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205章 1205 别走,留下来好吗?2

第1205章 1205 别走,留下来好吗?2

夏初春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石栋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别骗我!”夏初春急吼,“你要是没发生什么事情,你不会不接我电话!你要是没发生事情,你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还有,你是不是回来过,我第二天早上回来的时候在楼梯口看到了那一堆烟头。石栋,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我要见你,现在,立刻,马上!要么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要么你回公寓来!给你两个选择!要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我再理你!”

石栋拿着手机,有些犹豫了。

然后夏初春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说完直接挂断。

“栋子,决定是你自己选的,希望你不会后悔才是。”林豫沉冷的双眸凌视着他,“既然你们没事了,那也没我什么事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一个转身离开。

石栋想开口说话,可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最终,石栋还是去了公寓。

“栋,怎么会这样的?”当石栋出现在夏初春面前,她看到他脸上那还没退去的淤青时,露出一脸心疼的样子,想要伸手去抚他嘴角,脸颊上的淤青,可是却又怕弄疼他而不敢去触摸,“我,家里没有药,我现在去买。”

边说边打算出门。

可是,她现在身上却仅着一件性感的薄肯衣而已,就连里面的bra也没有穿。

“不用了!”石栋叫住了她,“我没事,小伤,死不了人的。你找我有事吗?”

夏初春转身双眸含泪,满脸心疼的看着他:“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是不是又是因为我?”

“跟你没关系。”

“栋,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夏初春突然之间扑身紧紧的抱住他。

然后,石栋却因为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而吃痛的咧嘴,甚至脸上还划过一抹很不自在的异样表情。

“我想好了,反正我也就这样了,不想再因为我而让你难做了。我打算离开……”

“离开?”夏初春的话还没说完,石栋急急的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出,一脸急切的看着她,“你要去哪?”

夏初春抿唇苦涩一笑,“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想留在这里。我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女人。还能做些什么呢?本来还想着,至少还能有你的帮忙。可是,你看,因为我,连累你这样。所以,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不想了,算了,或许这就是我的命,注定只能这样了。我不想再看到你受伤,还有你不是也说了吗?那件事情,你帮不上我什么忙了。所以,凭我自己的一己之力,还能做什么呢?倒不如早早的看开,放弃吧。”

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呼出,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只是……,算了,都过去了,不想提了。不管怎么说,我都很感谢你这段时间来对我的帮助。如果没有你,也不会有现在的夏初春。我会记着你的好。”

石栋有些纠结又有些犹豫的看着她,看了好一会,然后好似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似的看着她,“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还有机会呢?”

夏初春的眼眸里划过一抹窃喜之然,“栋,你说真的?”

然后,眸光一淡,自嘲的笑了笑,“算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别安慰我了。”

“你真的那么喜欢简亦扬吗?”石栋看着她,将那一份痛苦深埋于自己的眼底,没有表现出来,很是认真的问道。

夏初春嫣然一笑,思绪有些飘离,“是啊!从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可惜,他的眼里却从来没有过我。他的眼里心里,从来都只有那个叫初七的女人。他所以有的柔情与宠爱全都给了她。就连眼角也不曾斜过我一下。我以为,现在的我终于可以有机会了,可是却……呵呵,算了。不提了,越想只会让自己越伤心而已。”

石栋一眨不眨的望着她,然后一脸肯定的说道:“我可以帮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夏初春茫然中带着喜悦的看着他。

“那就是不可以伤害初七。”

夏初春微微的怔了一下,怔过之后抿唇一笑,笑的风情无限,“我要的只是简亦扬而已,至于初七,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无所谓的。”

“嗯!”石栋点了点头,“那就到时候找机会吧。很晚了,我先回去了。”说完,转身欲离开。

却是被夏初春一把拉住,情、欲满满的双眸闪闪的望着他,傲人挺立的双峰如吸了磁铁一般的朝着他靠过去,在他的身上轻轻的磨蹭着,手指已经来到了他的衬衫的纽扣上,解开一个,“别走了,留下来好吗?”

石栋冷不禁的的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便是把她推开,然后往后退了两步,与她之间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见此,夏初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怎么会这样的?

他从来都不会把她推开的,对于自己的魅力,夏初春还是很有自信的。

只要她愿意,石栋就是她的裙下之臣,半点也没有抗拒的能力。

可是,现在,他不止把她推开了,而且还往后退了两步。

那表情,那眼神,就好似她有多么的肮脏一般。

这让夏初春很是不悦。

“栋,你……怎么了?”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没有,”石栋也感觉到自己的举动过于敏、感了,于是尽量用着很平静的表情说道,“我刚喝了很多酒,身上都是酒味。还有,既然你已经决定那么做了,那我们之间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我还有事,先走了。到时候再联系你。”

他就好似逃跑一般,在夏初春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仓皇的离开了。

夏初春看着他那逃似的背影,久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刚才说什么?

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

那也就是说,他以后都不会再与她……