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夫君求抱走

098

094 及时出现

“爹爹,西风叔叔受伤了。”团子拉着龙少卿的手,走到西风岩身旁。

于是,他立马弯下腰,想要去检查西风岩的伤口。然而这一触碰,更是让他吃惊。沒了灵力,居然沒了灵力。

“爹爹,西风叔叔灵力尽失。”

“嗯,他是被幻象所伤,不碍事,出了阵法,休息几天就沒事了。”龙少卿不冷不热的说着,对于西风岩,虽然有些交情,哼,但是竟敢一而再的缠着他的女人。

那就得接受,这其中的代价。让他多痛几天,好好反省一下。

团子看出了龙少卿的态度,一下子便明白了,为什么爹爹会对西风叔叔这么冷淡。估计多半都是娘亲的原因,唉,那沒办法了,要怪,只能怪西风叔叔认不清大局。

爹爹是谁,爹爹的女人是能够随便沾惹的吗?

“那既然这样,我们去找娘亲吧。”团子见自己老爹都沒有救西风岩的打算,于是他也懒得去管,还是先找到娘亲再说。

“嗯,走,找你娘亲去。”于是一大一小,手拉着手走远了。

果真是腹黑啊,不愧是父子。幸亏西风岩晕了过去,若是还清醒着,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估计都得被活活气晕过去。

“老四,老四。”苍耳察觉到了不对劲,虽然看不清王不四的脸,但是却感觉到他身体的灵力正在一点点的消失。

不仅如此,他好像听不见自己说话,任她怎么摇晃,王不四都沒有反应。

糟了,难道这是入魔了。

“不,不要,苍苍。”王不四胡乱的挥舞着手,乱吼一通。

他此时也看到了幻象,所以,任由苍耳怎么喊他,他已经听不见了。虽然他人就在苍耳身边,可却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不,不要啊。”王不四大叫一声,一把甩开苍耳的手就往前冲。

“王不四,给我站住。”苍耳虽然看不到,却听得到王不四跑远的脚步声,而且他那么大力的甩开她的手,差点把她都给甩飞出去。

于是想也不想,便朝着王不四的方向扑过去,直接将他扑倒,压在身下。

而就在此时,龙少卿牵着团子的手,好巧不巧的赶了过來。因为他们不受阵法影响,更不会被幻象所迷惑,所以将眼前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龙少卿远远地就看到苍耳朝王不四扑过去,还沒來得及阻止,悲剧发生了。

苍耳一个饿狼扑食,将王不四压在了身下。

“王不四,你死定了。”龙少卿气得直咬牙,放开团子,一个飞身跃到两人身旁,直接将苍耳一把捞起,带在怀中,然后猛地飞起一脚,将王不四踹出一米远。

苍耳迷糊间,只觉得落入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少卿,是你吗?”她不敢相信的摸了摸。

“是为夫,对不起娘子,为夫來晚了。”龙少卿一把捉住她的小手,含在嘴里吻了吻。

他大手一挥,四周雾气立马散去,出现的场景便是一堆乱石岗。而在这些乱石堆中,还有不少骷髅头。

“这,这是怎么回事?”苍耳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是树林吗?怎么会是乱石岗,而且看这样子,像是一个战场。

而王不四,也因为阵法被破坏,清醒了过來。

“苍苍。”他下意识的就喊出苍耳的名字,然而当他回过头看到龙少卿阴沉着脸看着他时,立马闭了嘴。

苍耳却沒注意到那么多,毕竟这些天的相处,她与王不四也算是共患难的难友了。她见王不四清醒过來,立马挣脱龙少卿的怀抱,跑到王不四身旁,拉起他的手,问东问西。

“老四,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刚才吓死我了,你到底……”话还沒说完,她就察觉到不对劲。

浑身一激灵,打了个哆嗦,缓缓转过头,只见龙少卿微眯着眸子,正一步一步朝她走來。

“我,我问问他。”苍耳语无伦次,小心的往团子旁边挪去。

谁知龙少卿看也沒看她一眼,缓慢地走到王不四身旁,一拳砸到他脸上,完了猛地一脚,直接将他踢飞出去。

这时候,他都不屑于用武功,不屑于用灵力。最好,最直接,最干脆的便是拳头,以及蛮力。这是最能彰显男人的标志。

打完后,他掏出白色帕子,擦了擦手,然后将帕子丢掉。

苍耳愣愣的看着他这一系列举动,莫名,心脏突突的跳了几下。好,好帅,好有味。

“少卿,你,你真帅。”某女很无耻的贴了上來。

龙少卿眉毛抖了抖,嘴角隐忍着笑意,却故作生气的走远。

“娘亲,你把我忽视了。”团子闷闷不乐的站在一旁,娘亲好像把他忘了。

“哼,还好意思问。回头我再找你算账。”苍耳狠狠地瞪了眼团子。

她不是把他忘了,更沒忽视他。相反,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想冲上去抱抱他,亲亲他。

不过理智战胜了一切,团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用说,答案已明了。不可能是春娟他们将他送到了墨星阁,龙少卿带着他赶來的。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团子半路跑了,然后春娟跟二花她们通知了龙少卿。

“爹爹,娘亲不理我。”团子委屈的拉着龙少卿的手,可怜兮兮的看向他。

龙少卿见儿子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于心不忍,将他抱在怀里。

“你难道不知道幻梦林很危险吗?你还将儿子带过來。”苍耳见龙少卿偏袒团子,对他无尽的宠溺,甚至有些溺爱,于是开始板起脸來教训他。

她不说还好,一说,龙少卿更加生气了。他缓缓地转过身,冷着脸看向苍耳。

好半晌,才听他压抑着怒气道:“你知道危险?”

“我当然知道危险,所以才不希望儿子跟过來。”她说的理直气,丝毫沒察觉到某人已经临近暴怒的边缘。

“好,很好。你知道危险,却还要涉险。你真自私,你有想过团子吗?他那么小,若是沒了娘亲该怎么办?”龙少卿一席话说得苍耳低下了头。

确实,她做出这个决定时,有些仓促了,沒考虑那么多。这还沒到幻梦林,他们一路上就九死一生。

若是真的到了幻梦林,她不能活着找到公子辰,不能活着见团子。那团子该怎么办,他才五岁,就沒了娘亲。

“你有想过我吗?”这句话,他说的很小声,然而还是被苍耳听到了。

是啊,她的确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找公子辰只是她的个人恩怨,然而她却让西风岩跟王不四也跟着冒险,却让龙少卿与儿子担心。

“对不起。”她低着头,委屈的像个小媳妇。

龙少卿从沒见过苍耳这幅模样,只见她低着头,声音弱弱的,委屈的要哭不哭。唉,他无奈的叹息一声,将她揽入怀中。

他又怎么会真的生她的气,怎么会真的怪她。看她这幅样子,就算是有再大的怒火,也都会烟消云散。

“我和儿子都不怪你,也不生你的气,只是我们担心你。”他一边揉着她的头,一边轻声安抚。

苍耳抬起头,眼中泪光闪闪的看着龙少卿。

“你是团子娘亲,我是团子爹爹,我们是一家人。难道你想拆散我们一家人,难道想看着儿子不开心吗?”

龙少卿的话,就像是一根针,句句扎到她心窝子。

是啊,她是团子的娘亲,少卿是团子的爹爹,他们是一家人。可她呢,却为了找别的男人,而让自己儿子和少卿担心。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不会让你们为我担心,你打我吧。”苍耳说着,撅起屁股。

龙少卿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突然凑近她耳边,悄声低语了几句。

“我不打你,舍不得打。但是,我要罚你。”

他温柔的气息,喷洒到苍耳颈窝处,弄得她痒痒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脸颊也不禁红了红,白皙滢润的脸蛋,带着浅浅的粉色。

“咦,爹爹好肉麻。”团子搓着手臂直摇头,完了看眼苍耳,小手刮着脸,笑道:“娘亲害羞了,羞羞。”

苍耳原本脸就红了,现在被团子这么一说,更是加深了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根处,小巧的耳垂粉粉的。

龙少卿一偏头,便看到她粉色的耳朵,突然下腹一阵异样,他吞了吞口水。看着她浅粉的耳朵,好想咬一口。

不过碍于儿子在跟前,他忍了又忍,吞了吞口水,最终将自己的渴望忍了下去。

由于阵法被破,原本昏迷不醒的西风岩,此时已经醒了过來。当他睁开眼时,只见自己躺在乱石堆中,四周都是骷髅头。

这里,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雪山吗?

难道是入了迷阵,他所看到的也只是幻象。

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來,一手扶着石堆,一手扶着胸口,艰难的站起來。因为身上灵力衰竭,所以他现在还沒什么精神。

阵法虽破,可他在阵中所受的伤却不是假的。所以,不是说阵法破了,他的伤势也就会恢复,毕竟幻象是假,可伤势却是真。

“西风,你怎么在这儿。”苍耳这才看到西风岩,只见他扶着石柱,背对着他们,看起來好像很无力一样。

听到苍耳的声音,西风岩有些不敢相信的转过头去,然而当看到龙少卿时,更是诧异了。

“这,这不会是幻象吧。”

“这是真的,咦,西风叔叔好笨。”团子摇了摇头,笨,真是太笨了。

唉,还是他爹爹最聪明了,是这世间第二聪明的男人。

要问第一是谁,他毫不客气的说,是团子。

盲目的崇父者加自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