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58章 你就不怕打草惊蛇吗?

第258章 你就不怕打草惊蛇吗?

军师?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却如此幸运地落在了她区区一个小兵身上?

这男人该不是真的知道了她的身份吧?

正欲开口,帐外却忽地传来一道浑厚而略带急切的嗓音:“王爷……”

君洛寒没有直接应声,反而蹙眉斜了她一眼,声音沉沉:“怎么,小九又想说自己不能胜任?”

苏紫染心头微惊,又被这男人的反应弄懵了,就好像,对她委以重任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根本是她自己大惊小怪了。

眉头微拧,须臾,她摇了摇头,恭敬道:“不,王爷,小人只是听到这个消息太过惊喜,一下子忘了谢恩!”

心中依旧惊疑不定,可她也知道,此刻并不是计较这种事的时候。

容恒[ 被漠渊的人抓去,对方口出狂言,提出要天阙退兵二十里、拿镇南将军前去换人,在这种情况下,她怎么还能为自己那点小小的感情耽误正事?

她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打算的,可是她知道,无论是退兵二十里还是拿镇南将军去换容恒,都是这个男人不可能答应的事。

那容恒怎么办?

或许到了关键时刻,对于这男人来说,牺牲一个容恒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那只是一个初入战场的挂名将军罢了。可是对她来说,那却是她相识了将近一年、还曾义无反顾帮她扳倒齐家的朋友啊……

男人意味不明的深邃眸光从她身上掠过,眉心微微一凝,旋即便没有再理会她,扬声道:“镇南将军进来吧。”

下一秒,一个高大威猛的将军阔步而入,带着满身透凉的寒气,他眉心紧锁,显然就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只是,出乎意料地,他的第一句话并非是让男人想办法救他的儿子,而是请罪。

“王爷,都是末将设想不周、管理无方,才会在犬子初入战场之时就出了这种事,才让漠渊那帮小人有了可趁之机,请王爷降罪!”

苏紫染心下一急,几乎就要开口为他求情,毕竟这种事本就是出人意料,若是可以,谁也不愿看到此事发生,又怎么能把责任怪罪在一个人身上?

只是,君洛寒比她更快了一步:“将军不必如此,本王宣将军来此并非为了清算谁是谁非,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要把将军的儿子救出来才是。”

镇南将军虎躯一震,紧紧皱起了双眉:“多谢王爷的理解,末将感激不尽!”

苏紫染也是微诧,不意这男人也会有如此通情达理的时候,转念一想,却又觉自己太过狭隘,毕竟这男人的坏似乎是针对她一个人的,对别人,他虽总是绷着一张脸,却也没有刻意为难的时候,甚至会有一种上位者的宽厚与温良。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皱了皱眉,一时竟忘了自己的身份,急声问道:“小人斗胆,敢问将军可还记得自己是何时定下带兵人选,此事又都有哪些人知道?”

直到这中年男人侧目看了她一眼,她才意识到自己此番开口有多突兀,面色不由一郝。

“这位是……”

君洛寒皱了皱眉,道:“将军勿怪,此人名唤小九,原是军中伙兵,据本王连日观察之后,发现他才思敏捷,便破例将他提拔为军师。将军若是有什么话就尽管说,不必避讳着他。”

镇南将军不由多看了她一眼,不意一个小小伙兵竟然能在一夕之间得到王爷如此赏识,却也只是一眼,他就收了视线,沉声道:“昨夜王爷吩咐末将之后,末将就回去与副将商量了此事,带兵人选也是由末将与他共同定下,而此事,末将也只提前告知了犬子一人,其余众将士皆是在今晨出发前才得知的这个消息。”

说罢,他不由面露惑色,凝眉看了苏紫染一眼:“军师可是觉得,有人将此事泄露给了漠渊?”

苏紫染眸光微转,沉吟片刻,便不加掩饰地点头道:“确是如此。如将军所说,若是漠渊之人无法提前预知带兵人选,就算他们知道容小将军来了军营,也不可能一击即中就抓到他。另外,今日带兵的将领中似乎唯有容小将军出了事,难道将军不觉得奇怪吗?”

直接冲到漠渊去救人显然是不可能的,或许他们可以从那叛徒身上入手,救出容恒。

镇南将军瞳孔一缩,似是全然不敢置信,坚定摇头:“不可能!李副将跟了本将这么多年,本将了解他的为人,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他突然抬眸,直直看着自方才起就一直一言未发的男人,颤声道:“王爷……”

君洛寒眸光微微一敛:“小九所言,亦是本王所想。只是既然将军如此肯定李副将不可能存有二心,那有没有可能,是李副将或是容小将军无意中将此事泄露了出去?”

镇南将军面色微沉,颇有几分为难:“这……”

苏紫染抿了抿唇:忙道:“将军不必忧心,王爷是不会冤枉好人的,所以将军大可以回去问问李副将,有没有不小心将消息走漏出去,只是在找出事情的起因之前,还请将军不要轻信任何人,另外,将军须得注意着李副将答话时的神情,这或许是救容小将军的一个突破口。”

君洛寒眯了眯眼,适时出声:“就依小九所言。”

镇南将军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是,王爷,末将知道了!”

在他离开之后,两人皆是许久不曾出声,营帐中的氛围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最终,君洛寒敛了敛眸,徐徐转身,阔步走到宽椅上坐下,眼梢轻抬,睇了苏紫染一眼。

“小九,你方才所言确实有理,只是让镇南将军回去试探李副将,你就不怕打草惊蛇吗?”

苏紫染久久保持着方才那个姿势没有动,想到容恒落在漠渊手中的事,她就心绪不定,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此刻闻言,她微微一怔,良久才意识到男人这是在问自己,转身走到他身边,蹙眉道:“王爷,我们如今不怕打草惊蛇,就怕不能惊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