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35章 1136 吃里爬外的男人

第1135章 1136 吃里爬外的男人

“跟我装是吧?”大黄鸭瞪视着他,大有一副拿眼神在他的身上瞪出两个洞来的意思。

简立行耸肩一笑,一脸随和的看着他说道,“真没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很纯粹的想找份工作而已。不过没想到,裴小姐和你们认识。”

“呸!”大黄鸭啜他一口,“丫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底细啊?你会没工作?堂堂婚纱设计师晓恋,用得着到这山寨工作室来?别告诉你没安着什么心思!你觉的我会相信?我许英雄的脑子有这么蠢吗?我告诉你啊,简立行,以前看在你在简家是唯一一个老子看着顺眼的人,也看你从来不跟我老大争抢什么,老子对你也是客客气气的。但是,别以为这样,老子就跟你是自己人了。别让老子看不起你!”

他才不管那裴晓恋是什么呢,但是现在是他家小韵儿和那女人关系不一般啊。这要是那女人被简立行给骗了,要是让小韵儿知道了,他知情不报,那还不治他个死罪?

这个世上,有两个人是不能得罪的。呃,不对,现在应该是三个了。

一个是老大简亦扬,第二个是他家女汉子许英爽,第三现就是他的准女人。

“呵,”简立行若无其事的一声轻笑,“太子爷就是太子爷,真是一点小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啊。不过,你放心,不管我的工作是什么,我还是简立行。以前是怎么样的,以后还是怎么样。绝对不会做出不利于我哥的事情,也不会跟他抢什么。至于你说的这件事情,你还是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我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觉的她真的很有设计天份,想要帮她一把而已。就这么简单。”

许英雄沉视着他,“最好这样,要不然,可别怪我翻脸哈!”

简立行弯唇一笑,“听你这话的意思,我们以前算是有情了?”

“操!”大黄鸭啜他一口,“简立行,你脑子被人换过了?”

要为然,怎么就突然之间会说冷笑话了?

这厮以前不也跟老大一样一样的,酷着一张脸。虽然没有老大那么冷了,但是也不像现在这般冷人幽默啊。

简立行抿唇笑而不语。

大黄鸭手机响起,他家老大来电。

“老大,你找我啊?”谄媚的声音响起,跟刚才与简立行说话的语气截然相反,这语气说在多低声下气就有多低声下气。

话说,他堂堂一太子爷,怎么就被简亦扬收服了呢?而且还服的五体投地。

“七和你在一起?”简亦扬沉沉的问道。

“嗯啊,”大黄鸭点头,在楼梯口探出半个身子朝着“晓恋工作室”的方向斜去一眼,然后一脸汉奸般的对着电话那头的简亦扬,用着很轻的声音说道,“老大,我告你啊,我那女人和另外一女人,正合谋整鼓着七娘娘,非说要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现在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也搞不清楚。而且那女人还不让我给你通风报信,那什么,一会有最新消息,我再找机会给你汇报。放心,有我在呢,没人能吃得了七娘娘。”

嗯,这绝对的就是一汉奸走狗的样。

刚才在楚韵面前,还一脸信誓旦旦的保证,绝不透露初七的一点消息给简亦扬。看,现在简亦扬一个电话过来,都还没问呢,他就跟个小狗腿似的,全都泄露了。

这要是一会让楚大小姐知道了,可就不是跪键盘这么简单的事了。

哎,所以说,大黄鸭的嘴要是靠得住,老母鸡都会下水游泳了。

简亦扬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细线,弯弯的很是好看,迷人而又性、感。

整个人靠着椅背,很难得的翘着二朗腿。

他就说嘛,为什么突然之间没音迅了。原来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又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把戒指摘了,放车里没带身上。

七,你说过的戴上了就不会摘下了。看他回去后怎么收拾她。

不过倒是真的很期待她给他的惊喜。

“嗯,既然是惊喜,那你不用汇报了。”简亦扬对着大黄鸭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就行了。”

嘎?

大黄鸭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

老大这是怎么了?明明可以提前知道七娘娘给他的惊喜是什么的,他竟然说不用汇报了?

脑子进水了吗?

这是大黄鸭此刻脑子里划过的念头。

“哦,小的知道了。”尽管对于老大的做法很是不解,不过本着“老大做事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则”,“唯老大的命是从”的原则,大黄鸭也就没再多问了。

简氏

栾公子踢踏着步子,双手插兜里走进简亦扬办公室的时候,简亦扬正靠着椅背,手里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唇角勾着若有似无的浅笑,而且还是那种很期待,很向往,很满足的浅笑。

这抹浅笑,看在栾公子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就是某个男人心思不正了,在想入YY了。而且他的手里又正好还把玩着手机,看来应该是刚和某个人通完电话。

当然,能让简亦扬露出这种贱贱的贱贱的,超反常的**笑的人,除了他家宝贝妹妹之外,还能有谁呢?

对了,简亦扬此刻的笑容,在栾公子眼里看来,那就是超贱的**笑。

男人嘛,最了解的还是男人了。特别是像栾公子这样的,自认风流倜傥,潇洒不羁,又识人无数的人,而且还是与简亦扬十几年如一日的站在同一阵线的男人。那是绝对自认很了解眼前这个笑的一脸含春又**、骚的男人的。

“哟嗬,笑的这么风、骚,这是刚和我的宝贝妹妹通完电话?这是我宝贝妹妹告诉你,今天有意外的惊喜等着你?”栾公子继续踢踏着步子朝他走去,然后毫不客气的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直接二朗腿一翘,流气又痞样,笑的一脸八卦又风情的看着他。

简亦扬丢他一个白眼,直接无视他。

“妹夫,这就是你不对了哇!怎么可以无视我呢?于公我是你公司的副总,于私我是你的大舅子,你这么无视我,我很伤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