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56章 你不敢给本王看的原因

第256章 你不敢给本王看的原因

是夜。

营帐内,豆亮的烛火随着秋夜的微风轻轻摇曳,不知何时,凉却的茶香被人撤下,换来了一个带着清甜梨木味的香炉。

苏紫染专心致志地鼓捣着手中那根银月色的玉带,几乎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把手里那根细针给扎歪了。

其实玉带损坏得并不严重,起初男人给她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是后来她坐下来仔细研究之下才发现某两颗宝石之下的材质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磨损了 ” 。

说到这个,真是不得不感慨那男人观察力敏锐,若是放在她身上,恐怕再用几个月她也不一定能发现这玉带坏了。

可若是由着它去便罢,要是缝补了那磨损之处,反倒是能叫人一眼看出那细枝末节的差别,让人感觉突兀不少。

突然,也不知是怎么的,一下子就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她早说了自己手艺不好,既然那男人非要叫她补,那就得承受让她缝补这玉带的后果!

嘴角轻轻一勾,那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面容上,竟带着一股娇俏的笑容,眉梢眼角尽是浅浅柔柔的和煦。

将手中穿着墨色细线的绣花针扎入那磨损之处的边缘,她的动作极缓,一下一下,似乎都带着初学者的小心翼翼,尽管说是要恶作剧,可不知为何,就连那恶作剧的方法,竟是也与旁人不同。

半响,两处之中那一处较小的磨损已经被她渐渐补好,可四周密密麻麻的针脚却是叫人看得哭笑不得,连她自己都不由佩服自己那“恶作剧”的功夫。

将玉带翻转了半圈,移到另一处较小的磨损处,她渐渐收了笑意,慢慢将手下之处也做得与方才那处一般,乌压压的一团,实在难看得很。

男人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正神色古怪地盯着他那根玉带,也不知在研究些什么,竟是一会儿紧紧拢着眉头、一会儿却又溢出得逞的笑意。

轻咳一声,企图拉回她胡乱游走的思绪,可也不知是他发出的动静太轻还是她实在太过专注,别说是发现有人走进了营帐,就连他刻意发出的动静也没能入她的眼。

他眸光微微一凝,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

“小九。”

直到男人轻唤出声,苏紫染才终于回过神来,腾地一下从宽椅上站起,手忙脚乱地将玉带往身后一收,尴尬地讪笑应道:“啊是,王爷,小人没有注意到王爷进来,还请王爷恕罪。”

君洛寒挑了挑眉,菲薄的唇瓣轻轻一抿:“你在身后藏了什么?”

苏紫染一吓,忙不迭地摇头,一脸正经道:“没有,小人绝对没有!”

“若是果真没有,你就把双手都放到前面来,向本王证明。”

苏紫染心底暗骂,我有没有藏东西要你管啊,我凭什么要跟你证明?

僵持了半响也没见她有任何动作,男人危险地眯了眯眼,轻声一笑:“小九,是不是本王待你太好,以至于你都忘了自己的身份?”

苏紫染心里又是一紧,真的是比窦娥还冤。

他待她那也叫好?

这男人究竟懂不懂什么叫好啊!

是不是在他眼中,不杀她、给她那么点好脸色就算是天大的恩惠了?

嘴角微微一撇,她又开始不满于自己方才的动作,狠狠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无奈又窘迫。

她到底为什么要做贼心虚,为什么要把东西藏起来?

方才这男人一进来,为何她就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又是良久的静默无言,男人正对着烛火,那摇曳的光亮似乎在他深邃如墨的墨瞳中投落了浅浅的弧光,为那一团怎么也抹不开的浓雾添了几分晶亮的璀璨,似乎还有潋滟闪烁。

苏紫染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面部僵硬的表情,扬起一个自认为很讨好的笑容,慢慢把身后的玉带拿了出来。

“王爷,其实小人真的没有藏什么,只是方才王爷进来的时候没有半点声音,把小人吓了一跳,所以小人情急之下才会将正在修补的玉带放在身后。”

瞧瞧这话说得多好听,明明是“藏”、她却非要说自己是“放”,还把那一切的过错都退到了这男人身上,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要为自己鼓掌欢呼了。

男人微微挑眉:“哦,这么说,还是本王的错咯?”

“不不不,小人哪儿敢有这个意思啊!小人主要是想表达,小人并没有藏任何东西。”

“既然如此,就把你补好的玉带给本王看看。”

“啊?”苏紫染眸色一怔,嘴角的笑容顷刻间僵滞无比,半响,她紧紧地皱起了双眉,那纠结的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王爷,小人现在还没补好呢,要不……要不王爷明日再看吧?”

“怕什么,连它最坏的样子本王都看过了,难道你补了一半之后反倒是不能见人了吗?”

不知为何,她竟然在男人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丝揶揄的笑意。

她果真是疯了,现在还有功夫想这些有的没的!

“不是不是,王爷……”

不等她说完,男人就打断了她的话:“既然不是,那就给本王看看。”

话音未落,他徐徐伸手,脸上的神色一惊恢复了平日里最常见的那般面无表情,这样的他,是最让她害怕的,即便是正常情况下她也知道不能招惹这样的他,更何况是如今。

看着面前这双骨节分明的大掌,苏紫染怔怔出神,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蓦地,她眸色一闪,旋即就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小脸上的神色却倏地一片清寂。

男人垂眸接过那根玉带,细细审视,并没有注意到她突然的变化。

大掌翻转,将玉带移到原先那两处损坏的地方,男人愣了愣,漆黑的凤眸中分明闪过一丝错愕。

“这就是你不敢给本王看的原因?”

“……”

“你方才说你才补了一半?”

苏紫染抿了抿唇,眸光微微一凝,点头道:“是。”

“那你就继续吧,不用管本王。本王倒是很想看看,待你完工之后会是如何一幅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