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34章 是要让我回王府吗?

第234章 是要让我回王府吗?

接连三日,苏紫染几乎都是在床榻上度过的。

离开睿王府之后,本打算回城郊别院,礼哲还在那里,也算是她目前仅剩的一个慰藉。只是没想到,那一夜喝得烂醉如泥,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雪炎的别院中了。

还记得那一夜她心情不好,似乎迁怒了雪炎,可那人却陪她喝了整整一夜的酒,还把她带了这里——这个熟悉的地方,似乎每次在睿王府受了伤都会来这里,上一回是中毒,这一次是心伤。

这三天来,雪炎也不打扰她,只是任她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只有在每日三餐的时候才会差人进来送饭给她,自己却从未进来过,兴许是怕她不高兴。

不是没想过要离开,可整个人都懒得不想动,混吃混喝地待在这里,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怔怔地盯着床顶发了许久的呆,她终于如梦初醒般地在自己额上用力拍了一掌。

“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整间屋子。

额上红肿,她慢悠悠地掀了被褥,起身踩上绣鞋,拎了件雪炎为她准备的衣裳,拾步朝门口走去。

拉开房门,院子里,一袭紫袍长身玉立,高贵邪魅,单单是站在那里,就已是摄人心魄。

蔚蓝的. 天空日头高照,金色的阳光遍地直撒,徐徐清风拂来,似乎也吹散了连日来心中的阴霾雾霭。

听到身后的开门声,雪炎微微一怔,顿了许久才慢慢转过身来,视线触及她纤瘦的身子,眸光微微一敛,嘴角勾起一抹艳绝的笑容。

“阿紫,你起来了?”

苏紫染点点头,慢慢朝他走去,裙裾在夏风中轻轻曳动,如同盛开到极致的白莲,步步生姿。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不语,一个怕对方仍有怨言,一个却是不知如何开口,久久地沉默,寂静的空气中落针可闻。

突然,一阵巨大的兵甲撞击声传入耳膜,在这凝滞的氛围中显得有几分诡异。

苏紫染皱了皱眉,看着他的眸光中含着一丝疑惑、一丝担忧,她率先别开了视线,拾步朝大门的方向而去。

身后一阵衣袂簌簌,还未等她走到门口,已有一道翩然紫影越过她向前走去,在离大门几步之遥的地方,却又蓦地停住,缓缓转身,眉心微微一凝:“阿紫……”

看懂了他目光里的担忧,苏紫染耸了耸肩,神色如常地轻声一笑:“怎么,到了这时候,你以为我还会执迷不悟?”

“你不会。只是我怕他太过执着,你终有一天还是会回到他身边。”

苏紫染看着他,没有接话,深幽的瞳仁慢慢朝门口掠去,轻轻敛眸:“雪炎,先看看外头怎么回事吧。”

男人深深地叹了口气,再度转身。

恰在此时,大门被人用力地叩响,一下下杂乱无章的声音中透着几分焦急与不耐。

雪炎再次顿住脚步,心中不好的预感愈演愈烈,虽然不知来人究竟是谁,却又隐隐地觉得自己不该去开这扇门,几乎就要转身将那女人带离这个地方。

“雪炎,有人在敲门。”

身后,女子提醒的声音再度响起,他微微一震,袖中的双手竟有些不可抑止地发颤。

他发誓,今日之后,一定要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大门甫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并非是预料之中的那个男人,而是那日在喜堂上因为红盖落下而看到的那张新娘的脸。

在她身后,还有一大堆的侍卫集结,个个手握长剑,面容严肃冷峻。

明显就是来者不善!

雪炎先是一愣,而后心底泛起丝丝冷笑,如果来的是那个男人,那他确实不能确定阿紫的心,可若是这个女人,阿紫又怎么可能跟她走?

苏紫染在里头看得眯了眯眼,白皙的脸上血色渐逝,紧紧抿着双唇,脚下微微颤抖,一瞬不瞬地看着门口的动静。

“不知睿王妃大驾光临寒舍,有何贵干?”雪炎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

花倾城淡漠疏离地回以一笑:“本王妃自然是来接苏侧妃回王府的。”

“哦?”雪炎嘴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眸中却是渐带冷色,“王妃凭什么以为,你想带她走,她就一定得跟你走?”

“首先,本王妃是正妃,她是侧妃,单从这一点来说,她就得听本王妃的,不是吗?”她脊梁挺得笔直,幽幽的笑容中带着森森寒气,“更何况,她是睿王府的人,这位公子却又是谁,有什么立场管我睿王府的家事?”

“在下是阿紫的朋友。”雪炎眯了眯眼,瞳色逐渐转深,冠玉般的俊颜上掠过一丝危险的气息,薄唇轻启,“至于王妃所言,据在下所知,在王妃大婚当晚,睿王爷同意了让阿紫离开睿王府,难道王妃竟然不知吗?”

苏紫染一怔,眸中掠过一丝诧异,这件事,雪炎怎么会知道?还是说,他只是信口胡诌?

花倾城的脸色登时一僵,薄唇轻抿,视线微微错开,再不与他对视。

雪炎将她这种反应尽收眼底,轻轻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笑,还当那个男人真的有多爱这位王妃,原来到头来,竟连那男人受伤的原因也不曾知道。

或许,有些东西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看起来,睿王妃是不知道这件事了?”他的语气已经带上了丝丝嘲讽。

花倾城自然不会承认这一点,冷笑一声,嘲弄道:“本王妃并不是很明白这位公子口中的放她离开是什么意思。若是本王妃所料不差,睿王应该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苏侧妃休书吧?那也就是说,苏侧妃她还是睿王府的人,公子此刻并无权管她的去留!”

雪炎眉心一蹙,浑身上下蓦地散出一股冷硬的气息。

却在此时,那个一直未曾开过口的女子突然出了声,轻笑中弥撒着不屑:“所以睿王妃现在的意思,是要让我回王府吗?”

不意她会突然出声,门口冷然对峙的两人皆是微微一愣。

顿了片刻,终究还是花倾城率先开口:“不错,本王妃并非一个小气之人,既然你曾经是睿王府的正妃,如今本王妃也算是抢了你的位置,对你不起,所以今日特来接你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