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52章 本王该如何罚你?

第252章 本王该如何罚你?

风,席卷了夜的光辉与冷涩,星子黯黯,投洒在广袤空寂的地面上,投射出寥寥斜影。

营帐不远处,两道斜斜的暗色人影被拉得老长,隐隐能看到那是两道穿着铠甲的身影,一个颀长挺拔,一个身形瘦小,并肩走在一起却是难得的和谐。

“你看,我就说不会出什么事的吧,你非得瞎操心……”

“是是是,但我那不是以防万一吗?万一你懂不懂?”

“哟,我说容大将军,这才多久不见呢,别的倒没见你长进多少,怎么尽学会了瞎贫?”

“起码我还学会了贫,你说说你,这么长时间你都学了些什么?”

“我啊,天生就是个全能型,所以现在自然是没东西可学咯……”

“……”

容恒微微侧目看着身旁笑得眉开眼笑的那张脸,尽管与她原本的面貌大相庭径,可那双眼睛却依旧是她的没错,看到久违的笑容爬上她的脸,哪怕这人还是同过去一样臭美,他也没了与她计较的心思,若非为了不让她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甚至会忍不住附和她两句。

快到营帐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正对着她,笑问:“凤兰,明日起,我也能同父亲一样带兵了,你为我高兴吗?”

“哦?”苏紫染眯了眯眼,故作审视地睨了他一眼,看着他眸中神色由晶亮的期待一分分转为小心翼翼,心中不由好笑,一张小脸板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呆瓜,自然是高兴的。我们是朋友啊,你达成了你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又怎会不为你高兴?”

对面那人眸色一亮,刹那间笑得像个得了糖果的孩子一般。

天色崭亮,乌压压的黑云却像是一团漆黑的浓雾蒙在众人心头,全然一幅山雨欲来之势。

大半日过去,苏紫染仍是坐在男人的营帐中等他回来,随着沙漏一点点地落尽,再被她翻来覆去地倒,却仍未见那男人回来,她的眉心也一点点地蹙起。

昨夜无意听到了他和镇南将军的对话,虽然最初也觉甚是危险,可听他如此笃定地说有十成把握,后来倒是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此刻,心里的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

时辰还早,说不定他只是路上耽搁了,不是吗?

以他的身手,别说是以一敌百,就算是千军万马在他面前,他定也能安然归来吧?

是了,一定是这样!

神思难定间,她随手抓过案上横斜的紫玉簪,又从怀里取出昨夜买回来的细小金钿置于案上,瞥了一眼男人昨夜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浆糊,她眸光微微一凝,伸出的右手在半空中顿了良久,才继续往前,徐徐握上那根细小的木棒。

紫莲缺失的一角怕是无法直接补回去,就算勉强粘合起来,恐怕也会变得面目全非,再不能恢复到从前的模样。想了很久,她终是不舍,就算不是为了送她簪子的人,而是为了这簪子本身,她也得想办法将它补好,毕竟是她失手摔碎的东西。

所以她去买了金钿。

虽然单是紫玉本身无法将裂痕修补,可若是在裂痕处镶上这些细小的金钿,应该就能将那些难看的痕迹掩盖起来,或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可就算这是他亲手所制,但这簪子既然送给了她,他就没有权利一声不吭地拿走不是吗?所以如今,管他如何想的,只要她喜欢就够了不是吗?

这般想着,原先想等他回来同他商量一下的念头也没了,手中的木棒已经触上了莲瓣缺失的一角,将手中那细小的紫玉小心翼翼地粘了上去,然后用力地吹了几口气。

金铺的老板说,要想让这金钿长久地嵌在簪子里、甚至和簪子融为一体,就不能直接用浆糊将两者粘合起来,那样的话,且不论时间长了金钿会掉,就连那粘痕也是极难看的。

她没有男人那么高深的功力,也不知道如何用内力将东西打入如此窄细的簪子里,所以她只能一步步慢慢来,用老板赠予她的小锉刀慢慢将金钿镶上,再辅以他们制玉镶金之人特质的药水,老板说,只消等上一会儿,金钿就会牢牢地嵌在里头。

“你在干什么!”

帐帘突然被人撩开,一声沉喝自门口的方向响起,迎着阵阵秋风,毫不掩饰其中怒气。

君洛寒怎么也没想到,他一回来就会看到这般场面。

那个被他命令待在这里不准出去的士兵正坐在案后对他的簪子做着什么,自己明明只是让他找出那一隅缺失的紫玉,他手里拿着浆糊是想干什么?难道还想帮自己粘回去不成?

思及此,他脸色大变,深凝的眉心中顷刻划过一道暴戾的冷芒。

为了保持簪子的完好,他不愿将其假手他人,就连送去给金铺老板修整他都不愿,更何况是眼前这个毛手毛脚的士兵?

是不是他对这人太好了,以至于这人都忘了身份、忘了上下尊卑?

帐外的士兵听到他的声音,吓得立刻冲进来跪倒在地,慌忙问:“王爷,出什么事了?”

虽是在问这男人,可那士兵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落在案后的苏紫染身上,不断朝她挤眉弄眼,就想问问她究竟出了什么事,可她却似无所畏惧地看着他们的王爷,吓得他眉心急跳,再也挤不出半个字来。

君洛寒阔步朝帐中的几案走去,紧绷的俊颜上冷色昭然,垂于两侧的双手紧握着拳,连手背上暴露的青筋也是一分不差地落入二人眼底。

苏紫染舔了舔嘴唇,嘴角抽搐几下,却是任她怎么努力也扬不起来。

她怎么就没想到呢,她方才想的所有男人不能朝她发火的假设都是建立在她是苏紫染的基础上,可是现在,在这男人眼中,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士兵啊!

“王爷,那个……”

男人冷冷一笑,阴沉的面容甚至比外头那风雨欲来的天色更为可怖,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告诉本王,你在干什么?”

苏紫染一幅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握着紫玉簪的左手微微一抖,慢慢朝他伸了过去。

“王爷,小人……”

“等一下!”男人双眉紧锁,突然出声打断,眼梢一抬,漆黑如墨的深瞳徐徐朝身后跪在帐帘旁的士兵扫了过去,眸光微微一凝,指着帐帘冷道:“你出去!”

那人登时如获大赦。

可走之前,却又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用那一脸“望君珍重”的表情看向了苏紫染,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苏紫染眼角一抽,顿时成了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看在男人眼里,那就是十足的狰狞纠结。

他眸色微敛,深绞的视线再度落回她白皙如玉的掌中紧攥的那根紫玉簪上,一瞬不瞬地沉吟许久,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半响,他忽地眯了眯眼,抬步朝案后的她走去,每一步都走得极缓,节奏感强烈的脚步声一下下都像是直接叩在苏紫染的心头一样,颤得她太阳穴突突地跳。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惧意,男人的语气忽然缓和不少:“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向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可是今日,却把同一个问题连续重复了三遍,而且这第三遍,竟然连怒气横生的表情也没了,看得苏紫染不由心头一惊。

难道是气急了,所以想直接把她给干掉?

怪不得方才要把那个士兵支走呢!

亏她还心心念念想着要替他把簪子修好,瞧瞧这男人,端的是什么狗屁态度!

心中气苦,她嘴角微微一撇:“王爷不是看到了吗,小人正在替王爷修簪子呢。”

“既然知道自己是小人,你难道不知道,未经同意,主子的东西是不能乱动的吗?”

苏紫染愣了愣,旋即狠狠咬了咬牙:“王爷,真是对不起,是小人不好,小人不该擅自做主就动了王爷的东西。只是小人的祖母教过,弄坏了别人的东西就得赔一个来,可小人又赔不起王爷这紫玉簪,所以只能亲自动手修补,聊表诚意,若是惹得王爷不高兴了,还请王爷责罚!”

自始至终,她的目光都是落在手中的紫玉簪上,所以没有注意到男人徐徐挑起的眉梢。

他眸光微凝,菲薄的唇瓣轻轻一抿,低醇的嗓音缓缓流泻:“这是本王送给心爱之人的东西,如今被你摔碎了怕是要惹她生气,所以本王想亲自修补、以表诚意,可如今你为了你的诚意破坏了本王的诚意,你说,本王该如何罚你?”

这绕口令似的话差点没把苏紫染绕晕过去,幸好她最终还是理清了男人要表达的意思。

第一,这是他送给心爱之人的东西。

第二,他为了表达诚意才不愿让别人碰,也难怪没有直接找个金铺帮他整合这簪子。

第三,她还是躲不了被罚的处境。

“可是按照王爷那种修理方式,簪子还是会留有裂痕,恐怕王爷送给那女子的时候,她也会嫌弃吧?”

“哦?你这样认为?”男人似乎是在问她,又似在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