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15章 她知道自己迁怒

第315章 她知道自己迁怒

“吱呀”一声,萧儿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就被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吓到了。

茫茫浓雾之中,她的主子正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躺在地上,身旁还散落着那个原本盛着炭木的炉子,还有那些冒着火星与兹兹热气的黑炭,最让她大惊失色的是,主子身上盖着的那床被褥上也躺了一块黑炭,所幸火星不大,只是把那被褥熏出了诡异的雾气与味道。

晃了晃脑袋,萧儿赶紧冲了进去,“娘娘……”她呛了两口咽,大喊:“来人啊,来人啊,娘娘出事了,快来人啊……”

萧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苏紫染从那堆炭火之中移出来,重新抱回**,眼眶一热,差点就要哭出来

外人都说皇上深爱着娘娘,可是娘娘都这样了,为什么皇上……

“萧儿……”苏紫染像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嘴唇狠狠地哆嗦着,视线也不由自主地往萧儿身后瞟去,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皇上呢?皇上在哪里?”她只能这么问,紧拧着双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这般苦涩地问。

“娘娘,奴婢已经让人去请了太医,太医很快就来了……”

萧儿故意扯开话题已经是侧面回答了她那个问题,可是她怎么可能相信,那个总说着舍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的男人,怎么可能在明知她寒症发作的时候不来看她?

所以她沉了脸色,尽管她现在无论什么表情看起来都没有任何威慑力,“我问你皇上在哪里?”

萧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娘娘,是奴婢不好,奴婢请不到皇上。皇上说,如果病了就该去找太医,找他也没有用……”

胳膊上的力道猛地消失,萧儿低头一看,发现主子方才抓着她胳膊的手重重地摔回了**。

苏紫染面如土色,双眼像是陡然间失了神采,如果说刚才她是凭着仅有的一丝希望撑下来的,那么现在她就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希望。

“娘娘不要难过,奴婢这就去请太医好不好?奴婢这就去给娘娘请太医……”

“不必了

。”

请太医有什么用,太医根本就治不好她身上的寒症,最多就是围在她身边浪费时间罢了。

影溪和夕暄在门口听到了所有的对话,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影溪对夕暄使了个颜色,示意她去请太医,自己则拾步走到苏紫染身边,拍了拍她身边痛哭流涕的萧儿。

“你先下去。”

萧儿怔怔地抬头看着她,好半响,那双眼睛里似乎才有了一丝焦距,“是,奴婢告退。”

可是她走了两步又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等等……”

萧儿愣愣地看着她,影溪道:“你在这里守着娘娘,替娘娘换一床新的被褥,把这地上打扫干净,然后再让人多准备几个火炉,娘娘受不得寒。”

“是,奴婢知道了。”她连忙跑出去。

影溪看着**面如死灰又颤抖不止的女子,心疼得一抽一抽的。

“娘娘,刚才萧儿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但是我不相信那是皇上会说的话,娘娘应该了解皇上,皇上他不是这样的人,断不会看着娘娘受折磨而无动于衷。或许是瑶华宫的宫人阻了萧儿,根本没有把话传到皇上耳朵里,现在我再去一次,我一定会把皇上请回来。”

苏紫染眼皮动了动,但是她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影溪离开,她都没有别过头去看对方一眼。

其实何尝影溪不信,她也是不信的,那个男人就算再无情也不会说这样的话——起码他知道寒症不是随便一个太医就能治的,要找也是找流云,不可能就这样打发萧儿走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最痛苦的时候,他确实是陪在别的女人身边,就算他什么都不知道,她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恨、不去怨。

如果他今天回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知道自己迁怒,知道自己不该,可是知道归知道,她不是圣人,不是知道不对就可以不去做,她想,那个男人若是来了,她只会告诉他,迟了

影溪走到瑶华宫的时候,天色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她也忘了时辰,走到那里才被告知皇上已经去上早朝了,于是她又折回,脚步如飞地从瑶华宫跑到金銮殿。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地上的积雪还是像昨天那样厚厚的一层,她等得越来越心焦,狠狠踹开周边的白雪,用尽最后一丝理智才克制着没有冲进金銮殿去通知皇上这件事。

皇上对娘娘的感情她是知道的,所以萧儿说的那些话绝对不可能是皇上的原话——就算皇上真的抛下娘娘不管,也断不会说出这般伤人的话来。

隐隐的一丝明黄映入眼帘,她终于松了口,拔腿就往那边冲了过去,根本顾不得任何该有的礼仪。

那些侍卫知道她是凤仪宫的人,一个个根本不敢拦她,不过就算他们拦也不要紧,身为明月楼功夫最好的女子,她还不至于连几个侍卫都打不过。

君洛寒见是她来,脸色微微一变,若是无事影溪不可能特意跑到这里来找他,所以那个女人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陡然加快脚步,陈明只见眼前明黄一晃,反应过来的时候帝王早已在几步之外,他连忙阔步跟上。

“是不是她出了什么事?”君洛寒开门见山地问道。

影溪皱了皱眉,连行礼也顾不得,确定了男人确实是不知道昨夜之事,便开口道:“娘娘寒症发作。”她简明扼要,然后才假装不经意地和男人提起瑶华宫那些狗仗人势的东西,“皇上昨夜不是就应该知道了吗?”

君洛寒原本快速移动的步伐猛地一顿,立刻又以更快地速度超凤仪宫而去。

“为什么朕昨夜就应该知道?”他沉声问道。

影溪几不可闻地嗤了一声:“娘娘昨夜派人去请过皇上,只是皇上回了她一句,若是病了就该去请太医,找皇上也没有用。可属下实在见不得娘娘被折磨成那副模样,所以斗胆来请皇上去看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