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25章 这样子,又是做给谁看?

第225章 这样子,又是做给谁看?

“胡闹!”景帝厉声一斥,一记冷冷的眼风扫过去,犀利的视线几乎要把她射穿,“苏侧妃,你如今是连朕也不放在眼里了吗?”

啊!

众人皆是一吓。

谁都知道帝王这回是动了真格,尤其是那日御书房前经历了那一幕的众人,个个都知道帝王如今对这个女子极为不满,虽然他们都觉得很奇怪,帝王以前明明就很欣赏这个女子,不知从何时起,这份欣赏就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一旁的人看好戏的看好戏,想要求情的却又不敢站出来,原本热闹非凡的喜堂一下子静了下来,落针可闻,就连众人轻敛的呼吸声也能传入耳中。

铺天盖地的寒意迎面而来,苏紫染却像是没有察觉的一样,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定定的眸光竟是没有从男人身上移开半寸。

若是换了平时,她肯定不会做出如此忤逆之事,可事到如今,她早就没了理智,哪里还顾得了这么许多,满心满眼只想从眼前这男人身上得到一个答案。

悄然无声间,良王妃闫若雪却突然上前,语气恳切道:“父皇,今日乃四弟的大喜之日,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苏侧妃这一次吧。”

良王微微一诧,似不意她会突然站出来,眼梢缓缓从她身上掠过,对上她略带怒气的目光,心里又是一惊,成婚许久,竟是从来不曾见过她这般模样。

嘴唇喃喃地动了动,他竟也不由自主地站了出去,躬身道:“父皇,儿臣以为,若雪言之有理。苏侧妃突逢变故,此刻定是有些不太清醒,还望父皇莫要跟她计较。”

突逢变故,不太清醒……苏紫染听得想笑,原本就已高高扬起的嘴角几乎已经僵硬,半寸都无法再往上移动,她便始终如一地保持着如此艳绝的笑容,似乎只为等男人点头。

君洛寒眸光微微一敛,黑曜石般晶亮的双瞳中神采不复,唯有一片漆黑的深邃散发着致命的吸引,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女子,良久,才抿了抿唇,转身对着景帝道:“父皇,既然她要问,那就让她问吧。儿臣相信,像神女这般大度的人,断不会跟她计较这些。”

苏紫染身形一晃,嘴角的笑意终于止不住崩塌。

神女这般大度的人……

言下之意,她就是那小肚鸡肠之人,是吗?

是了,今日她的夫君大婚,她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大闹”喜堂,甚至对帝王的命令充耳不闻,恐怕不消明日,她这光辉伟大的事迹就能传遍整个京城了。

景帝看了她一眼,眉心微微一凝,复又侧首看着他沉静如水的儿子,沉吟半响,终于点了点头。

“好,就让她问!”

闻言,君洛寒再次转过身来,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他似乎又往前跨了一些,将两人之间原本就只有半寸的距离拉得更近,让她的鼻子几乎要贴到他的胸膛上去。

一袭白衣,一袭红袍,一个是相貌平平、有如怨鬼的侧妃,一个是俊美无俦、神色平静的王爷,两相对比之下,任谁都会觉这两个人确实是半点不配。

就连苏紫染自己都这么觉得。

此刻的她,连她自己都看不起。

眸色轻闪,她勉力抬起头来,盯着他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颊看了良久,目光终于缓缓落在他漆黑幽邃的凤眸之中,深深地、紧紧地,像是要从他的眼底望进他的心里一般。

没有人看见,男人藏于喜服袖中的大掌早已紧握成拳、颤抖不止,甚至暴露着依稀可见的青筋。

周遭的气氛都像是凝固了一般,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似期待、似嘲弄,热烈得丝毫不加掩饰,灼得她全身都痛。

就在这时候,她的唇角忽地一弯,颤声道:“王爷那日为何要去追我?”

很少有人知道她究竟在问什么,为数不多的知情人还是经历了当日御书房前那一幕的几个,可即便是他们,也个个都觉诧异,完全不意她罔顾帝王命令要问的问题竟会是这个。

难道这种时候,身为“怨妇”的她,该问的不是“王爷为何要娶别的女子”吗?

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苏紫染低低一笑,眸光不经意地触及男人微震的身形,徐徐抬眸,正好又瞥见那张丰神如玉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可置信的暗芒。

不可置信吗?

怕她在这喜堂之上发疯,怕她搅乱了他好不容易才在景帝手下讨来的她的命吗?

既然如此不易,为何要在这种时候往她的心上狠狠地插上一刀!

她已经爱得如此卑微,她已经连太子府的那个女子也不介意了,为何他就不能给她一个好好爱他的机会,为何每次都要在她全身心投入到这份感情里的时候将她推得更远?

狠狠地咬着唇,咬得口腔中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腥甜之气,脑海里蓦地闪现那日在墨轩阁中他满脸怒气的样子,那时候,他也是这么重重地咬了她一口。

怔忪间,等来的不是男人的回答,而是一道如黄莺般清丽娇柔的嗓音。

“苏侧妃就不要为难王爷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要怪我,若不是我……”

话未说完,就被苏紫染冷冷一瞥打断了剩余没有出口的内容,连带着片刻之前轻轻搭在她臂上的小手也是微微一颤。

众人又是一惊,为她此刻毫不掩饰的嫌恶眼神。

新王妃如此容人之量、甚至大度有礼地在新婚之日做了让步,可这女子却如此不识好歹!

虽然隔着红纱,微微透明的颜色中,苏紫染仍是能感觉到红纱下的女子也正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而她的眼神,却缓缓移到了自己的手上,眉心一蹙,猛地一把挥开了落在自己手上的刺目的红。

掌风卷起,红盖飘落!

人群中立时爆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声。

可他们惊得却不知是她如此行为,而是被推开的新王妃那倾国倾城的容貌——眉似千叶,眼若琉璃,凝脂玉肤,红唇似樱,一双水眸如同承载了瑶山静水,眼波流转之间,氤氲朦胧的水波将所有人的心全都笼进了一层薄雾中,让人恍惚地迷失在她的每一个眼神之中。

可是此刻,如此娇柔惹人怜的女子却连连倒退了数步、几乎摔倒,幸好一双有力的大掌及时将她扶住。

是睿王!

这两人才是真正地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与众人一样,微微张着红唇吃惊得不能自已的还有苏紫染,只是她的愕然却不是源于眼前这人的如花美貌,而是这张她无比熟悉的脸。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傻、有多蠢。

原来太子府的谋士不只是太子府的谋士,原来天阙神女才是这人真正的身份!

就在方才,她还在想,那个男人这么爱这女子,又怎么会突然要娶别的女人,原来一直都是她误会,所谓的天阙神女根本就是一直以来在他心上的那个人。

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为什么还要不死心地去问一些令人耻笑的问题?

二人相依相偎的身影就如同他们身上的喜服颜色一样刺目,她狠狠眨了眨眼,不解地望着男人脸上明显的错愕与慌乱,望着望着,突然就笑了。

这样子,又是做给谁看?

转身,对景帝作了一揖:“父皇,臣媳有罪,臣媳不该来此捣乱,以后断不会如此了。”

说完,她才觉得自己的话又像极了挑衅,毕竟这男人如今娶的是王妃,又哪里还会有下一次?

景帝原本正要开口斥责她,见状,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停住,目光沉沉地掠了他一眼,眼梢又轻轻瞥向站在一旁的红袍男子,面色微微一敛,摆摆手道:“罢了,未免误了吉时,朕今日就不与你计较。着人将苏侧妃带回清风居,婚礼继续!”

婚礼继续!

苏紫染千变万化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归于平静,眸色深深地凝了男人一眼,嘴角几不可察地一勾,拢了拢肩上散落的青丝,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历遍了坎坷曲折、最终大彻大悟之人。

如斯气韵,和她方才的样子截然不同,就像是回到了众人初见她时那般,气定神闲,落落大方。

昕梓冲过来紧紧将她扶住,就连不知何时出现的影溪与蓝烟也一同站在了喜堂外面等着她出去,满目疮痍的心中终于生出几丝零星的安慰。

这个世上,原来还是有属于她的温暖,她并不只是一个人。

沉重的步伐终于迈开,再次感受到男人深凝的目光狠狠胶在身上,滚烫的温度几乎将她灼伤烧痛。只是这一回,她却没有抬眸去看,尽管心中已是千疮百孔,面上却早已敛得颜色全无,苍白的唇瓣抿着一抹摄人心魄的笑容。

一步一步,夏风拂过,将白色寝衣吹得鼓动不息,她的步伐却始终没有半寸停留。

虽然景帝已经宣布婚礼继续,可不知为何,直至目送那抹纤瘦的白影完全离开视线,喜堂中都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更别提是恢复到最初的欢声笑语、洋洋喜气。

那个女子的出现,看似只是婚礼中的一场闹剧,可在场的所有人却永远不会忘了今天这一幕——不只是因为有幸见识到天阙神女的大婚情景,也因为目睹了那个痛失所爱的女子所有的情绪变化,深深地被她震撼,以至于再也无法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