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23章 那我就用玲珑珠来救他

第323章 那我就用玲珑珠来救他

他竟然跟她说对不起?

他已竭尽全力,他救了她、救了她的孩子,他却跟她说对不起?

这个世界上对不起她的人太多,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她最对不起的一个!

或许这就是报应,她以为她骗了君洛寒,用她和孩子的命骗取他的自责、骗取他的内疚,可是她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怀了孩子。然后因为她的自私,有一个孩子彻底离开了她……

门口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苏紫染的手还覆在那已微微隆起的腹部没有撤离,头微微一歪,看向外面走进来的人,这两个男人,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偏偏把心遗留在不该遗留的人身上。

这是在她被救起以后第一次有了一丝反应,雪炎和慕容殇皆是一喜,快步走到她身边,可是两个人又像是傻了一样,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竟是苏紫染第一个开了口:“谢谢。”

长时间不曾开过口的嗓音干涸嘶哑,甚至称得上艰涩难听,可是这两人却莫不觉得这是他们这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

“紫染,你饿不饿?”

“阿紫,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两人异口同声

苏紫染摇了摇头,视线缓缓落在慕容殇身上,“你该回去了。 ”

慕容殇一震。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寂静的屋子里有种诡异的气息流淌。

过了许久,慕容殇才苦笑着点了点头,“你没事就好了,我马上就会离开。”

他早就知道他们此生无缘,从他重遇她的第一天起,他就清楚这一点,可就算清楚,心里还是总也放不下,想着他或许有朝一日能够带走她。可是这一刻,他知道,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果有什么事,就来启圣找我。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帮你。”

苏紫染点了点头,这一次,她却没有再说谢谢,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带着几分荒芜、几分落寞,她也只能这么看着,她知道,有些情,这辈子都只能欠着了。

雪炎目送慕容殇离开之后,慢慢在她床边坐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叹一声,“阿紫,你终于活过来了。”

苏紫染撑着身子就要坐起来,雪炎连忙扶了她一把,或许是长时间卧在**,她身子一软,就这么倒在他怀里,粗粗地喘了几口气,再没有力气动弹。

雪炎也不曾放开她,就着这个姿势抱着她,下颚抵在她的发顶,轻轻地抱着她。

“你不是说,我的寒症会比玲珑珠取出之间更严重么?”

“恩。”

“那我这次掉在冰水里,为什么寒症没有发作?”

“阿紫……”

“寒症没得治,我知道的,你不要骗我

。”

雪炎一震,垂眸看她,却见她正仰着脖子定定地凝视着他,让他到了嘴边的谎话又咽了下去。

苏紫染眼睫一闪,像是突然之间又坠入了那日的冰水,整个人止不住地发抖。

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寒症再没有复发过,加上雪炎的反应,让她不得不想到最坏的那种可能性……

雪炎一惊,连忙摇着她的身体哑声安抚道:“阿紫,还不一定,事情还不一定,你别这样……”

“怎么不一定?”苏紫染颤声低吼,“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不怕冷了?我没有了玲珑珠,可是为什么我不怕冷了?”

“阿紫……”雪炎紧紧地搂着她。

苏紫染“哇”的大哭出声。

“为什么,明明都是我的错,为什么要报应在我的孩子身上……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为什么还要折磨另一个……明明都是我的错啊,为什么不让我死了,为什么要折磨我的孩子……”她拼了命地捶打着面前的男子,两只眼睛布满血丝。

“阿紫,会有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有什么办法?”她摇着头大吼,泪流满面,“除了玲珑珠,还能有什么办法?”

“阿紫,你冷静一点!”雪炎掰过她的肩膀,逼迫她镇定下来。

苏紫染愣愣地看着他,看了很久很久,突然伸手抚上他俊美无俦的脸庞,然后就笑了。

“雪炎,既然只有玲珑珠能救我的孩子,那我就用玲珑珠来救他,你说好不好?”

半年后,龙吟宫。

摇曳的烛火中,男人垂眸批阅着奏章,暗色的身影投落在地上,拉得很长很长。

“吱呀”一声,门从外面被人打开,君洛寒以为是来人是陈明,便没有抬头,摆了摆手,道:“朕一会儿就好,你退下吧

。”

然,脚步声却没有如他所愿地远离,反而渐行渐近。

君洛寒拧了拧眉,狭长的风眸中闪过一丝不悦,甫一抬头,就看到一张微笑中含着关切的脸。

“皇上,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就寝?”

男人眸光微微一凝,脸上仅有的一丝表情立刻消失,神色淡淡地收回视线。

“朕还有阅奏章要批。”

花倾城眸色一闪,旋即又强自镇定地笑了笑,上前两步,慢慢走到他身边,作势就要碰到他的肩。

“就算再忙,皇上也要注意身体啊,还是让臣妾伺候皇上就寝吧。”

男人一震,猛地扬手就要挥开她,似是觉得这样不妥,他又收回手,不着痕迹地起身。

“皇上……”花倾城嘴角的笑容僵住,一脸委屈地看着他,水眸中分明含着几许凄楚,“皇上可是在怪臣妾?”

“你别多想,快回去吧,朕还有很多奏章要批。”

“臣妾没有多想!如若不是,皇上为何在染妃死后就再也没有去看过臣妾?皇上为何连一丝表情都吝惜于施舍给臣妾?皇上为何……”

还未待她说完,君洛寒一记冷眸扫了过去,威严四溢。

“不准你提她!”

若不是因为她,染染怎么可能会离开?

他恨,但他欠她的!

“呵呵……臣妾就说,皇上一定是在怪臣妾。”花倾城弯了弯唇,苍凉一笑,“可皇上别忘了,将她打下悬崖的人,是皇上。而最后害死她的人,是她自己!”

君洛寒猛地拍案,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狠狠地道:“你给朕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