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43章 苏紫染,给朕停下!

第343章苏紫染,给朕停下

苏紫染心里一个咯噔,苦着脸背对着门口的方向,神色无比纠结。

她怎么这么倒霉,走到哪儿都有这男人的影子,就连到太医院也能碰上他?

别说是她,就连院正也是一惊,把笔下那张宣纸又染黑了一块儿,心道今儿个刮的到底是什么风,先是把帝王的宠妃吹来了,现在直接把帝王本人也给吹来了?

在众人张望的视线中,男人一步步朝她走去,步伐沉缓无声,最后站定在她背后,长臂一捞,将她微微绷直的身子拥入怀中。

“爱妃身体不舒服吗?”低醇的嗓音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关切。

苏紫染还惦记着雀舌兰的事,哪儿有心思应付他这虚假的一套,勉强笑了笑:“臣妾只是水土不服,过些日子就好了。”

男人点了点头,转过去问院正:“张院正,你瞧着染妃身子如何?”

“回皇上,娘娘玉体并无大碍,只需好好休养,再喝几帖药,不日就能康复。”院正恭敬道。

“药抓好了就派人去凤仪宫去。”

“是,微臣遵旨。”

苏紫染发现这里已经没她什么事儿了,只得恋恋不舍地跟男人一同回去,一路上都是垂着脑袋哭丧着一张脸,活像是患了什么惊世绝症一样。

走了一段路,男人终于忍无可忍地停下来。

苏紫染收势不及,腾地一下撞在男人正欲转身的背上,两方力道同时作用,疼得她“嗷”的一声叫唤出来,鼻梁处那叫一个酸爽。

龇牙咧嘴地想要骂人,可是手指刚刚一动,突然就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她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苏紫染,她现在跟这男人的关系是标准的上下级,不能随便就没规矩了。

更何况这男人现在还在气头上,方才那声“爱妃”不过是装给别人看的——虽然她也没想通他有什么好装的。

耳畔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男人转身向她走了几步,左手搁在她的肩上,右手缓缓扬起,苏紫染惊愕不已,还以为自己要挨打呢,因为打死她都不相信另一种可能性会发生。

可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撞疼了?”男人轻轻在她鼻梁上揉了两下,蹙眉道:“多大的人了,走路不知道看前方,走什么神?”

苏紫染鼻间一酸,原本就填满眼眶的温热**几乎要溢出来。

她近乎慌乱地低下头,视线专注地盯着平坦的地面,不敢眨眼,生怕某些东西从眼眶里掉出来,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怎么?”男人冷下脸,眉心微微一拧,沉着声音,“朕说错了吗?说你两句还说不得了?”

苏紫染紧紧攥了攥手心,她知道她现在应该理直气壮地抬头跟他犟嘴、跟他玩笑,可是这莫名其妙的情绪来得她止也止不住。

她不是想哭,真的不是想哭,绝对不是!

可是为什么,她可以面对悲痛欲绝的他,可以面对冷颜相对的他,可以面对怒火冲天的他,偏偏就是受不得那略带苛责的宠溺?

那样的感觉太熟悉,熟悉得让她分不清今夕何夕,让她几乎丢盔弃甲想要逃窜。可是原来,就连这份感觉也不是独属于她,他把它分给了铭幽族圣女苏紫染。

心口阵阵紧缩,苏紫染张了张嘴,喉咙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痛。

她自以为可以克制的东西还是发作了。

不行,不能再想了,越想越痛。

君洛寒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白,那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薄怒渐渐转化为忧虑、焦躁,双手托着她的肩胛,晃了晃她的身子,“苏紫染,你怎么了?”

不要这么叫她!

苏紫染深深地吸了口气,连牙关都在颤抖,猛地一把挥开肩上的大掌,转身就跑。

君洛寒愣在了原地。

陈明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除了已故的染妃之外,他还没见过这么“骄纵蛮横”的主子。

前方绯色的身影如同一只乱舞的蝶,君洛寒从最初片刻的怔愣中回过神来,突然大步从后追了上去,眉头越拧越紧,被人推开的怒火在那份担心之前竟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拂动的清风突然停滞不前,静谧的空气中似有一股诡异的气流涌动。

君洛寒神色一凛:“苏紫染,给朕停下!”

然而,这声低喝终究是迟了片刻。

当他意识到不好的时候,眼前那道突如其来的冷箭还是没入了她的后肩,“刺”的一声,箭入皮肉。

君洛寒瞳孔骤缩,“染染——!”

树梢之中紫影掠过,面蒙黑布,脚尖一点,迅速跻身进了交错蜿蜒的假山群中。

“抓刺客——!”随着陈明这一声压抑的高喊,一大群禁军侍卫持剑而来。

苏紫染终于停了下来,绷着身体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嘴角扬起一抹与她现在这个状态极为不符的笑容。

其实不疼,一点都不疼。

比起心口上的疼痛,比起曾经中的那一箭,后肩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转身的瞬间,对上男人仓惶而来的身影,还未来得及看清他脸上的表情,身体就蓦地被他拥入怀中,男人小心翼翼地避开她肩上的伤口,似乎连呼吸都在颤抖。

那样的感觉,就像那一掉下悬崖、而他冲过来紧紧抓着她的时候一样,似乎是在害怕,怕心中珍贵的东西再一次从指缝间溜走,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苏紫染不太习惯这样的温情,挣扎了两下,皱眉道:“皇上,臣妾没事,您先放开臣妾。”

君洛寒简直要被她气笑了,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微眯的凤眸恶狠狠地瞪着她,就像是她刚刚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中了箭,还敢跟朕说没事?”

不等她回答,他立刻回头吩咐陈明,“宣太医到凤仪宫。还有,今日的刺客一定要捉活的!朕倒是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行刺!”

话音未落,苏紫染只觉眼前一花,周围的场景似乎都倒转过来,当她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对她做了什么的时候,差点没气得直接把他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