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47章 哪里来的蠢货

第247章 哪里来的蠢货

黄沙古道,炎炎烈日,紫衣男子丰神如玉,灰袍男子平凡瘦小,两人各自扬鞭策马,奔腾于滚滚沙尘之上,衣发翻飞。

几日的颠簸,苏紫染终于没有再强求雪炎离开,或许是因为她知道,那对雪炎来说是不可能妥协的事,就算表面上真的依了她,他也一定会偷偷地跟在她身边,又或者,她的伤确实需要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在旁照料,她也不想自己还没到边关就已经死在了路上。

只是这辈子,她自认凡事无愧于心,到头来,却终究一次次地欠了这个男人,欠到再也还不清。

“吁——”

两人在一片山道前停下,中央大道平坦,两旁高山傍立,林木葱郁,溪涧澈澈。

紫袖一扬,男子伸臂指着面前的方向,嘴角一抹邪肆妖孽的笑容勾起,道:“阿紫,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大约再走一个时辰就能到达军营了。”

苏紫染“恩”了一声,脆生生的嗓音清如山涧:“谢谢你,雪炎。”

男子摇摇头,微敛了笑意,似又有些担忧,眉心微微一凝:“只是军营重地,不是人人都能进得去的,我知你聪慧,可是在想好一个完全之策前,最好还是不要擅闯,否则,就算那人有心保你,恐怕传到景帝耳中也不能。一.本。读。小说 xstxt善了。”

“我知道了。雪炎,你自己保重。”

“好,你去吧。我看着你走远了就走。”

营帐外,士兵拿着火把四处巡逻,整齐的练兵声不绝于耳,透亮的火把照射下,白色的营帐在空地上投下层层暗色倒影。

主帐内,一豆烛火。

一个身着铠甲却仍是瘦弱单薄的士兵正在将食盒内的饭菜一盘盘摆放到那张点着烛火的桌上,动作迅速,像是在躲避这屋里的什么人一样。

没错,她就是混入军营的苏紫染。

如雪炎所说,军营重地,她想了很多办法混进来,可结果就是差点没被人当做打探军情的细作抓起来。再后来,她就干脆装成士兵,可没想到最后竟会因为她过于瘦小而遭人鄙弃,把她安排进伙房当了个伙兵。

这一天折腾下来,她已经被那厨房的烟熏火燎烧得够呛,手忙脚乱,几乎连当个伙兵都被人赶走,幸而伙房那个管事的人好,当她是新来的也就没跟她计较。

熟料,到最后,那管事自以为给她安排了一个最佳差事——让她来给元帅送饭。

天知道有多少人想一睹这位元帅的真容,据说这位元帅是史上生得最美、气度最好的元帅,虽说军营里都是些男人,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去接近元帅,可约摸是古人对于上位者都有一种天生的崇敬之情,所以每个士兵都把见元帅一面当做自己的梦想之一。

又偏偏平日里,就算是战场上打仗的士兵也并非人人有幸见元帅一面的,所以她这个差事在众人的眼中无疑是最好的,不知招来了多少人眼红嫉妒。

可是天知道她有多想拒绝!

进来给这个男人送个饭确实是没什么,可她很难想象,若是叫他碰上了,凭他那种眼力劲儿,会不会一下子就将她瞧了出来?

不可否认,她来边关是为了他,可她同时又很怕和他正面接触,她只想远远地待在这里,直到他凯旋得胜,班师回朝,那就是她彻底离开的日子。

饭菜都已摆完,她重新盖上食盒的盒盖,抬眸正欲离开,眼梢却不经意间瞟到了一本书。

更准确地说,她的视线是落在被那本书半压着的另一间物事上。

摇曳的烛火飘荡不息,她神色微怔,徐徐抬手,将那碍事的书本移开,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时此刻,她的手正在微微发颤。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朵紫色的莲花,高贵妖冶,瓣瓣精致,随着她手下动作,一根形状姣好的长簪缓缓呈现,露出那支紫玉莲花簪全部的样子。

一直在想,为什么荷包里放着的紫玉莲花簪会突然之间消失不见。

明明那一日离开王府的时候,她放得很好的不是吗?

撕毁那根蓝色发带的时候已然痛彻心扉,再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将簪子也砸了,最后的最后,她竟好生将那簪子随身带在荷包里。

可是不知为何,前天夜里,她突然就发现那荷包空了。

那一刻,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受,就算她早前动过要把那簪子摔了的心思,可真正得知它不见的时候,心里还是抽得厉害,那已经是她和男人之间唯一仅剩的联系了,若是连这根男人亲手为她刻的簪子也没了,那这一年的时间,她和他之间还剩下点什么?

可是,种种猜测假设之后,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根簪子竟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里是他的营帐,那这簪子究竟是谁之物也自是不用多说。

现在想来,应该是雪炎刚刚为她动了手术、而她被男人强行留在墨轩阁的那一夜,他在她的荷包里发现了簪子,然后趁她熟睡之际拿走了吧?

可是为何?

若是后悔送她了,那与她说一声就是,何必偷偷摸摸、趁她不备的时候,用上这种卑劣的手段?

白净纤长的手指一寸寸抚上那几瓣莲瓣,暖润的触感一如他最初送她这簪子的时候,在清风居里,阳光闪耀、微风拂动,他静静地坐在石凳上悉心雕刻,俊美无俦的侧脸一如坠下凡尘的谪仙,而她,则坐在他身旁,一边观察他手中的物事、一边偷看他专注如斯的神色。

那个时候,还没有玲珑珠、没有花倾城,他应该不是在做戏吧?

所以,赠紫玉莲花簪是真,亲自下厨为她庆祝生辰是真,他温暖如阳的笑容也是真。

他也曾真心待她。

那么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成了如今这般满目疮痍的模样?

怔怔出神,苏紫染迷茫的眼底透着一股凄凉的哀伤,厚重的盔甲将她瘦小的身子衬得一览无余,更显出几分苍凉可怜的味道来,握着簪子的手还在不断发抖。

蓦地一阵冷风拂过,伴随着帐帘被人拉起的动作,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听一道冷彻心骨的嗓子沉沉响起:“你在干什么!”

苏紫染一惊,发抖的双手一个不稳,莲花簪就这么失了钳制,直直地从手心飞落出去。

她骤感不妙,若是不当心摔了这男人的东西,这军营怕是再也待不下去了。瞳孔一缩,她想也不想,连忙飞身而出,伸长了双手去接那几欲落地的簪子。

电光火石之间,眼前银芒一闪,她还没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下一秒,肩上陡然一痛,整个人都和那道坚硬的银色铠甲撞在了一起,似是都不意对方会有此动作,两人俱是一愕。

蓦地,男人脸色大变,苏紫染瞪大双眼看着他长臂一捞,却终究是晚了一步。

“噌”的一声脆响,是两人方才都急欲护住的紫玉莲花簪碎成了两段。

她心里一痛,一时间什么都忘了,只顾愣愣看着地上那两段紫色,眸色深绞,唇瓣紧抿。

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方才急着要去接那簪子并非因为怕自己再也无法留在这军营,而是怕她和男人之间唯一的牵绊也这么断了。

偏偏天不遂人愿,簪子终究还是断了。

就像她和男人之间的关系,明明表面上两人都在拼命地维护,可是不知为何,一次次的碰撞之后,两人终是越走越远,这段关系也成了不可轻易触碰的禁忌。

正失神间,颈上陡然一重,一双强劲的大掌紧紧将她掐住,巨大的力道让她甚至来不及顾及呼吸不畅的问题,因为她更怀疑自己的脖子会在下一秒被他拧断。

“哪里来的蠢货,谁让你擅入本王的营帐!”男人嘶哑着声音,疾声厉吼。

那一刻,在摇曳烛火的映射下,她分明从男人赤红的眸中看到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怒火与杀意。

仅仅因为一根簪子,就想杀了她?

若说此刻她还看不出这根簪子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那就只能说她蠢了。

苏紫染心里其实很想笑,可是脖颈被人死死掐住,痛得她眉心深锁,根本无暇做出其他多余的动作。

“王爷……属……下……只是……”拼命忍着喉间疼痛,苏紫染两手死死抓伤男人的臂膀,若是她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今日怕是要把命交代在这男人手里了,胸腔中的空气似已用尽,她脸色发白,拼了命憋出最后几个字,“只是……来送饭的……”

熟料,听完她的解释,男人根本毫无反应,一双漆黑如墨的深瞳死死瞪着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足以将人冻结的寒气,犀利冷彻的眸光像是要把她射出一个洞来。她毫不怀疑,若是眼神能够杀死人,她绝对已经被这男人凌迟不下数万次!

他怎么能为一根簪子杀了她?

这一刻,她差点没自报家门,告诉他,她就是苏紫染,他不能这样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