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32章 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

第232章 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

将玉瓶中的药丸喂给她服下,他敛了敛眸,低声安慰:“别担心,本王既然答应过你,就一定会将你的寒症治好。”

话虽如此,他心里却并没有多大把握,除非有另一颗玲珑珠现世,否则的话,要治好寒症谈何容易?

可是这件事,就如同他的感情一样,都是他欠城儿的。

最初要得到玲珑珠完全就是为了城儿,他答应过城儿,一定会将藏于皇宫的那颗玲珑珠找出来,而这么多年来,他也确实在为此努力。

可终究是世事弄人,谁能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玲珑珠会被另一个女子服下。

说实在的,他甚至不知道看到那般场景他心里究竟是什么感受,因为他很清楚,在那一天之前,虽然有动过把玲珑珠给那女子的冲动,可他却绝对不会这么做——他见不得她痛,每每看到她寒症发作,他就恨不得自己去代她受那些苦,可城儿这么多年来为他做的,却绝对不只是一颗玲珑珠能还清的!

偏偏阴差阳错之下,玲珑珠还是被那女子服下了。

说不清心里当时的感受,似乎是震惊,似乎是暗喜,甚至带着一丝松了口气的感觉,明明知道那样不好,他还是忍不住为她高兴。

就当时来说,城儿的寒症还没有那么严重,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眼看着城儿也和当日的她一样在夏日里也饱受寒症折磨,他突然又有些自责与愧疚,毕竟是因为他,才会让城儿受这些折磨。

**的女子呼吸渐渐顺畅,约摸是金针与药丸已经发挥了功效,她吸了口气,轻轻点头:“好,城儿相信爷。”

“恩。”男人眸光微微一敛,“往后,你就好好地住在这汐云院里,至于旁的,有关方承庆这个身份的事,无论太子有没有发现,本王都会解决,你不必担心。”

花倾城微微一震,什么叫好好地住在这汐云院里?

为何这话听起来,就这么像是被他打入“冷宫”的样子?

她苦涩一笑,却是瞬间掩去眸中所有神色,语气带着一丝轻微的遗憾:“只可惜,再也不能帮爷探听太子府的消息了。”

“城儿。”男人沉声,眉心微微一蹙,“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来,本王并不是非要靠你手中的消息不可。你冒险去探听这些事,本王受之有愧,所以往后,你只管好好地享受荣华富贵即可,其他的事,一概不用操心。”

花倾城狠狠一震,即便横卧在床,明显颤动的被褥上依旧不难看出她震荡的内心。

这一刻,她竟不敢质问他一句,爷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为了苏紫染,他真的打算将她像只金丝雀一样养在笼子里,自此不闻不问吗?

不!

她决不允许!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男人神色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深不见底的漆黑凤眸中却蕴着一丝犀利。

“城儿,有些事情本王并非不知,只是念在你我多年情分上从未与你提起。可是如今,既然你已经入了睿王府,就要遵守本王的规矩。”

说到这里,他平静无澜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冷硬,视线缓缓从她身上移开:“像是当日塞外狩猎之时的引路香,还有霓裳被杀消息之所以会泄露给太子,都是你做的,是不是?”

花倾城的脸色一白,眉宇间明显掠过一丝慌乱,声音微哽:“这是……良王说的?”

男人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平淡中竟还带着几分嘲讽:“三哥的心,你还不懂吗?无论你做了什么,他又怎么可能告诉本王?”

女子的脸色更白了几分,薄唇微微颤抖。

顿了顿,他垂了眼帘,沉缓的目光轻掠过她,声音沉沉:“这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本王也不想再追究,今日之所会说起,只是想告诉你,本王不想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

话音刚落,他就收起木匣,转了身。

白色颀长的身影先是走到书案旁,又缓缓移到了门边,袍角轻荡,眼看着就要离开这间屋子,她眼眶一热,狠狠攥了攥身下的床单。

“爷……”

男人虽然没有回头,脚步却是停了下来,花倾城眸中一喜,颤声道:“看爷这伤口,已经不是一时半会儿了吧?爷若是回了墨轩阁或是清风居,记得快些给伤口上药。”

龙吟宫。

女子一个人静静地侧身躺着,面朝墙壁,背影分明估计,却又带着一丝拒人于千里的淡漠与疏离。

景帝眸光深邃地凝着她的背影,怔了许久,方才轻咳一声,道:“莲儿,你在怪朕?”

莲妃没有开口,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什么也没有听见,什么也不想回答,可是背后的帝王却知道,她并没有睡着。

拾了步子,缓缓走到她身旁,静静地看着她似乎在沉睡的侧颜,眉心几不可见地一拢:“莲妃可还记得答应过朕什么?如今这般,难道是打算违背自己的诺言吗?”

女子猛地睁眼,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帝王,双目微微发红。

景帝眸光微微一敛,慢慢错开了与她相交的视线,嘲讽笑道:“怎么,肯醒来了?”

无视帝王的话,莲妃冷着声音质问:“皇上为何要这么做?”

“什么为何?”景帝眼梢轻抬,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只作不知。

“皇上知道我在问什么!”她低吼出声,素来平静冷淡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痕,带着几分愤恨、几分沉痛,“若是皇上对臣妾有什么不满,尽管说出来就是,为何要拿寒儿与紫染开刀?”

景帝缓缓蹲下身子,目光与她平时,犀利的眸光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嘴角渐渐泛起一丝冷幽的弧度。

“朕倒是想跟你说啊,可你听吗?为了救寒儿,你答应过朕什么?可是你如今又是怎么做的?你觉得事到如今,你还有资格质问朕为何要这么做吗?”

“就因为这个,所以皇上就要寒儿娶一个他完全不喜欢的女人?”莲妃紧紧地抿着唇,哑着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难道皇上看不出来吗,寒儿是真心喜欢紫染的,皇上这么做,和直接拆散他们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