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54章 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人?

第254章 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人?

苏紫染蓦地一惊,红唇微启,眼波流转,不过转瞬的时间,心中已有万千个念头闪过。

起初,她真的有想,他该不会真的看出点什么了吧?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不对,按照这男人的个性,若是真的有怀疑,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去确认这件事,而非以这般玩笑的口吻说与她听,让她生出防备的心思来。

所以,他应该还是不知道的吧?

这般想着,她连忙敛了敛眸,收了瞳孔中瞬间掠过的愕然与慌乱,旋即又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双眼恶狠狠地瞪着面前身形高大的男人,毫不掩饰眼底深处的翻涌怒火。

“王爷,虽然小人相貌丑陋、身形矮小,也确实经常因为这些原因而受人嘲讽,可是小人一直以为王爷并非这般浅陋之人,更不会在意这些表面的东西。没想到,王爷和他们根本没有差别,甚至比他们更加可恶!”见男人狭长的凤眸中略略划过一丝错愕,她心底淡笑,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地继续着这场怒火,咬牙切齿地恨恨道:“看来是小人对王爷期望过高!”

显然是再次被她不分尊卑的话惊到,若是放在其他任何人身上,便是这男人真的把他们当女人如何,就算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又岂敢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恐怕还会举双手赞成男人的观点才是。

可是她想,反正她在这男人眼里已经够奇怪、够尊卑不分了,若是突然之间又懂礼知仪变得谦卑,他才真的会怀疑她的身份吧?

四目相对,两双深绞着复杂情绪的双眸紧紧相对,谁也看不懂彼此心里的真实想法。

她攥了攥手心,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指甲已经慢慢嵌入掌心,与这男人对峙,需要的不仅是随机应变的聪明才智,还得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才行,而显然,她的内心还不足以强大,所以才会每每被他一句话吓得晕头转向……

男人眸光微凝,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好半响,他唇角一勾,笑容潋滟而惑人:“本王竟不知道,原来本王先前在小九眼中的形象是如此高大?”

那模样,就像是方才两人之间的所有不愉快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苏紫染简直被他气得吐血,究竟是她表达能力有问题还是他理解能力有问题?

难道他没有听懂她的话么?

难道他不知道她想说的重点不是他先前的形象有多高大、而是他现在的形象有多浅陋么!

她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发现竟已扬不起来,便暗暗翻了个白眼,一脸漠然地错开了与他相交的视线。

男人不以为意地挑了挑眉,嘴角笑意不减,慢慢朝她靠近过去,就在苏紫染一脸愕然地以为他要对她意图不轨时,他竟一撩袍角,缓缓在那张宽椅上坐了下来。

每一个动作,都透着媚心蚀骨的优雅气度。

苏紫染脚下一软,险些没踉跄地跌倒在他身上。

这妖孽啊……

他就不能不要时时刻刻散发出这种勾引人的气息么?

就连对着她如今这般男儿身也是如此,更别提对着那些个女人了,也难怪那些女人一个个都跟苍蝇似的围在他身边!

这叫什么?

这就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是了,就是这样!

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她狠狠阖了阖双眼,复又睁开,想到自己此番来边关的目的,她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定下心神。

这才一日时间,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成了如今这般不伦不类的模样,若是长此以往,她那颗岌岌可危的心怕是又要沦陷……

营帐内原本是一片寂静,蓦地却响起一下下富有节奏感的声响,只见男人骨节分明的右手食指正在身前那张几案上徐徐叩击,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却又带着一股淡淡的韵道。

“小九,不管你信与不信,本王确实不在意一个人的容貌究竟如何。”

苏紫染一怔,不意他会突然提到这个,看向他的目光中微微带上一丝诧异。

男人忽地停下手中动作,将桌上摆着的那根紫玉簪慢慢拢入掌中,细细摩挲,眉梢眼角都渐渐带上一股如紫玉的触觉那般暖润的柔和。

蓦地,他眼梢轻抬,淡淡瞟了她一眼,轻声一笑:“这簪子的主人,本王最初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她相貌平平,最多就是有些小聪明,根本不足以激起本王的兴趣。聪明的女人本王见多了,漂亮的女人更是不少,将这两者结合起来的,也并不在少数。可你说,为何本王突然有一天就发现,自己的眼中只能容下她一个人了呢?”

苏紫染刹那间满目愕然,待她慢慢消化了这句话,嘴角却又是苦涩一勾,喃喃道:“簪子的主人?”

是说她么?

这簪子自从做好以后就一直在她身上,应该是在说她吧?

可是,何其可笑,他竟然对一个陌生人说,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人?

原本就是一个骗局,原本就是一场早有预谋的伤害,事到如今,他如何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来?

“是啊,就是本王与你说的那个女子。”男人点了点头,低垂着眉眼,并没有注意到她突然变化的神色,“这簪子是本王送与她的生辰礼物,此番出征,本王又从她那里要了过来,留个念想。”

苏紫染脸色一白,却又莫名地想笑。

这男人,果然是说谎不打草稿啊。

这簪子哪里是从她那里要来的,分明就是偷来的……

男人忽地抬眸,她还未来得及收了脸上神色,那一抹淡淡的嘲讽就直直落入了他眼中。

他微微一怔,突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菲薄的唇瓣微微一抿,突然勾唇一笑,掩去了深邃的眸底翻涌不息的万千情绪。

“小九,本王束腰的玉带坏了,你可会修理?”

苏紫染还没从方才那段对话中回过神来,闻言,忽地又是一愣,不由又一次感慨这男人的思维跳跃。

半响,她徐徐勾唇,一声哂笑,毫不掩饰地讥诮道:“王爷这么有钱,难道还会在乎区区一根玉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