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75章 1175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第1175章 1175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因为蓝慕歌发疯似的用力一推,本就已经虚脱的简明超的往后一倒,然后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琉璃茶几的几角上。

血,很快就流了出来。

蓝慕歌看着那汩汩流出来的殷红的血,终于慌神了。

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佣人是在听到两个的吵骂声,还有刚才看到蓝慕歌如此气匆匆的上楼的样子,有些不放心。这才上楼来看看的。

然后便是看到简明超倒在地上,蓝慕歌傻傻的杵于原地,还有地上有好大一滩血。

“呀,先生,你怎么了?”佣人急急的叫着,不过简明超已经没有反应了。

于是,佣人赶紧下楼打电话。

打完120,告诉了地址之后。又赶紧给简立行打电话,可是简立行手机关机。

佣人也是慌神了,这现在是整个家里没个主心骨啊。

这个本来就像是个家的家,自从老太太去世,二少爷搬出去之后,就更不像是一个家了。

这下,可怎么办是好啊?

想给简亦扬打电话,可是她却根本不知道简亦扬的号码。

最后,只能拨通了简明凡的手机号码。

简明超被推进了手术室,简明凡和佣人站在手术室外等着。蓝慕歌根本就没有一起来。

这个时候简明凡也没这个心思去管她来不来,一门心思只担心着手术室里的简明超,希望他不会有事才好。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这脑充血才好,身体也才恢复能够自己走动了,却又这样了。

问了佣人,佣人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说,太太好很生气,然后是与先生在吵架,最后只听到“咚”的一声,哪她上楼的时候,先生已经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太太一脸茫然的站着。

想想也知道,一定又是两个人吵架了。

哎,真是自作孽啊!

自从老太太中风,简明超脑充血之后,这两人就再没有过过安生的日子了,每天都是在吵吵闹闹中度过的。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简明凡很是无奈的摇头。

他是不喜欢蓝慕歌,可是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俩会走到这个地步。

何苦啊,都这把年纪了。

简明凡给简亦扬打了电话,简亦扬最终还是赶来了。不过,简立行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之中。也不知道他现在干什么,简立行很少关机的。

简亦扬赶到的时候,简明超还在手术室里没出来。

已经推进去两个小时了。

“二叔。”简亦扬唤着简明凡。

“亦扬,来了。”简明凡很是无奈的看着他,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又很是欣慰的一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二叔知道,你不是一个硬心肠的人。”

是的,尽管简亦扬平时都摆着一副冰山脸,对简明超也没什么好脸色。但是,其实他知道,这个侄子的心并不似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冷血。

就从简明超这两次出事来看,哪一次,他一打电话给他,他就急匆匆赶来了。

其实他还是关心简明超这个父亲的,就算再有多大的怨恨,但是在一遇到事情时,他还是不愿意看到他出事的。

简亦扬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了眼那还紧闭着门的手术室,问着佣人:“怎么回事?”

于是,佣人又将她所知道的,看到了说了一遍。

简亦扬的眉头拧了起来。

“立行呢?”环视了一圈没看到简立行的身影,继续问着佣人。

佣人战战兢兢的说道:“二少爷手机关机。”

简立行那本就拧着的眉头,又拧深了一分。

简明凡见此说道,“应该是有事,立行很少关机的。他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人,我已经给他留言了,他开机就会收到的。放心吧,……大哥不会有事的。”

简明凡本来想说“你爸”的,但最终还是用“大哥”代替了那两个字。

他清楚,简亦扬就算此刻赶过来看简明超,但是那深埋在他内心对简明超的那一抹怒意,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化解的。

毕竟,不管怎么说,确实是简明超有负又有愧于他们母子俩。

所以,这两个字,对于简亦扬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忌讳。

至少,在这二十年来,他从来没有简亦扬的嘴里再喊过那个字。

至于大哥这辈子能不能再听到亦扬喊他那个字,那也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简亦扬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怎么可能会死的这么快?”

这话听起来是挺无情的,但是个中的意思也只有简亦扬自己知道。当然,简明凡也是能体会的。

其实他是在用另外一种方法表达自己的意思而已。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依然还是关着。

这会已经是快五点了。

简亦扬看一眼那紧闭着门的手术室,朝着楼梯口走去给栾寐打了个电话。

“我这边暂时还走不开,一会你去接一下七和孩子。”

“怎么,情况很严重?”栾寐的沉声问道。

简亦扬拧了下眉头,“不知道,还没出来。”

那边栾寐微微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行,知道了。一会我去接小七和孩子,你也别担心,祸害总中遗千年的,他没这么快翘辫子的。”

简亦扬又是拧了拧眉,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然后就这么拿着手机,不说话也不挂机。

“怎么,这是舍不得我啊?”栾公子那痞痞的,很是欠扁的声音传来,“别舍不得我,我又不是妹妹。我可不想妹妹误会我,赶紧的给她打个电话过去,跟她说一声,省得她还得担心你。”

“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简亦扬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他刚才是想问他,他现在是不是变的很没有原则了?

竟然会关心简明超这个烂人了?

但是,这话,他却问不出口。

总是觉的那么的别扭。

是啊,他自己也弄不明白了,怎么就成现在这样了呢?

“你倒是让狗嘴里吐出个象牙给来我看看啊!”栾公子理直气壮的说道,“你要是能让它吐出来,我叫你一声老子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