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59章 1159 被大姨打断的好事1

第1159章 1159 被大姨打断的好事1

“七,帮我拿一下浴袍进来,我忘记拿了。”

简婕小公主刚喝完牛奶,初七拿着空奶瓶放到桌子上,简亦扬就好似掐准了时间点一样,唤着她。

初七眼角抽抽。

浴袍?

他什么时候洗完澡是穿浴袍的?

丫高兴的时候就围块浴巾,不高兴的时候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哦,对了,在两个小包子没出来之前,就没见他从洗浴室出来是有什么遮蔽物的。不过自从两个小包子出来之后,倒是安份了,每次出来都是围一条浴巾的。

看来,也还知道非礼勿视这一点啊。

“七,有听到我说话吗?”见着初七好一会都没应声,简亦扬的声音再次响起。

“哦,知道了,马上。”初七朝着洗浴室的方向应道,走至衣柜前拿过一件他的浴袍,又拿过一条平角裤朝着洗浴室走去。

敲了敲门,“浴袍……呀!”

话还没说完,门“哗啦”一下打开,然后整个人连裕袍一起被人搂进了怀里。

初七一声惊叫,条件反射的双手便宜是朝着他的脖颈搂着。

“七。”浓郁的双眸灼灼的脉视着她,大手紧紧的搂扣着她的腰。

他的身上当然是什么也没有穿了,他的头发还是湿的,几滴水珠正挂于发梢,然后垂下,滴落在她的衣服上。

初七还没洗过澡,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换过,还是之前的那条裙子。

她的手里还抱着给他拿的浴袍,因为突如其来的动作,她下意识的便是浴袍给往抱在了怀里。

于是,这一刻,两人之间硬生生的隔了那么厚厚的一团。

男人当然很不爽了。

伸手就是拿过那一团被她抱在怀里的浴袍,直接往边上一扔。

“干净的。”初七下意识的想要去接起,嘟着红唇一脸不悦的说道。

哪有这样的人啊,让人家给他拿浴袍。现在她拿了,他却直接把干净的浴袍往地上扔去。那他刚才还让她拿什么嘛!

直接自己出去就行了嘛。

再说了,这可是干净的,那都扔地上了,就他那有着严重洁癖的习惯,别说在洗浴室的地上扔过了,就连在房间的地砖上掉过一下下,他都不会再穿的。

那岂不是又得洗一次啊?

虽然说,不用她手洗,直接就丢洗衣机里。可是,那晒总还是要她出力的吧?收也总还是要她出力的吧?

哪有这样的人的啊!

初七一脸怨念的嗔他一眼。

“嗯,很干净了。”某人答非所问的就这么把话题给转移了。

“啊?!”初七一脸茫然如小白兔般的望着他。

然后,在看到他眼眸里那传递出来的浓浓的欲、望之色时,终于明白过来,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抬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捶了一下,“讨厌!不穿那干嘛让我给你拿嘛。”

“你说呢?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那笑容,怎么看都是那么的欠抽。

初七脸颊一阵通红,低头不与他对视,“不知道。”

话落,只觉的后背一阵凉意传来。后背上的拉链已经被他拉开了。

再然后,自然裙子滑落了。

初七就只剩三点式被他搂抱着。

“啪”前面的暗扣被解开了。

“七。”轻呢着她的名字,攫住她的双唇,辗转吸吮,汲取着她的馨香。

“亦扬,唔,没……我还没洗澡。”初七捡着一点空隙,娇喘连连的说道。

“七,还想游泳吗?”修长的手指,拂去她肩膀上的带子,嘶哑着声音轻轻的问道。

而初七则是以最原始的状态呈现于他面前。

这一个月,在简亦扬的同意与督促下,初七合理又科学营养的动作。虽然说离她自己的目标还有很大程度的距离,但是也已经恢复了不少了。

至少这一个月已经轻了足足十斤。

也就是说,初七现在已经不再是一百四十斤的大胖子了。

一百三十斤,对于一米六八的初七来说。说实话,真的不胖了,只是有点丰满而已。

还有就是初七的肚子,也正在慢慢收缩中。

已经不再如刚生完那会,就跟个刚放了气的汽球一样,皱皱的,松松的。

虽然还是有小肚腩,但是,也没那么明显了。

所以,基本上来说,现在的初七除了腰没有之前那么细之外,其他的地方,基本上还是很匀称的。

初七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游泳?

不是吧?现在?

但是,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了,他所谓的游泳是什么意思了。

娇嗔他一眼,口是心非,“不想!”

“七,你说谎的时候,有一个习惯。”简亦扬笑盈盈的看着她,不紧不慢的说道。

“没有!”初七下意识的咬了下自己的下唇。

“又咬?”墨眸黑矅石一般灼视着她,“行,不想就不想。你现在也才三个月,最后还是沐浴的好。现在也才六月中旬,晚上也没那么热,下个月再教你。”

“你出去,我洗澡。”初七轻推着他,示意他出去。

男人勾唇一笑,扬起一抹邪肆的痞笑,“我不介意一起。”

“你已经洗过了。”初七瞪大了双眸,气鼓鼓的说道。

“我不介意再洗一次。”男人,反正就是打定了主意,非得跟她一起了不可。

某处,隔着那一层薄薄的阻碍,滚烫的热量正源源的传递到她的身上。

而且,已经重重的顶住了她,让她更加的羞不可言了。

“七,我和它都想你了。”执起她的小手,朝着那一处火源而去。

火烫,就好似烧红的铁烙一般,灼热着她的掌心。

初七想要松手,可是简亦扬又怎么可能会让她松开呢?

“亦扬,我……”

洗浴过后,初七已经躺在了**,瞳眸如小鹿一般,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俯撑在她上面的男人。

他双手撑于两侧,没有让自己的重量压于她的身上。

郁烈的墨眸如火如炬一般的凝视着她,肌肤相亲,等待的就是这最后一个时刻。

“紧张?”单臂撑着,另一手拂着她散落在脸上的发丝,哑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