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93章 我想到办法救你们了!

第293章我想到办法救你们了

景帝这话一说,苏紫染顿时就明白过来,原来君洛羽真的反了,还把景帝和莲妃一起关到了这里。

动作这么快。

看来是景帝不肯让位给他,而他则是因为担心君洛寒的势力而不敢直接夺位,所以想借着这个机会把君洛寒连根拔起。

看了看门口守着的那一队侍卫,她忧心忡忡地往前走过去,发现景帝和莲妃并没有被绑住手脚,这才松了口气。

“父皇,母妃,你们别担心,睿王一定很快就会把你们救出去的。”

这话说完,莲妃原本就落在她脸上的视线突然变得有些古怪,或许是不解她说的为什么不是“我们”,而是“你们”。

“紫染,来,母妃替你解了那绳子。”但是莲妃也没多想,说完就快步走到她身后去。

“多谢母妃。”

或许是因为此刻乃危难时刻,景帝也没再冲她摆出什么脸色,只是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也让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冷凝。

这个时候谁都不好受,苏紫染也理解他们的心情,景帝好歹也是堂堂一个帝王,最后却落得个被自己的儿子软禁起来的下场,就算以后被救了出去颜面上也不好看。

可是苏紫染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只是看着景帝和莲妃依旧对对方一幅冷冷淡淡的模样,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一个她早就该告诉君洛寒,却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下来的秘密。

她的眸色忽地闪烁了两下,抿着嘴唇开始思考这件事。

不知道这个时候说出来,会不会让景帝觉得她是别有用心,若是放在君洛寒救出了他们以后,或许会好一点。可是君洛羽一定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他们,若是现在不说——若是她没有机会再说,这个秘密是不是就会被永远掩盖起来?那君洛寒岂不永远无法认回他的生母?

或许是想的太过入神,不知不觉间她竟一个人踱到了墙角,抬头的瞬间,视线正对上一个开关——那间密室的开关。

双眼陡然一亮:“父皇,母妃,我想到办法救你们了!”

景帝眉目微凛,蹙眉看向她:“外面重兵把守,你打算一个人引开他们?”

“紫染,寒儿很快会来救我们的,你别冲动。”莲妃连忙劝道。

苏紫染摇了摇头,转身快步走到他们身旁,道:“母妃,我们固然可以等睿王来救,可是紫染怕太子会用父皇和母妃来威胁睿王就范。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手里缺了这个筹码。唯有父皇和母妃安全了,睿王才能心无旁骛地将谋逆之人一网打尽!”

景帝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只是比起最开始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难看,听了苏紫染的话,他似乎也来了兴趣,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理,可你打算如何救朕与莲妃?”

“父皇,你们看,这里有一间密室。”

她指着千斤石门的方向,并不显著的裂痕,只要到时候能把开关掩一掩,再善加利用那些人的心理,救出景帝和莲妃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父皇与母妃进去之后,臣媳会想办法把那开关掩起来,再制造父皇与母妃已经从别的地方离开的假象,太子此刻不会有空自己前来查看,至于底下那些人,臣媳相信他们绝对不会看出来。”

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她之所以敢冒险一试,就是因为她知道,就算这个办法失败了,就算景帝和莲妃最后又被找到了,也不会发生任何危险,最多就是让所有的情况回到远点罢了。

景帝眉心微微一拢:“你说的都没错,可是有一点,你这个方法最多只能把朕与莲妃藏起来,却没有办法把你自己藏起来。”

苏紫染愣了愣,旋即唇角一勾,露出一抹不知是苦涩还是自嘲的笑容。

“父皇,臣媳贱命一条,又算得了什么?哪里值得太子用来威胁睿王?”

“紫染,你不要胡说!”莲妃立刻板着脸斥责,“你在寒儿心中有多重要母妃是知道的,不要这般妄自菲薄,寒儿一定不会放着你不管的。”

顿了顿,她突然转头看了景帝一眼,这是自从那日在龙吟宫吵架以来她头一回这么认真地看着他,看得景帝的心里也不由打起了咯噔。

“紫染,让你父皇进去躲一躲吧,母妃陪着你。”

“母妃……”

“你妄想!”景帝骤然冷声。

苏紫染一怔。

这说的是什么话……

她早就听说了母妃搬出龙吟宫的事,外面甚至传的沸沸扬扬说莲妃再一次失宠,可在她看来,景帝的心里从来都只有莲妃一个人,就算是失宠,也不过是因为莲妃不要这份“宠”。

这不,莲妃刚一说了这种话,景帝立刻就气疯了。

“父皇,母妃,臣媳还有一事禀报。”

景帝不意她会在这个时候打断自己的话,神色不满地睇了她一眼,只是须臾之后还是松了口。

“你说。”

“请父皇和母妃先恕臣媳冒犯之罪!”

苏紫染突然跪了下来,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把面前那两人都看得一惊,莲妃连忙走过来要搀她。

“你这孩子,有话就说直说,做什么动不动就要跪下来。”

“请父皇务必恕臣媳冒犯之罪!”

莲妃就看了景帝一眼。

景帝重重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有话就快说,都这个时候了,朕还能治你什么罪!”

“多谢父皇,多谢母妃。”她抬起头,神色凝重地看着他们,“父皇,臣媳在宋公公死前去见了他一面。”

说到这里,果然就看到那两人的脸色同时一变,她抿了抿唇,方才继续道:“宋公公告诉臣媳,睿王……”她幽幽地别过视线去看这莲妃,眉心深锁,“并非宫女所出,而是母妃的亲生儿子。”

刹那间,景帝浑身一僵,莲妃面白如纸。

“你说什么?”半响,景帝眯了双眼,语气森冷。

“父皇,臣媳绝不敢有半句欺瞒。当年母妃所产并非死胎,而是那个宫女用自己产下的死胎换走了母妃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