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1章 你倒是关心他

第261章 你倒是关心他

方才还高高悬起的一颗心终于放下,虽然容恒还在对方手里,可是起码,他们已经有了和那李泽谈判的资格不是吗?

这男人果真是任何时候都不会让人失望。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就完全扭转了局势,也许连他适才同意退兵二十里也是为了拖延时间蒙蔽李泽而故意为之吧?

哦,或许还为收服军心。

以他一个从未来过战场、却突然成了元帅的王爷来说,或许底下将士都只是表面恭敬、实则不服,而他方才此举,却是连同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心一块儿收服了。

如此运筹帷幄之中的远见卓识,明明该是很可怕的,可她却莫名觉得心安。

风呼啸,马长嘶,两方人马经久无言,迎面的秋风刮起一红一蓝两面大旗,猎猎作响。

就在这阵诡异的死寂中,李泽之子愈发害怕,跪在地上的身影瑟瑟发抖,突然,他踉跄爬起,像是发了狂一样想要冲到对面的漠渊阵营去。

“父亲……父亲,快救我……”

没走两步,凌飒眉目一凛,剑柄立刻往他膝弯处飞了出去。

“啊……”

“住手!”

伴随着他一声痛呼,同时出声的还;一;本;读, yb+d有对面焦躁不安的李泽,手中长枪立时一震,他大吼:“睿王爷到底想怎么样?”

“如今倒是成了本王想怎么样了?”与对面那个满脸急色的人想比,君洛寒眼梢轻挑,气定神闲,瞥了一眼立于一旁的镇南将军,他敛了敛眸,收了嘴角戏谑的嘲讽,问道:“将军的意思是……?”

镇南将军会意,立刻旋身,凌厉的视线立刻朝对面的李泽射去,笑得阴测测:“李泽,你抓我恒儿的时候,一定没想到会有这一刻吧?那如今,我是不是也该让你漠渊将抢占我天阙的那些城池都还回来,否则就杀了你最疼爱的这个儿子?”

李泽双目一凛,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你别忘了,你儿子也还在本将手里呢!”

镇南将军“哈哈”一笑,旋即敛了神色,沉目冷声道:“别废话了,先将容恒放回来,我们再放了你的小儿子!”

“哼,你当本将是傻子?”李泽冷冷一笑,手中长枪凌空一挥,喝道:“若是本将把你儿子放了回来,你却不放本将的儿子,那本将到时候找谁说去?”

这回却是未等镇南将军开口,君洛寒骤然打断:“李将军当是人人都像你一样么?若非为了换回容恒,本王要你那一无是处的儿子又有何用?”微微一顿,他凤眸一眯,扬声道:“今日就当着天阙和漠渊众将士的面,本王承诺,只要你将容恒放回来,本王就立刻放回你儿子,绝不食言!”

此话一出,场上又是一片长久的寂静。

李泽面色微沉,垂着眼帘似是仍有犹豫,只是不难看出,此刻的他已经有些动摇。

苏紫抿了抿唇,几不可闻地染轻叹一声,策马往君洛寒的身边又行了两步,直到与他的距离不过一步之遥,侧身遮挡了身后众将士的视线。

她轻声道:“王爷,不如小人将李泽的幼子带到两军中央,让他们也把容小将军带过来,如此再行交换,如何?”

男人眯了眯眼:“怎么,你也信不过本王?”

苏紫染心下微惊,忙不迭地摇头:“自然不是。只是既然最后的结果都一样,王爷又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小人的方法不是省却了许多功夫么?”

熟料,男人却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你倒是关心他。”

若非苏紫染靠得近,恐怕就要错过他这句意有所指的话,心里蓦地一颤,抬眸看他,却见他正眯着双眼目视远方,狭长的凤眸中掠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幽邃。

呼吸微滞,正待开口说点什么,他沉沉的嗓音已随着秋风传入耳中:“你去吧。”

忽略心头那抹怪异的感觉,苏紫染眸光微微一凝,答了声“是”。

在男人的示意下,凌飒将手中扣押的李泽之子带到了她面前,她伸手接过麻绳,策马快速朝两军对垒的中央地带奔去。

此刻,似乎唯有这一路的颠簸可以掩盖她震荡的内心。

“李将军,我们睿王爷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还不速速将容将军放回!”

李泽没有料到君洛寒会突然改变主意,眉间掠过一丝分明的诧色,旋即便扬了扬手,高声道:“来人,把那小子带过去!”

一场精心策划的闹剧就这么过去,原本漠渊已经做好必胜的准备,怎么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就像是对于一个心情颇佳的漫步者来说,面前突降晴天霹雳一般,所以他们离去时的那种表情,就像是天阙士兵杀了他们全家一样。

再次想起这件事,已是当天夜里。

“王爷……王爷……”

被人喊了多次,男人竟才慢慢回过神来,眼梢轻掠,深邃的视线徐徐朝地上跪着的李副将投去。

摇曳的烛火映射下,他眸光微敛,面沉如水,让人完全看不出他心中在想什么。

李副将的心里越来越虚,如果说起初他还觉得自己能够安然度过此劫,那么面对这个他完全看不透的男人,唯一的一点侥幸也逐渐消失殆尽了。

凌飒皱了皱眉,神色颇有几分古怪,似还有些轻微的诧异,他为数不多看到王爷露出这般神情的时候,无不是为了那个女子,难道说,王爷此刻又在想她吗?

营帐中的氛围渐渐地有些让人毛骨悚然,幸而,在李副将几乎要承受不住心头的压力时,男人终于开了口。

“这么多年,镇南将军待你不薄,在你偷偷为太子办事的时候,心里就没有半分歉疚吗?”

低沉的嗓音不辨喜怒,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件最普通不过的日常琐事,李副将起初还愣了愣,半响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跟自己说话,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如此不按常理出牌,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试探。

微微调整了一下面部僵硬的表情,李副将冷哼一声:“属下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

“难为你宁可做一个万人唾弃的叛将,也不愿将自己的主子供出来。”

君洛寒微微一哂,漆黑的凤眸中划过一丝淡淡的嘲讽:“不过你放心,本王还不屑用你去威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