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0章 只是一个求而不得的妒妇

第350章 只是一个求而不得的妒妇

寝殿里的人全都愣住了,或者说,他们是被帝王的神情吓到了。

虽然他们不解染妃为何如此大胆,竟敢当着帝王的面对皇嗣“见死不救”,可是在他们心里,帝王对这位主子是真真的好,起码这些年来,除了已故那位之外,这还是第一个可以留宿龙吟宫的妃子,所以帝王此刻称得上凶狠的表情着实让他们吃了一惊。

果然帝王之心最是难测。

不过这也得怪染妃自己,就算帝王平素对德妃称不上有多宠爱,可德妃肚子里那个毕竟是皇上至今唯一的孩子,她怎么能在这时候刁蛮耍横?

陈明吞了口口水,“是,皇上。”然后硬着头皮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苏紫染怔忪地看着他的背影,眸光微微一闪,尔后讽刺地弯了弯唇,僵硬地挪动着步伐。

转身的瞬间,看到男人张了张嘴,似乎是有话要跟她说,可是她没有给他那个机会,径直离开了。

瑶华宫。

矮榻上斜倚着一个宫女装扮的女子,神情闲适,唇角含笑,完全不像宫女该有的样子。

花倾城一脸冷色地瞪着她:“若是还有下一次,别再指望本宫帮你擦屁股!”

女子却是颇为无辜地耸了耸肩,“娘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难道您不想让那个女人死吗?”

“所以你就当着皇上的面行凶?”花倾城狠狠剜了她一眼,咬牙道:“本宫才不会干这么蠢的事!”

女子“啧啧”两声,不紧不慢道:“虽说此次行动是主子吩咐的,可娘娘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除去了一个心头大患啊,难道娘娘不是应该感谢我吗?”

“你敢这么跟本宫说话!”

“有何不敢?”女子淡淡地嗤笑一声,“娘娘可别忘了,现如今,我的主子只有一个,娘娘别拿宫里那套东西来压我。”

“既然如此,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花倾城一阵气血上涌,气得手指头都在发颤,指着门口的方向,低声怒吼:“滚出本宫的寝宫!”

女子似笑非笑地点点头:“要我滚出去倒是很简单,反正就算没了我,主子那儿还有很多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只不过呢,我这人天生怕疼,若是我被抓着了,保不准嘴巴不严实就把娘娘供出来了。”

花倾城气极反笑:“你以为单凭你一面之词的污蔑,皇上就会信你了吗?”

“那可说不准。自从那个女人死后,贵妃娘娘在皇上眼里,只是一个求而不得的妒妇吧。”

“你……”花倾城还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神色蓦地一变,“有人来了,快起来!”

榻上的女子立刻站起,调整了一下表情,垂下头恭敬地退至一旁,与方才的模样判若两人。

进来的人是陈明。

花倾城微微一诧,如今她这有名无实的贵妃还有什么事能劳驾这位内务府总管前来?

从容大度地弯了弯唇:“陈公公大驾光临,可是皇上有事要交代本宫?”

“娘娘折煞奴才了。”陈明作了一揖,惶恐道:“皇上派奴才前来,是想请娘娘去一趟华章宫。”

“华章宫?”花倾城眉心微微一蹙,她和德妃素无交集,皇上让她去那儿做什么?

心里隐隐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她笑了笑,道:“陈公公可知,皇上宣本宫前去所为何事?”

“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

陈明恭敬一笑,他哪里好擅自揣度帝王的心思?

“不过德妃娘娘倒是真的出了点事。”

花倾城一边往华章宫的方向而去,一边听陈明大致说了夕暄身上发生的事,心里那种危险的感觉愈发强烈,只好旁敲侧击道:“好端端地,德妃怎么会出了那种事?”

可陈明却是不肯多说了。

华章宫。

“皇上饶命啊,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若有一句谎言,就让奴婢不得好死!”

“就当你说的都是真的,可每日的安胎药都是经由你手端给德妃,没有试过毒就胆敢贸贸然给主子服用,让朕如何饶你的命?”

帝王的怒火从白日持续到晚上,一屋子的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看着跪在地上那丫头惶恐的眼神,流云硬着头皮上前一步:“皇上,恕臣直言,此毒,普通的银针怕是试不出来的。”

丫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帝王却从鼻子里发出冷冷的一声哼笑,“朕让你飞鸽传书的东西送出去了没有?”

流云讨好地笑了笑:“臣已经办妥了。”

就在此时,服下解药的夕暄终于醒了过来。

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大概,她抬了抬手,幽幽地出声:“皇上……”

“你醒了。”君洛寒阔步走过去,想了想,又道:“放心,孩子保住了。”

夕暄愣了愣,垂下眼帘,“多谢皇上,也多谢左相大人。”

流云微微一笑。

夕暄又道:“皇上,其实臣妾从未奢望过您会为了臣妾而降罪贵妃娘娘,只求皇上能够放过华章宫的这一干奴才。臣妾中毒,与他们何干?”

君洛寒眉心一蹙。

“夕暄,当初朕没有保护好你的主子,但是今日,朕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口气咄咄,掷地有声。

众人皆是一惊。

帝王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明摆要对倾贵妃出手了。

流云抿着唇角,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凤仪宫。

宫院中横卧着一盏盏的孔明灯,通体都是白色,有几盏上面还画了竹子和槐花。

石桌旁,一身红衣的女子被烛火照得飘忽不定,身影氤氲。夜风泛着丝丝凉意,拂起女子的裙裾,艳丽的正红在夜色中漾开了明媚的花儿,似与夜色融为一体。

“阿紫……”

苏紫染正在点蜡烛的手微微一顿,险些被飘渺的火星烫到。她没有回头去看,听着耳畔的脚步声一点一点地朝她靠近,她只是愈发用力地攥紧了火折子。

“怎么兴致这么好,突然想到要放孔明灯?”

苏紫染眼帘一颤,徐徐抬眸,眼眶微微泛着红。

“小的时候,老太君总是跟我说,若是心诚,放孔明灯祈愿就一定能够美梦成真。于是那些日子,我整天躲在院子里放灯,可娘亲的身体还是一日不如一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放过孔明灯。”

雪炎叹了口气,眼中流露着淡淡的心疼,“傻瓜……”

大掌轻轻一抬,似乎是想像往常那样摸摸她的头,可是手只伸了两寸,他就又收了回去。

“那你今夜怎么又想起放这个了?”

“有时候就算知道没有希望,也总是想要尝试着最后一丝希望。”

苏紫染恍惚一笑,突然,她又耸了耸肩,摆手道:“算了,我的暖暖那么坚强,就算身患寒症又如何?反正我迟早会把玲珑珠放到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