毕竟在这些古人眼中,像君洛寒那样身份的人肯来看望她这么一个下了大狱的王妃已经是她莫大的荣幸了,可她却还不知感恩、竟敢拒绝与他相见,最重要的是,进了大理寺,她竟然还妄想着能在三天之后出去!

可他们不知道,景帝给了君洛寒三天期限,那三天也算是她给那人最后的机会。

若是他果真找到证据救她出去,那就是她之前误会了他,是她对不起他,可若最后没能找到证据、她真的成了冤死的刀下亡魂,到那时候再去纠结究竟是谁害她也没有意义了,不管是不是他,她都将不再关心……

所以此刻,相见不如不见。

两日后,御书房。

景帝淡淡审视着眼前之人,一如一年前的英俊挺拔,或许唯一改变的就是他眉宇间的那股气质,原本是温润如玉,如今虽仍是个文质彬彬的温和之人,但浑身上下却又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深邃,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不可侵犯的王者之风。

“才一年不见,想不到启圣先帝竟已故去,朕深感遗憾。”

“皇上不必太放在心上,父皇本已年近花甲,无病无痛,走得很安详。”

景帝点了点头,手中捧着李成德方才沏来的茶盏,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杯盖,动作沉缓地捣着其中叶沫,嘴角笑意清浅,但笑不语。

慕容殇亦是眸色深深,唇边一抹儒雅的淡笑衬得他平和无害。

“不知启圣陛下此次前来天阙所为何事?”最终还是景帝开口问了话,也并非是忍不住,只是奇怪这位启圣新君的来意,毕竟对方登基才短短几个月,突然之间就来了天阙,行动时更是算作微服私访,完全不带启圣朝中仪仗,根本不是以国君之礼前来天阙,所以为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公事。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次来访,对方一来就要求见他这个天阙帝王,究竟是有何要事,值得这位国君亲自跑一趟?

慕容殇自是早就料到他会开口,叹了口气道:“其实朕此次前来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听闻朕的皇妹如今被皇上关在大理寺中,三日后处死,所以今日特来一探。倒也并非强求皇上赦免她的罪行,只是希望能够见上她一面,并在她死后将她的尸体带回启圣。”

他称一声“皇上”,自是礼节周到,态度甚至可以用谦卑来形容。

景帝愣了愣,心中起伏不断。

他天阙的牢里什么时候关了启圣的公主?若是果真如此,那可是破坏两国邦交的事,缘何眼前这个启圣皇帝却不要求自己放人,反而只要求将公主的尸体带回?最重要的是,大理寺中关押的一般都是皇亲国戚,这位启圣公主究竟是犯了什么事,竟会被人抓进那里?

“朕深感抱歉,不知是何时错抓了贵国公主,还望国君见谅。只是不知贵国的公主姓甚名谁,因为何事才会进了朕的大理寺?”

慕容殇浅浅一勾唇角,礼貌道:“其实这个人皇上应该很熟悉才是,正是睿王正妃苏紫染。”

此话一出,景帝大惊。

幸亏作为帝王,他的修养尚算良好,所以面上并未显露出任何有失身份的表现,只是原本一下下挑着茶盖的手却是微微一顿。

心中惊疑不定,他敛了敛眸,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道苏家三女何时成了贵国的公主?”

“皇上不知也属正常,因为这件事,睿王妃并未告诉过其他人,主要还是因为她本人不喜名利浮华,所以也不会将此事拿出来炫耀。”

慕容殇垂着眼帘淡淡地叙述起了当年之事,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其实多年以前,朕就来过天阙一次,因为是背着父皇偷跑出来游玩,所以并没有带太多侍从,后来不幸被启圣朝中叛军追杀,几乎命丧天阙。幸亏那个时候,睿王妃出手相救,才能保住朕这条命。”

顿了顿,他眼中的笑意微微一敛:“后来朕回到启圣之后,父皇感念睿王妃的仁善,特意将她收为义女,此事有父皇当年的文书为证,一会儿朕会让人拿来给皇上过目……只是在天阙这边,睿王妃可能从未与人提起过此事,便是与其最亲近的苏相也不一定知晓。所以就连是上一次朕来天阙为皇上祝寿之时,睿王妃也为了避嫌特意装着不认识朕的样子,还望皇上莫怪。”

景帝自然不可能因此怪罪,哪怕对方的话里面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儿,他也不愿意太过深究,过目文书什么的更是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天阙与启圣向来交好,若说他的儿媳是人家的公主,他心里自是无比高兴,此事非但能拉近两国之间的关系,还能为天阙往后的版图拓展带来更多便利。

只是如今这状况,却是有些棘手——虽然对方已经明确说了不用他放人,可这么贸贸然杀了人家的公主终归还是说不过去。但若是找不出证据证明苏紫染不是杀死宣王的真凶,那他的金口玉言又怎可收回?

难道就没有什么两全之法吗?

景帝心里微微一沉,对方特意从启圣赶过来,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要一具尸体吗?

哪怕真是启圣的公主,恐怕也不值得启圣的国君特意来跑一趟。若说是因为她救过眼前这位国君的性命,倒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只是为了一具尸体,那也太……

“慕容陛下,实不相瞒,朕已经让睿王去找证据证明并非是紫染杀了宣王,而且朕也答应了睿王,苏紫染永远是他的王妃。所以哪怕明日找不到证据,恐怕这尸体,睿王也是不肯放手的……”

言下之意,若是你们能联手一起找出证据自然是最好,若是找不到的话,也怪不得他无法交人了……

慕容殇眉心微微一凝。

“朕知道今日提出的要求可能是难为皇上了,说实在的,睿王妃毕竟是朕的救命恩人,朕也不想就这么眼看着她命丧黄泉。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朕也不能做个忘恩负义之人,所以朕倒是有个法子,不知皇上愿否一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