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80章 君洛寒,你个禽兽!

第280章 君洛寒,你个禽兽!

男人不意她会如此,错愕过后,是一阵抑制不住的狂喜。

到刚才为止,一直都是他在粗暴地进攻掠夺,可是此时此刻,却实实在在是她主动!

或许这在寻常时候算不得什么,不,就算是寻常时候,也足够他欣喜若狂好一阵子,更何况是在这种时候?

这样的主动索吻无疑将他好不容易恢复几分清明的心境再次打乱,甚至比原先更乱,带着数不尽的痛楚与懊恼,含着浓重深沉的脉脉深情,他气息不稳,变被动为主动,狠狠地把她搂入怀中,用力之大,就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嵌入骨髓一般,女子莹白剔透的肤色在他不断的揉捏爱*抚之下,更是呈现了一片透着朦胧暧昧的绯色。

男人的一只手仍在她身上不断惹火挑逗,另一只手却是轻轻抚摸着她小腹处的那道伤疤,尽管她让他不要看,可他又哪里无视得了那样触目惊心的疼痛?

心下一抽,他蓦然褪去身上衣袍,扬手一丢,下一秒,便倾身将她压下。

苏紫染朦胧着双眼看他,尽管两人不是第一次了,可她还是紧张,也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只是看到男人胸前缠绕的白色绷带,所有的紧张都化作了无尽的酸涩。

她和他,似乎总是在不断地互相伤害,而在一次次的伤害之后,又像是两只急需依偎着疗伤取暖的兽,紧紧地抱着对方不肯撒手。

他抚着她小腹的疤痕,她触着他胸前的伤口,皆是小心翼翼,生怕将对方碰坏了一样。

身上的某一处早已坚硬如铁,肿胀得不行,他顺着她细软滑腻的腰线徐徐移下大掌,揽过她的腿,环在自己腰上。

女子起初又羞又怯地挣扎了两下,可是抵不过他强硬霸道的力道,最后索性一狠心、一咬牙就别开了视线,满面赤红。

男人低低一笑,潋滟的凤眸中漾溢的是满满的疼爱与宠溺。

看准那几欲绽放的幽谷沟壑,他眸色一暗,猛地一把将那水蛇一般柔软白皙的身子捞向自己,与此同时,精细的腰身蓦地一挺,直直撞入。

女子脸色一白,颤抖的身子刹那间弯成一张拉满的弓。

痛……

明明不是第一次,怎么还是那么痛?

“君洛……寒,你给我出去……”

光溜溜的小手有气无力地捶打在男人背上,她哑着嗓子、颤着声音,恨恨地怒骂。

哪里还出得去?

男人也痛,那份疼痛丝毫不比她轻,她实在太紧了,几乎无法将他容纳,以至于此时此刻,他仅仅是进去了三分之二就被卡在那里,进退两难。

“染染,放松点,乖,放松点……”

苏紫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咬牙:“你倒是给我松松看!”

然,再凶狠的咒骂配上她此刻这酡红迷蒙的脸色,也不过是更加惹火的诱惑罢了。

感受到身体里的东西又大了一寸,苏紫染两眼一黑,差点没直接气晕过去。

“君洛寒,你个禽兽!”

男人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一边更加轻柔地在她身上落下一处处带着安抚意味的吻,一边在两人结合的地方轻揉慢捻,几近诱哄:“染染,你乖,很快就不痛了。”

一声声低语因为他亲吻的动作变得含糊不清,却丝毫掩盖不了其中深藏的刻骨爱意。

女子深吸一口气,紧绷的身体亦是逐渐放松下来。

蓦地,他狠狠一挺,毫无征兆地整根没入,将她彻底贯穿。

苏紫染只觉眼前白光一闪,半响没从那疼痛和怔愣之中反应过来,直到男人粗噶的呼吸将她整个人浸袭,鼻间萦绕的都是男人身上那股淡淡的龙涎香,她的双眼才有了那么一丝聚焦的痕迹,其中隐隐含着一丝斑驳的晶莹。

“你个骗子……”

呜咽的嗓音中带着一丝轻微的哽塞。

男人眸色一痛,细细密密的吻立刻落在她眼角鼻翼,试图缓解她的疼痛,却苦于无法。

“是是是,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慌乱,无措。

苏紫染又气又想笑,还买来得及开口,男人滚烫的大掌陡然抓住了她的丰盈,另一只手紧紧勾着她的脖颈,下一秒,身体里那昂*扬的烙铁开始不断**。

“呃……啊……”

在男人连续不断的抽*插中,她一下一下被顶到最深处,起初的疼痛也逐渐被酥麻和酸胀代替。

久而久之,一股熟悉的温柔与欢愉在体内四散漾开,巨大的快感把她抛上云端,铺天盖地的难以名状的激烈情绪像是要将她完全吞噬。

她双眼紧闭,娇躯狂颤,在那几乎令人窒息的怀抱里感受到了他同样浓烈的情绪,不由脱口逸出:“君洛寒……”

仅此一声,足以男人全盘失守。

刹那间,脑海中集聚的烟火刹那间全数盛开,极致的璀璨潋滟。

是夜。

天空中沉寂得没有一颗星子,暗色寥寥,连那清冷的月辉也似被遮在大片的黑云里,不见踪迹,唯有秋夜里凉凉的风拂过,吹散了一袭紫袍的男人心中那零零碎碎的伤痛。

不是因为不够多,所以才零碎,正是因为太多,已经堵得他的一颗心再也放不下。

这是他第二次背弃与她的承诺。

或许在她眼里,这根本算不得什么承诺,因为无论他走不走,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他后悔那一日在睿王府没有将她带走,那一日,哪怕是粉身碎骨,他也该将她带走的,只有那样,才不会又留下相处的间隙给他们,才不会让她那颗死寂的心再起涟漪。

他也后悔没有阻止她来到这边关重地,中毒事小,失心事大——事到如今,她的心又一次遗失在那个男人身上了不是吗?

可是,她已经受了太多的苦。

他不忍再逆她的意,不忍再伤她分毫——即便他明明知道,继续对她放任下去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可他还是不忍心在这种时候将她带走,不忍在她好不容易可以恢复一丝笑颜的时候彻底将她摧毁。

罢了。

那个男人,或许也不忍再伤她了吧?

而他,亦会一直一直守在她的身边,护她一世安好。

既然如此,就让她继续快乐下去吧,只要她觉得快乐,无论要他如何都可以。

至于那个卦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