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57章 1157 三个月到了之后……3

第1157章 1157 三个月到了之后……3

侧头,似笑非笑中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眼神,弯弯曲曲的看着她。

这眼神,怎么看,怎么就那么的……

不怀好意呢?

初七看着他那看着自己的眼神,脑子里闪过的竟是这么一个念头。

“没有啊!”一脸茫然无辜的看着他,说的淡然自在,“不是开着冷气嘛,怎么会热?”

打死不能承认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脸红。

简亦扬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正好绿灯。于是,继续驱车前进。

小东西,就她那点小心思,一早就全都挂在脸上了。

呃……

初七怎么就觉着他刚才那看自己的眼神,在传递着某种什么意思呢?

她敢肯定,如果说这会车里没有后面那两个小盆友,他一定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语句来。

所以,这会,初七是有多么的感谢车里还坐着两个小盆友啊。

这是完全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啊。

初七,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刚才是谁陷你掉入那水深火热的泥潭之中的?

还不是你口中的那两个要感谢的小盆友的其中一个呢?

哎~~~

初七不说话了,抱着两个小包子,一路上都将自己的嘴巴闭的紧紧的。

车子驶入小区,再驶入自己家别墅大门。

“表叔……”

“这里没你事,回你自己家去!”印小米同学刚开口要说什么,简亦扬直接打断,毫不客气的将他驱赶出去。

“哇,表叔,你又见什么忘什么。”小盆友哇哇大叫。

“哥哥,我在表叔的眼睛里看到了团火,还是那种‘啪啪’作响的大火。”桐桐小美女拉着印小米,小心翼翼的说道。

“表叔,你见忘友!哼!”小盆友哼他一声后,拉起自家妹妹,小pp一扭,雄纠纠气昂昂的离开。

“……!”初七直接无语就应对中。

见色忘友?

小盆友,你到底造不造你自己在说什么啊?

仰头无语望天中。

简亦扬接过她手里的两个小包子,一手一个抱着,朝着屋子走去。见初七傻傻的杵于原地一动不动中,弯唇一笑,“七,怎么还傻站着?进屋了,不怕太阳晒着你啊!”

六月中旬,天已经很热了。

尽管这会已经六点,也尽管太阳已经西斜,不过阳光依然还是很刺的。

“哦,哦。”初七回神,应答着,“我拿后车箱的东西。”

“一会我来拿,赶紧进屋。”

“啊,哦。”初七其实已经拎着袋子了。

嗯,在拿出那么多的水果和一大巴尿不湿之后,其实已经不重了。

也就是一些食蔬和肉类而已。

初七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烧菜,腰间多出了一双手,然后脖颈间搁上了下巴,脸颊也被人贴上了。

“七,我饿了。”脸颊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磨蹭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环着她腰际的大掌也开始有些不安份了,上下游移着。

“嗯,一会就可以吃了。”

初七一语双关的回道。

“那现在让我喝点汤行不行?”抱着她很是可怜兮兮的说道。

正好初七此刻是在烧汤。

于是,很配合的拿过一个勺子,舀一碗汤,笑的满面春风的给他,“诺,鲤鱼豆腐汤,你先偿偿,味道如何。”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她怎么可能会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呢?

就是故意的曲解他的话,而且还笑的一脸清纯又灿烂又无辜。

见着他没有要张嘴的意思,初七眨了眨眼,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纯洁又无辜了,“诺,我很好心的喂你吧。”

边说边拿起勺子,送至他的嘴边。

简亦扬勾唇一笑,张嘴。

然后……

“唔……”

初七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汤碗已经被人拿走了,往流理台上一搁。而她的整个人则是被人搂进了怀里,嘴自然也就被某人给掳住了。

最最要命的是,这家伙竟然把他嘴里的汤,全都渡到了她的嘴里。

呀!

初七惊呼。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唔,唔……”初七轻声嘤唔着,双手推拒着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不过显然是徒劳。

根本就容她有半点的挣脱的机会。

一只大掌扣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已经撩起她的裙摆,穿了进去,零距离的触抚着。

初七整个人一阵一阵的悸栗着。

面对他的挑情,她总是无法抗拒。

只要他那么小小的调一下,她就浑身瘫软在他的怀里。

“七,七。”灼吻着她,不断的呢喃着她的字名,就好似怎么都叫不够一般。

初七早就已经呈一滩软泥一般,趴倒在他身上。

除了浅浅的沉沉的喘气之外,根本就没力气了。

此刻,尽管隔着裤子,她也能感觉到他那一抹舒醒的热能量,正在源源不断的透过衣料传递给她。

初七有些娇羞的垂下了头,不敢与他那灼灼燃烧的眼神对视。

“我……还烧着菜呢,晚点,晚点。”初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话说出口的,反正她的脸此刻是一片火烫的。

“那……晚上好好的补偿我,嗯?”灼热的双眸,如浓郁的狼烟一般,虎虎的包视着她。

“那个……我……我没买。你买没了有?”初七的头垂的更低了,声音也是小到不能再小了。

但是,简亦扬却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唇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痞笑,双手捧起她的脸颊,让她与自己对视,明知故问:“嗯?什么没买?七。”

“就那个嘛。”初七着实说不出来“安全套”或者“杜蕾斯”三个字,羞红着一张脸,羞答答的说道。

简亦扬却是一下子来了玩趣了,继续双眸灼视着她,沉声问:“那个是什么?”

初七脑羞成怒了,伸手在他手臂上拧了一把,“那个就是那个!你买没买?没买的话,不许来!”

屈指很是宠溺的在她的鼻尖上一刮,笑的一脸心满意足,附唇在她的唇上啄了啄,“傻七,你说买没买?这东西我能让你去买?不过,看来,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饿呢。我的七,也是很想开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