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00章 同仇敌忾

第300章同仇敌忾

伤口处陡然被人用力地按了一下,苏紫染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嘶……君洛寒,你干什么?”

甫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他近在咫尺的面庞,近得甚至可以一根根数清他浓密的眼睫,脑海中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他微微拧着眉心,听了她的话也没有抬头,似乎仍在专心致志地替她上药,他的眼帘是垂下的,所以她看不见他眸中此刻的神色。

就在苏紫染以为他不会回答她的时候,胸前那道伤口却又被他轻轻按了一下,这一回的力道没有方才那么大,可毕竟是受了伤的,所以他这一按又把她痛得一层冷汗。

“你神经病啊!”

“痛吗?”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苏紫染白了他一眼:“你来被人捅一刀试试看痛不痛。”

“既然知道痛,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

男人紧紧抿着唇,蓦地抬眸,墨瞳中泛着一丝幽暗的火焰,随着他说话的频率,温热的气息铺天盖地地喷洒在她的脸上,可那一字一句中却分明饱含着怪责。

苏紫染顿时被他气乐了。

“难道是我想招惹的不成?我好好地在大街上走着,他就把我抓回去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男人盯着她满脸怨气的模样看了许久,眸光微微一凝,然后缓缓垂了眼帘,盖上玉瓶的盖子搁在一旁。

沉默半响,方才叹了口气道:“哪怕你再恨我,当时也不该激怒他。”

苏紫染愣了愣。

原来他口中的招惹是这个意思,而他责怪的是她当时不该说那些话去激怒君洛羽。

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到最后若不是花倾城开了口,被带走、被牺牲的那个不还是她吗?

哪怕她再重要,哪怕他可以为了她不顾自身安危,可一旦跟花倾城比起来,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正怔忪间,脸颊被一双干燥温热的大掌徐徐覆上,轻轻地摩挲着,她本能地皱了皱眉就要别过脸躲开他的碰触,可男人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另一只手也紧随而上,彻底将她的脸固定住,不让她动弹。

视线中的脸庞一寸寸靠近,她太过惊愕,以至于忘了挣扎。

预料中会落在嘴唇上的吻最后却是落在额头上,很轻很轻,却像是一根羽毛撩动了心弦。

“我不知道城儿为什么会那样说,可是她说的却并非是我想的——那个时候,除了君洛羽以外,在场全部都是我的人,我又怎么会把你推出去?”

苏紫染震惊地看着他。

男人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那样想。是不是在你眼里,任何时候,只要事关城儿,我就一定会牺牲你而保她?”

“难道不是吗?”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大了。

“其实这个问题……”男人却难得地没有逗弄她,神色严肃地沉吟了片刻,再开口时却已经换了个话题,“她很重要,你也很重要,但你们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恩人,一个是爱人,你懂吗?”

苏紫染猛地一震,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像是停滞了一样,让她整个人僵硬得无法动弹。

只是下一秒,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神色复杂地弯了弯唇,眼中透出的尽是嘲弄和讽刺,还有一抹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苍凉与灰败。

“娶了自己的恩人,再跟自己的恩人上床,原来这就是睿王爷报恩的方式——以身相许么?”

她的声音很轻,以至于他甚至分不清她究竟是在问他还是在喃喃自语,看着她失了光彩的眼眸,他心里的疼痛与愧疚排山倒海般地涌上,可是这一刻,他竟然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的质问。

“你好好在这儿休息,我晚点再来看你。”

床沿凹陷的那一块似又重新恢复过来,身边的人走了,房门推开再被掩上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膜,她怔怔地望着床顶,满目空洞。

官道上,黄沙滚滚,伴随着“哒哒哒”的马蹄声传入耳中,白马之上的两道人影清晰地映入眼帘。

君洛羽一手挥着马鞭,一手制住身前的女子,直到进了一座满是金黄的林子才慢慢停了下来。

“吁——”

花倾城正欲跃下马车,肩胛却突然被身后的男人扣住,她猛地转过头去,嫌恶地看着肩上那只手。

“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本宫突然觉得你很有利用价值,所以不想就这么简单地把你放回去。”

花倾城勾了勾唇,嘴角泛起一丝冷冽的弧度:“难道太子以为,我在没有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就会自投罗网地来找你?”

“哦?”君洛羽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你早就给本宫下了毒?”

“哪儿能啊。”花倾城毫不在意地一笑,拍掉肩上那只手,一跃下马。

“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合作可以长期进行下去。”

“本宫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我刚才救了你一命。”花倾城口气笃定,“若非诚心合作,我大可以看着你束手就擒,又怎么会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提醒你?”

君洛羽蹙起眉头,的确,方才若不是这个女人提醒他,他就只能投鼠忌器。

他向来知道君洛寒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只是没想到他竟会有本事到在自己身边也安插了人,方才在皇宫里,自己身后那些人里面一定有几个武功高强的,他们想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暗中下手,那样的话,自己今日怕是连皇宫也逃不出来了。幸好那个时候,这女人故意抓着他的手装出他正用力掐着她脖子的假象,这才让他有了警觉。

只是这个女人的目的,他却实在是弄不懂。

明明已经是睿王妃了,明明深爱着君洛寒,为什么会想到要来找他合作?

还记得那一来太子府找他的时候,他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只当她是设下了陷阱要他钻,可是挟持她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他明知古怪却还是这么做了,而后来的种种也恰恰表明她确实是真心帮他,所以他就更不明白了。

似乎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似的,花倾城眯了眯眼,好脾气地解释道:“我不会阻止你做什么,但凡你认为隐秘的事,大可不必告诉我,我也绝不参与。只是有一点,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苏紫染。所以在对付她这一点上,我们绝对是同仇敌忾。”

那个女人,不除不快!

当她知道苏紫染被君洛羽挟持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男人,想到他可以为了苏紫染做出一切疯狂的事情,所以她很不理智地选择了与虎谋皮,甚至主动送上门去让君洛羽以她为筹码威胁那个男人。

这样做的后果她也不是没想过,可是心里的嫉妒和仇恨几乎要把她湮灭,让她根本无暇去顾及那些东西。她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把苏紫染从他身边赶走,又怎么可能容许他们再一次和好如初?

那一夜在军营之中,无论是身上的掐痕还是床榻上欢好过后的痕迹,全部都是她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就连那个男人喝醉也是因为她在他的酒里面下了东西——或许就是因为他太相信她,所以才会让她得逞。

可是如今看来,那夜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个笑话,而她就是那个最可笑的人。

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了,但是那夜之后,别说是恢复到两人最初那般的温柔体贴,哪怕是婚后那种相敬如宾的相处模式他都已经不屑维系了,就算偶尔遇上也不过跟她打声招呼,然后就漠然地、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而今日的皇宫里发生的事更像是一把刀一样刺在她心里,在生死面前,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苏紫染,那他又置她于何地?

这么多年的感情,相识、相知,哪怕没有爱,他又如何忍心这样牺牲了她?

苏紫染就这么好,让他宁可万般追寻,也不愿回头看一眼苦苦守候的自己吗?

事到如今,若是她再不除了苏紫染,怕是这辈子都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白头偕老了!

君洛羽终于明白过来,感情这个女人帮他不过是想利用他除掉苏紫染,虽然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可既然是共同的敌人,那么二人联手当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既然如此,那本宫就等着看睿王妃的手段了。”

“相信太子也不会让人失望的。”

说这话的时候,花倾城已经转身走到几步开外的地方,仰头吞下了早已准备好的毒药。

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简单地回去,否则一定会惹人怀疑,反正再难解的毒药到了流云手里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君洛羽神色复杂地盯着她的背影,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蓝烟。

他知道女人之间的争斗从来都是不断的,只是有些人用情、有些人用计,而他的蓝烟,却不屑一顾地选择了远离,或许是因为心里从来都没有他,所以哪怕是在他悔悟着想要挽留的时候,她也可以毫不犹豫地再次转身。

她说,她只要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