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189章 1189 无家可归的男人

第1189章 1189 无家可归的男人

尽管他心里已经有个大概,差不多也知道这事一定与蓝慕歌脱不了干系。

但是,在他的心里,还是不愿意去接受的。

再不管怎么说,那个人总还是他的亲妈。现在躺在病**的人是她的老公。

她怎么下得了这样的手呢?

尽管他也知道,他妈做的缺德事已经不止一件两件了。

但是,作为儿子,他还是抱着一份希望。希望这件事与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可是,现在在听到简明超亲口说是她把他害成这样时,他心里那仅有的一点期待也化为零了。

略有些痛苦的闭了下眼睛,然后很是无奈的睁开,朝着简明超点了点头,“爸,我知道了。你别想那么多,身体要紧。医生说,你的伤势挺重的,需要好好的休息。”

“亦扬……”

“哥昨天一直等着手术室外,你没事之后我才让他回去的。就初七和孩子在家里,不放心。”简立行知道他想问,简亦扬有没有来看过来,于是如实告诉他。

简明超的脸上扬起一抹欣慰的浅笑。

看来,这个儿子还是关心他的。

“谢谢,对不起。”看着简立行微笑着说道。

“没事,你别多想,好好休息。”简立行说完,转身走出重症监护室。

刚一走出,他的手机响起。

拿出一看,是蓝慕歌打来的。

眉头微微的拧了一下,还是接起电话。

“喂。”

“立行啊,你爸情况怎么样了?”蓝慕歌小心的试探道。

“已经醒了,没有生命危险了。”简立行淡淡的说道。

“没事了吗?”蓝慕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希望他有事吗?”简立行有些不悦的回问。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蓝慕歌微怒,“我怎么会希望他有事?他是你爸,是我老公,就算我们俩现在的关系再差,我能希望他有事?”

“我爸是怎么受伤的?”简立行没声问道。

那边蓝慕歌沉默了,好一会才很是无奈的说道,“立行啊,你知道,这段时间我和你爸的关系不怎么样。昨天我们又拌了下嘴,我一不小心推了他一下,他一个站立不稳,撞到了茶几角。不过,你要相信我,妈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那时候在气头上,也没想到他就那么不经推,我……”

“你不知道我爸前段时间脑溢血还没完全恢复吗?”简立行怒声斥责。

“我……那不是给他气的嘛。”蓝慕歌很是心虚的说道,“那他没事就好了,我这心也放下了。”

说完挂了电话。

简立行拿着手机,眉头再一次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莫晚晴被推进了手术室,莫晚心一脸无助又无措的站在手术室外,急急的又紧紧的盯着那亮着灯。

姐,你别有事了,你千万别有事啊。

这一刻,莫晚心慌了也乱了。

从来没有像这会这么六神无主过。

她们姐妹俩好不容易才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好不容易才重新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放过她们呢?

姐姐和立行哥哥现在只是朋友而已,和简明超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为什么就是非得要咬着这一点不放呢!

她敢肯定,一定是蓝慕歌那个疯婆娘害的姐姐这样的。

莫晚心垂放于两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眼眸里一片愤恨。

手术室的灯很快灭了,门打开。

“医生,我姐怎么样?要不要紧?”见着医生出来,莫晚心急急的问道。

医生摘了口罩,“放心,没什么大碍。脑震荡,留院观察两天看看。你去帮她办住院手续,护士会推她去病房的。”

一听莫晚晴没什么大碍,莫晚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谢谢,谢谢你,医生。我现在去办,现在就去。”

说完,转身朝着办住院手续的方向大步走去。

……

公寓

石栋按着门铃,不过一直没有回应他。

看来,夏初春应该还没回来。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可是她却还没回来。

石栋不禁的拧紧了眉头。

一整个下午乃至于半个晚上,他都如游魂一般,开着车在路上没有目的转着。

说他心里没有感觉,那是不可能的。

为了一个女人,他害铎哥于不利。可是他却又放不下这个女人。

人啊,就是这么矛盾。

想要做到忠义两全,那是很难的事情。

他是一个不忠不义之人,为了女人选择放弃有恩于他的铎哥,还有林豫那个生死之交的兄弟。

按了好一会,依然还是没见夏初春来开门。

石栋苦涩的一摇头,转身离开。

楼梯

他站于窗前,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香烟。

地上,已经丢了十几个烟头了,楼梯处也已经是一片乌烟障气了。

不过,他却依然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他的脸上,还带着伤。

嘴角和眼角都有淤青。

不过,他觉的这是他自己该受的。

谁让他有异性没有人性呢?

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出了铎哥的别墅之后,他唯一能去的也就只有这一处别墅了。

可是,现在,他……

好笑吧,他竟然无家可归了。

而此时,夏初春其实并没有不在公寓里。

她根本就在公寓里面,在石栋按门铃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内。

通过猫眼,她很清楚的看到门外按门铃的人就是石栋。她还很清楚的看到了他脸上的伤。

呵呵,夏初春森森的冷笑。

看来,他那事不好解决啊。

连石栋这么好的身手都被人揍了。

看来,对方要么比他身手好,要么就是他口中的那个铎哥。

夏初春没有给他开门,而是背靠着门板,很是冷静的想起了事情来。

他这么晚,在没有给她打电话的情况下来的她,而且还是脸上带伤的。

那么,看样子,应该是他被人赶出来了?

为什么?

为什么要赶他出来呢?

突然之间,夏初春的脑子里闪过前段时间他说的一句话“这段时间,我暂时不会来找你了”。

难道说,是因为她?

是因为她,那个铎哥才会对他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