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50章 多谢王爷不杀之恩

第250章 多谢王爷不杀之恩

闻言,男人眉心几不可见地一拢,眸光轻凝,寡淡如水的视线再度斜了她一眼。

“若说第一次忘了也就罢了,可你一天之内见了本王两次,难道也会忘吗?”

声音沉沉,不辨喜怒。

苏紫染嘴角微微一抽,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难道还要她说,她脑子不好使,还请王爷大人有大量原谅她吗?

抿了抿唇,她兀自扯出一抹牵强谄媚的笑容,故意用一种又是夸张又是崇拜的语气道:“实在是王爷生得俊美无双,小人这辈子从未见过王爷这般好看之人,所以才会一日之内两次失了仪态,还望王爷看在小人这般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的份上,绕过小人一回吧。”

说完,她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不停眨巴着晶亮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君洛寒抬手抚了抚额,太阳穴却还是不可抑止地跳了两下,他好像有些知道自己方才为什么会对这人手下留情了。今日之前,这世上只有那个女人能够说出让他抓狂的话来,可是今日,他竟被一个小小的伙兵说得无言以对……

良久,他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似笑非笑道:“所以你是想说,你是因为本王生得太好看,所以才会一个不留神砸了本王的东西?”

苏紫染张了张嘴,瞬间面瘫。

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况且她记得她好像说过,她是被他吓着了才会砸了紫玉簪吧?

蓦地,她眸色一闪,跪在地上的瘦小身形陡然僵住,两眼发直,一瞬不瞬地盯着男人案上那根完好的簪子。

竟然……被粘好了?

这么短的时间,这男人果真是闲着没事干,就去粘那簪子了吗?

她攥了攥手心,脸色微微发白。

可是,就算粘好了又如何,已然摔过的东西,就算勉强又聚合在了一起,那道裂痕也会明明白白地存在于那里,又如何掩盖得去?

一时间,心里头五味杂陈,翻涌的情绪几乎让她跪立不稳,腹部早已结痂的伤口似乎也隐隐作痛起来。

良久未听到她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是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从她口中逸出,男人微微一怔,徐徐抬眸,眼角轻扫到她身上时,见她正神色复杂地盯着案上那根紫玉簪,脸色蓦地一变,一种被觊觎了心爱之物、同时又被窥探了内心世界的强烈愤怒涌上心头。

铠甲摩擦的声音响起,男人大掌一挥,空气陡然有一股强劲的气流涌动,疾风带过。

苏紫染兀自失神之间,身子陡然一轻,待她反应过来,天旋地转,眼前景物骤变,而她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在床脚上。

“噗……”的一口鲜血自她嘴里喷出。

她紧紧捂着胸口喘了几口气,旋即蓦然抬眸,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厢神色平静的男人,那样的他,陌生得让她感觉他们就像从未认识过一样,他怎么能在前一秒还对她笑,后一秒却突然对她出手?

还是说,她本就从未了解过他?

是了,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不是吗?若非如此,又怎么会让她傻傻地一次次地相信他,又怎么会让她一再地自欺欺人,以至于到了最后,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笑话?

被她又惊又怒的神色盯得发憷,男人眉心微凝,不动声色地错开了与她相交的视线。

除了那个女人,这还是他第一次后悔做了一件事。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伙兵,自己方才竟然后悔对他出了手?

摔断了紫玉簪,自己没有要他的命已经是格外开恩,为什么就连打他一掌也会觉得如此躁动不安?

紧紧地握了握拳,他微颤着左手去够案上那根簪子,直到那暖润的触感自手心钻入心肺之间,他狂躁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徐徐扫了一眼床脚那人,他眸色淡淡道:“紫玉簪除了断成两截,还有紫莲处也有损坏。从现在开始,你就待在本王的营帐中,直到把那莲瓣处缺失的一角找出来为止。”

苏紫染呼吸一滞,连带着方才那股怒火也瞬间偃旗息鼓,唯有那句“紫莲处也有损坏”如同一把利刃深深扎在了心里。

原来,不只是断成了两截。

原来,已经摔得支离破碎。

她身形微晃,良久,方才弯了弯唇,勉力一笑:“多谢王爷不杀之恩,小人知道了。”

话音未落,她已经就着半坐在地上的姿势找了起来,床脚、桌脚、方才紫玉簪落地的地方,这帐内的每一寸土地,她都没有放过。

可是转了一圈,也没见到任何紫玉的痕迹,心中不免微微失望,她起身走到男人身旁,复又蹲下,嗓音微哑道:“王爷,烦请抬脚。”

男人愣了愣。

幸好,他没有问为什么,反而配合得很,仅仅是那么一瞬间的事,那双金线银丝的黑色长靴就慢慢抬了起来。

可是,也没有。

“好了。”

苏紫染叹了口气,不死心地回到方才那些地方,又几乎把每一寸土地都找了过来,就差没将地面掀起来找了。

“本王现在有事出去,你就待在这里,没有找到之前不准离开。”

“是,小人遵命。”她敷衍地应了一句,视线却仍是一瞬不瞬地落在地面上。

男人出帐之前,脚步忽地一顿,侧首扫了一眼她专心致志的侧颜,眉心微微一凝。

苏紫染没有注意到他这细微的动作,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眼前的地面上,心头烦乱不已。

明明都找过了,为什么就是没有?

难道是因为有人进来过,所以被他们踩在鞋底带了出去?

思及此,她倏地脸色大变,大睁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惊惶,探出的双手也不由微微发颤。

就算找到了紫玉,簪子也修复不到原来的模样了,可不知为何,她就是执着地想要将其找出。

就算无法回到最初的模样,起码也是原来的紫玉莲花簪啊!

狠狠在男人的床脚上拍了一掌,力道之大,就像是要把那床直接砸了一般。

蓦地,她眸色一亮,刹那间犹如盛开到极致的绚烂烟火,璀璨生辉,而那漆黑的眼底深处分明倒映出一隅小小的几乎会被人忽视的紫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