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33章 1133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5

第1133章 1133 不一样的生日礼物5

初七弯唇一笑,眼眸里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好吧,她答应过他的,戴上之后就不会再摘下来。但是……

为了惊喜,只能……

初七的车子在国贸门口的停车位停下的时候,那两只竟然比她先一步到了说。

呃……

这是什么速度啊?能这么快?

“姐!”楚韵一眼就看到她了,笑的一脸千娇百媚的朝她走来。

大黄鸭则是耷拉着脑袋,两手兜裤袋里,踢踏着步子跟在楚大小姐后面。那样子看起来十足的小、受,而且还是一个受委屈无处诉的小、受。

见他还跟着自己,楚大小姐一个转身,双手叉腰,如孙二娘似的瞪着他:“马夫同志,你的任何已经完成了。so,请你功成身退吧,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

霸气十足,不容抗拒的御女范啊!

“不行,我是老大钦点的御前侍卫,必须随行保护七娘娘的人生安全。”马夫同志一脸昂首挺胸,壮志凌云般的说道。

楚歆瞪他一眼:“拜托,我们女人做事,你个大男人跟后面做什么啊?你不嫌臊啊!再说了,哦,你跟后面,我还怎么做事啊?”

“哦,你或以当我姐妹,也可以当我是透明的。反正,我不能失职,要不然老大非把我凌迟了不可!”大黄鸭一脸视列如归的说道。

哦哟,这得是有多么的敬业啊。就姐妹都不介意了啊!

最终,楚韵无奈。一想到前几天发生有初七身上的事情,她也还是心有余悸。

行吧,虽然她也是有点身手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总还是有人男人在身边稳妥一些。更何况这还是许家的太子爷啊太子爷,在这a市,谁敢对许家的太子爷动手啊?除非,她不要命了。

但是,楚小姐也提了条件了,要跟着没问题。但素,不可以把她准备的惊喜透露给简亦扬。要不然,还有什么意思呢?

这一点,大黄鸭绝对赞同。

国贸十八楼

初七被楚韵带到了其中一间写字楼面前。

然后,当初七看到门口挂着的那个牌子时,不止瞪大了眼睛,就连嘴巴也张大了。完全露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而且还带着一丝讶异之色。

那牌子上写着:晓恋工作室!

哦,天!

初七就差喊出来了。

晓恋工作室?

是那个晓恋咩?那个神秘的婚纱设计师晓恋?

楚韵带她来这工作室,那难不成楚韵和晓恋认识?

初七转眸,带着一抹崇拜的眼神看着楚韵。

那意思很明显了,是在问她,和晓恋认识?

楚韵有些不好意思的爬了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干讪讪的一笑。这笑容很是复杂啊,初七完全不理解啊,不明白啊。这笑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在初七看来,楚韵露出这笑容时,有那么一丢丢心虚的感觉呢?

是了,没错了。就是心虚啊!

可是,她心虚什么啊?

初七完全一头雾水啊。

“那个,啥,呃……”楚韵讪讪的看着初七,推门而入,“姐,进来呗。”

“你认识晓恋?”初七再次看一眼那声牌子,很是认真的问道。

“韵韵,你怎么来了?”初七的话刚说完,裴晓恋听到声音走出来,便是看到楚韵带着俩人进来。

一男一女。

女的,她没见过。男人,见过几次,被小韵子收的服服贴贴的居家好男人。

嗯,如果大黄鸭知道裴晓恋是这么想他的,把他划分到居家好男人那一类,他一定会很感动的痛哭流涕的。

终于有人懂他了,明白他了。他也终于跨进到居家好男人的这个行列了。他终于可以和老大是同一类人了。

能不让他感动吗?

可惜他不知道哇不知道。

“姐,我朋友晓恋,工作室的负责人。晓恋,我姐,初七。”楚韵替两人介绍着,直接忽略许英雄。

“许英雄,小韵儿的准男人。”大黄鸭很自来熟的朝着裴晓恋自我介绍。

准男人?

还有这么一个称呼的吗?

裴晓恋抿唇浅笑,一脸暧、昧的看向楚韵。

楚韵直接朝着大黄鸭的鸭腚又是一脚,“死滚!”

“小韵儿,我说的是实话。我的身份是咱美人老爸认可的。你的身份也是老爷子亲自认可的,不可以抵赖的!”大黄鸭一脸“我很委屈,我很受伤”的看着楚韵凄凄悲悲的说道。

楚韵无语抚额中。

老大,你还可以再作一点吗?还能再装的更小、受一点吗?

“你别理他,他就是一个纯脑抽又脑残的二货,可以直接无视!”初七笑盈盈的看着裴晓恋说道。

人家名字就叫晓恋啊,看来一定就是晓恋了。还是一个长的这么漂亮的美女啊,看的初七有些移不开眼了啊。

“七娘娘~~~~~”大黄鸭带着满满哀怨的声音飘起。

七娘娘直接丢他一个白眼,然后手掌一张又一扣,将他那张小怨妇一般的脸给推开了。

而后继续笑的一脸灿烂如花的看着裴晓恋,朝着她伸出右手:“你好,你是初七。你就是晓恋?很高兴认识你,听过你的大名很久了,一直没机会见到你。没想到你和韵韵认识呢。”

裴晓恋一脸无奈的看着楚韵,很显然,这初七是把她当成那个晓恋了。但是,她不是哇。

她和楚韵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骗自己人。

这个初七和小韵子认识,而且小韵子还叫她“姐”,那明显就是自己人了。

该死的小韵子,没跟人家说明白吗?

裴晓恋一边与初七握手,一边使劲的给楚韵使眼色。

“那个,姐,那什么,”楚韵讪讪的爬着自己的头发,一脸心虚又无奈的看着初七,最后深吸一口气,作一副赴死般的表情说道,“姐,她是叫晓恋没错,但是不是你想的那个晓恋。此晓恋非处彼晓恋,那个啥,你理解错了。”

“啊?”初七一脸不可思议又难以接受的看着楚韵,“不是?”

楚韵和裴晓恋很一致的点头,重重的点头,“不是,真的不是!”

“哦。”初七一声轻应,很平淡,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接受。

“姐,跟我进来!”楚韵一把拉起初七就往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