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46章 1146 爷俩?吃早餐?

第1146章 1146 爷俩?吃早餐?

瞧,这就是说话的艺术了哇。

我什么事情也没做!

屁话!

你们刚才那动作,那表情,那眼神,什么事情都没做?鬼才相信嘞!

事实是,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美人老爸给打断了。

嗷!

大黄鸭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郁闷啊,抓狂啊,纠结啊,燥火啊!

美人老爸,你就不能再晚那么一丢丢出现?

至少也让我先喝点肉汤你再出现哇!

有你这么及时出现的吗?你这摆明了就是棒打鸳鸯嘛!

呜呜……

大黄鸭嚎啕大哭中。

楚小姐一听他这话,“嗖”的朝着他飞来两束刀子眼。

我靠!

什么叫什么事都没做?

丫的,这厮摆着了就是在此地无银,就是让她老爸误会他们有事发生。

“死人,幸亏你什么都没做!要不然,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今天一定出不了这个房门,更别说出我们家的屋门。”

嗯,大小姐的意思是,他要是敢对她做点什么,不用她动手,她老爸都不会放过他的。

但素,这话在大黄鸭耳朵里听起来,可就不是那么个意思了。

这厮向来的理解能力都是非一般不正常的。

于是,听着楚韵这么一说,竟然“咻”下一蹦三尺高,然后就跟只袋鼠没什么两样的,蹦啊蹦啊,蹦到站在门口处的楚离身边,用着狗腿到欠扁的表情,贱贱的贱贱的说道:“老爸,那什么,我刚才骗了你。其实我对小韵儿确实做了事情了,我现在很诚恳的向你坦白。”

嘎?!

楚大小姐被他这话给惊到了,双眸瞪的跟杏仁一般的,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这人脑子进水了吗?犯抽吗?还是刚才进来的时候被门挤了?

这是走的哪一出啊哪一出?

她怎么就完全糊涂了呢?

其实大黄鸭是这么想的,那什么,那小妮子刚才不是说了吗?

他要是做了那什么事情,他今天就不用出这个房门了嘛。

房间哎,一男一女被关在一个房间里,那还能干什么?

哦哟,这是他最期待最向往的事情啊。

所以说,就算刚才他没对小韵儿做过什么,现在也必须说有。更何况,他确实是有做了嘛。他抱了她了,而且那什么,她的柔软还贴过他了。

虽然说是隔着两层布料的,但是,她里面木有穿Bra。

“喂,许英雄,你丫说什么呢?”楚韵大喊。

“哦?”楚离弯弯的眯起眼睛,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深笑,非一般深邃的看着他,“是吗?那你都对韵儿做了什么了?说来听听?”

“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全都做了。”大黄鸭毫不犹豫的说道,双眸闪闪发亮看着站在面前,笑的深不可测的美人老爸。

心里想着,啊哈,我都这么说了,你是不是就该把我和小韵儿给关一个房间了呢?然后就水到渠成了呢?然后,我就可以是农奴翻身了。

耶!

许英雄,你真是太聪明了,你真是太伟大了,这么无耻的招数你都能想到。真不愧是老大调教出来的。

嗯,老大,看在你把我调教的这么成功的份上,我对你的敬仰再次提高了N个档次。

呃……

大总裁真是相当无辜啊,这是坐着也中枪啊!

“嗯!”听着大黄鸭这么一说,楚离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就好似只是听到一句“老爸,早上好”的问候语一般。

嘎?!

这下轮到大黄鸭诧目了。

神马情况?

他都说“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做了”,为神马美人老爸只是“嗯”了一声呢?

而且还是听起来一点也不介意的漫不经心的应声呢?

他不是应该大发雷霆的吗?

他不是应该把他们俩一起关房间的吗?

就算这两样都没有,那至少也应该是狠狠的瞪他一眼,然后咬牙切齿的说“小子,你有种!”

可是,为仁什么只是这么不咸不淡的一声“嗯”呢?

还有,为什么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呃……有一种他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呢?

而且这个坑还很深很深,凭他一己之力,他是一定跳不出来的。就算他跳得出来,他貌似也不能跳。

因为,上面有人会把他按死死的。

要不然,他就等着自己自刎谢罪吧。

呃,对,就是这种感觉。

大黄鸭冷不丁的浑身打了个寒颤,一股很不好的感觉由脚底板升起,直冲头顶。

楚韵已经从**跳下来了,一脸同情的看着他,然后很有义气的一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好吧,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我已经尽力了,你……”顿了顿,长叹一口气,同情又无奈的一摇头,“好自为之吧!哼嗯,就这样。”

说完,再次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双手一摊,露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后自顾自的朝着洗浴室走去。

什么情况?

到底什么情况?

什么叫已经尽力了?

什么叫他好自为之吧?

他到底选择了一条什么样的路啊?

到底有没有人能来告诉他?

为神马,他家美人老爸脸上那若有似无的笑容看起来这么的诡异又阴森呢?

呜……

他心里渗的慌。

“老爸……,那什么……”

“嗯!”大黄鸭想解释,想要反悔,但是话还没说完,楚离那不咸不淡,漫不经心的轻应声再次传来。

然后,一听到这一声诡异的轻应,大黄鸭又是一个冷战,下意识的便是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两步。

而楚离竟然在这个时候,扬想一抹耐人寻味的浅笑,朝着他招了招手,就好似主人在招唤他的宠物小狗狗一般,“你都已经喊我老爸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反正你和韵儿之间,你也说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既然如此,你就是我楚家的人了。既然是楚家的人,来,过来,陪老爸下去吃早餐。我们爷俩边吃边说。”

楚家人?

陪他吃早餐?

还爷俩?

边吃边说?

有这么好的事情咩?

大黄鸭瞪大双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笑的深不见底的老丈人。

呃,其实一点也不老。

“爷俩?吃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