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53章 1153 不是卖这个就是买这个的

第1153章 1153 不是卖这个就是买这个的

初七顾着自己一边挑水果一边与简亦扬打情骂俏,当然没有发现,那个戴着口罩的女人,此刻更用着一抹阴郁到扭曲的眼神凌视着她。

那一抹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在她身上射出几个洞来。甚至如果可以,她很想掐死她。

初七转身之际,正好与她的眼神对视上。

女人没想到初七会在这个时候转身,所以根本来不及敛去自己那透着恨意的眼神。

于是就这么赤、裸、裸的与初七对视上了。

看到她那一抹扭曲的眼神,初七先是怔了一下。

不过,女人也是反应极快的,仅只是那么一秒钟的功夫,便是将自己眼眸里那恨意浓浓的眼神敛了去。对着初七淡淡然的颔首一点头后,推着购物车离开。

初七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一脸失神中。

虽然只有一秒钟的功夫而已,但是,她很肯定人那人刚才看她的眼神里是充满恨意的。而且还是那种恨不得她立马死掉的恨。

就好似她杀了她全家又抢了她男人一般的满腔恨意。

初七不有白了,她根本就不认识她。那她的对自己的恨意是从何而来的?

可是,又有一个问题。

那人是戴着口罩的,她根本就看不清她的面孔。所以就算是认识的,她那藏于口罩之下的脸,她也根本不可能认出来的。

不过,为什么看着那背影,却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就好似在哪里看过,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她了。

初七摇了摇头。算了,估计是自己看错了。

如果说,她真是自己认识的,又对自己有恨意的人,那么一定还会再出现的。

“七,怎么了?”见着初七好一会都没出声,简亦扬有些小担心的问道。

“哦,没事。”初七回神,“遇到一个怪人而已,现在没事了。我去收银台结帐,然后回去等着你来接我。”

“嗯,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知道没?”老妈子简亦扬的本性再一次出现。

“知道了,”初七轻应,“都不用我跟你说的,你现在对我的一言一行不都了如指掌吗?”

“傻七。”很是宠溺的唤着她,“好了,快去结帐吧,开车小心点。”

“哦,你也是,下班来接我也别开快。”初七同样嘱咐着。

推着购物车,朝着收银台走去。

这个时候,超市里的人还是挺少的,收银台结帐的人也不多。所以基本上也就不用排队了。

初七前面也就一个人而已,很巧的,在她前面的那个正好是刚才与她有过一面之照的女人。还是戴着口罩,正将购物车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放在收银台上。

看到站在她后面的初七,于是朝着初七礼貌的点了点头,“这么巧。”

初七抿唇一笑:“是,挺巧。”

然后初七的视线被某样东西给吸住了。

哦哦,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她找了这么久都没找着的“杜先生”,竟然就放在这里啊。

而且还款式和品种这么多。

超市薄的,水果的,润滑的。

呃……

那她现在要不要拿一盒?

初七一脸小纠结的看着前面货架上的“杜先生”,纠结啊,犹豫啊,不好意啊。

那什么,女人买这种东西就好似男人去买卫生巾是一样一样的感觉嘛。

虽然说,简亦扬给她买卫生巾已经不是一回两回的事情了。但是,她买这东西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

而且脸皮超薄如她,怎么也伸不出手去拿一盒。

“怎么,你是想买这个吗?”女人见着初七盯着那贺架上的杜蕾斯看个不停,走至她的身边,眯眸浅笑的看着她问,而且还很自然的拿过一盒在手上,很自来熟的对着初七说道,“买这个学问很大的啊,品牌是其一,还有款式啊,味道啊,更重要的尺寸呢。你……”

“看来,你不是卖这个的就是专门买这个的?”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初七正打算打断她,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来,冷冷的,给人一种压抑到透不过气来感觉。

随即便是见着一抹人影走到了初七的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那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杜蕾斯的女人,眼神这透着抹之不去的讥诮与冷厉。

初七转身,入她眼睑的是赵铎那张熟悉的脸颊。

下意识的蹙了下眉头,如果说第一次在商场见面,对他没什么感觉。那么第二次,他和简亦扬的一翻对话后,初七潜意识里便是对他有了抵触,不想与他有更多的接触。

“怎么,看到我好像不高兴啊?”赵铎把初七那很是细微的蹙眉收入眼中,朝着她扬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倒是与刚才的阴沉与冷厉完全相反。

“怎么会?赵总眼花看错了。”初七淡淡然的一笑,“赵总还亲自来超市?”

赵铎勾唇一笑,笑的很是深邃,“我吃饭也亲自啊,初七。”

这一声初七叫的很是意味深长,再加上那一脸绅士又斯文的微笑,怎么看都像是简亦扬第二。

初七无语中。

呃……

她真是画蛇添足啊,没事干嘛以加这么一句话上去?白白让人调戏了一番!

初七恨不得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夏初春的手里还拿着那盒杜蕾斯,看着这个男人对初七展露出来的眼神与表情,那双与初七很是醋似的眼睛里划过一抹愤恨。

为什么!

每个男人对初七都这么好?

简亦扬是,这个男人也是。

刚才对她的态度就那么的冷,冷的跟腊月里的寒风一样。可是,转眼对初七,却可以笑的如此绅士又斯文,完全相反的两种态度。

初七,你这个贱人,你到底有什么好?

这什么每个男人都对你这么不一样。

眼前的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抹高高在上的气息。那是一种与简亦扬类似的,傲视天下的感觉。

是她想要靠近得到,却又在看到那眼神与身上透出来的冷厉戾气时怯步不敢靠近的。

可是为什么,初七却能如此轻而易举的靠近拥有!

“小姐,你还买单吗?”收银员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