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615章 小产出血9

第615章 小产出血9

“啊?!”大黄鸭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完全弄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了。

“你这是要离开?为什么呀,小表嫂!”

这不是弄巧成拙了么?

大表哥,你这回可是裁了啊!

……

次日

“小表嫂,你真不考虑一下啊?真的要走?”

汽车站门口,幺十一下车,拎着一只小旅行袋,大黄鸭想要夺回来,不过却是夺不回来。

“那,我再说一次,再不放手,以后都别想见我了!”幺十一一脸威胁的瞪着那只扣在她旅行袋上的猪手。

“大不了我继续藏着你啊!”大黄鸭厚着脸皮说道。

“滚粗!”十一瞪他一眼,“大不了答应你,到了之后给你电话。你可以回去了。”

“不行啊,现在离发车还有一个小时,我再陪你一会呗。”

“你走不走?再不走,以后朋友都没得做!”

十一发狠的盯着他。

“走,走!走还不行嘛,没见过你这么无情的人,怎么说我好歹也收留了你半个月吧。好歹我们也同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久了。虽然不是同一个房间,但怎么说也是一个屋。怎么就这么无情,说走就走?一点留恋也没有的!”

大黄鸭一脸被人抛弃的怨夫一般的看着幺小幺,嗔怨着。

幺小幺直接无视他的嗔怨,一把夺过自己的旅行包,甩给他一个无情的背影,转身朝着车站大门走去。

许英雄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亓君辙的号码。

“喂。”耳边传来亓君辙淡然冷静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

“大表哥,出大事了。你赶紧过来吧,你女人,我的小表嫂,这马上就要坐车走了。你这都是什么馊主意啊,怎么就反其道而行了呢?”

许英雄急急的说道。

“知道了。”亓君辙又是冷静到不能再冷静的三个字,然后挂断了电话。

“就这样?”许英雄讷讷的拿着手机自言自语,一脸茫然困惑。

S市

汽车站女厕

“呕,呕!”

幺十一弯身在蹲厕,干呕着。

坐着足两个小时的长途车,整个人坐的头晕晕的还浑身乏力两腿发软不说,还一阵恶心感袭来。

汽车站的厕所,虽然不至于那么脏,可是那股难闻的味还是有的。

幺十一很久不曾闻过这个难闻的味了。

桃园的洗手间,是弄的很干净的,绝对没有一点异味。

她和亓君辙的别墅,那更是不可能了。

本来就感到恶心,再加上这么一股刺鼻又难闻的味,更是恶心的不行了。

“呕,呕!”

不断的干呕着,呕的黄胆水都出来了。

“你没事吧?”隔避有人关心的问道。

“没事,坐车坐的晕了。”幺十一有气没力的回道。

又是干呕了一阵后,觉的已经没什么可吐了,也吐不出什么来。这才两腿发软的走出蹲厕。

“你是晕车啊,我还以为是你是孕吐呢!”

站在洗手池前,一个三十岁左右挺着个肚子的女人,见着十一出来,笑的一脸友好的看着她说道,“我当初刚怀上的时候,也是跟你这般吐的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