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91章 你就当本宫没有说过

第291章 你就当本宫没有说过

君洛羽轻咳一声掩饰自己此刻的紧张,事到如今,他就算懊悔也迟了。

“回父皇,儿臣以为,四弟此次与漠渊一战功不可没,此事……此事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他心里却是冷笑连连,这有什么可误会的,就算真的是误会,他也已经让这件事板上钉钉了!

景帝哂笑一声,说不清是嘲讽还是别的什么,“这封密报说,睿王断袖一事,三军上下,无人不知。太子觉得还能有什么误会?更何况,太子刚才说的睿王对战漠渊功不可没与这封密报所奏有何关系?”

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面露忧色:“父皇,四弟新婚燕尔就远战边关,军中上下又全是男人,四弟也是一时糊涂才会犯下此等扰乱军纪的大错,还望父皇看在他此次大败漠渊的份上绕过他这一回吧!”

“哦?”景帝扬了扬眉,玄黑的眸子里一片深邃,忽地轻笑一声,“既然如此,就依太子所言吧。”

这回君洛羽是彻底愣住了。

什么叫就依他所言?

景帝睇了他一眼,“太子还有什么事吗?”

君洛羽硬着头皮开口问道:“不知父皇打算如何处置四弟?”

“太子不是让朕放过睿王吗?”景帝似是微微一诧,“既然如此,朕自然是既往不咎了!”

“父皇……”君洛羽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怎么以前就没见父皇对他如此言听计从?

“儿臣以为,这件事既然三军上下都已知晓,若是不严厉抵制,怕是会引来将士们纷纷效仿,助长军中歪风邪气。所以就这么放过四弟,似乎……有些不妥……”

话未说完,就被景帝沉声打断:“感情太子刚才让朕放过睿王是说笑的?”

“儿臣不是这个意思!”

君洛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心里已经开始后悔自己这个决定,更多的却是对景帝的埋怨与恼恨,凭什么君洛寒出了这么大的事都能让父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当初父皇又凭什么因为他和苏琉月的婚事而对他吹胡子瞪眼?

“儿臣只是觉得,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父皇还是该小惩大诫一下。俗话说,功过不相抵,既然父皇已经因为四弟大败漠渊而封赏于他,那是不是也该为这件事小小地惩戒一番,如此才能让三军将士心服口服!”

“好一个心服口服!”景帝又笑了,笑得莫名其妙,他抬手摆了摆,“太子起来吧,朕觉得太子说的有理,那就让睿王在府中闭门思过三日吧。”

君洛羽又一次噎了,整张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纷呈,已经不足以用铁青二字形容。

豢养男宠,以权谋私,结果到头来就只有一个闭门思过三日的惩戒?

好,实在是好!

那他当初煞费苦心地让花倾城去边关干什么?他苦心安排了这么久又是为什么?

父皇,你未免太过偏心!

“儿臣领旨。”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把话从咽喉深处挤了出来,“若是父皇没什么吩咐的话,儿臣就告退了。”

景帝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退下。

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开了口:“太子,朕还是那句话,你身为太子,就要有容人的雅量,不要因为一些小事就斤斤计较。有些事情朕不点破并不代表朕不知道,朕希望你们兄弟以后都能和睦相处,不要再让朕看到这样的事。”

君洛羽不记得他是怎么出的宫门,只记得他把前来接他的车夫赶走了,说要一个人走走。可是走了这么久,吹了这么久的风,脑子里不断回荡的还是临走前父皇说的那几句话。

容人之量?

他倒是想有。

可惜身在皇家,身不由己,若是有朝一日他有了容人之量,那他就会成为没有活路的那一个——换了任何人身处这样的风口浪尖,都只能拼尽全力把对手全部杀光,否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位公子,要买拨浪鼓吗?”

君洛羽微微一怔。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停在了一个卖拨浪鼓的小贩面前。

正要开口,面前一双素手伸过,拿起了一个拨浪鼓摇了几下,“咚咚咚”的声音立刻传入了耳膜,就像是他时常看到奶娘逗孩子的时候那样,竟有几分悦耳。

“老板,这个怎么卖?”

“小姐,只要五文钱一个。”

看着眼前那抹烟蓝色的倩影,君洛羽猛地一震。

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大概是被吹得太久,莫名的干涩疼痛,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谢谢老板。”

女子递过钱就要走,转身的瞬间,“咚”的一声,拨浪鼓摔落在地。周遭所有的人物仿佛都寂空幻灭,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眼万年。

蓝烟看到了她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男人——她也希望自己出现了幻觉。

其实方才不是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个和他身形相似的男人,但潜意识里觉得他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就算出现也不可能停留这么长时间,所以她直接把那种可能性否决掉了。

可是现在她真的很后悔。

这么难得出来一次都能碰上他,果真是孽缘。

君洛羽直愣愣地看着她,半响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直到看到她连地上那个拨浪鼓也没有捡,就这么面无表情地转过了身之后,他才似如梦初醒般地几步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很熟悉的感觉,足以让他忘记今天所有让人恼火的事。

可是嗓子很干哑,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连她的名字也叫不出来。

蓝烟身形微微一僵,终于还是转过身来,依旧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太子吩咐的事我已经尽力做了,没有完成的也正在努力完成,希望太子到时候能够信守承诺,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也还我一份平静的生活。”

话落,她没有直接动手,视线却落在他抓着她的那个地方,意思很明显,话已经说完了,你可以放手了。

可是君洛羽又哪里肯放,手下的劲道甚至比原先更大了几分,剑眉狠狠地拧在了一起。

“蓝烟,那些话你就当本宫没有说过,往后……”本宫会好好地补偿你和孩子。

“太子这是什么意思!”蓝烟脸色大变,猛地一把甩开他的手,那一瞬间,所有不好的记忆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甚至让她忘了他的身份,怒声大吼:“难道太子是想反悔吗?”

“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